下拉阅读上一章

至死不离第六十四章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哭着跪在我的脚下,要你为你今天所说所作的一切,付出代价。

云鸾终于明白自己在丞相府这么多年的忍气吞声,全都是浪费感情,既然,他从来没有把她当做女儿看待,她也不必再顾及什么父女之情了。

同时,她想报复的人里,还有那个从小就以折磨自己为乐的妹妹。

纳妾典礼的那日,云鸾被打扮的漂漂亮亮,由喜娘搀扶着走向宴会正厅。

“良辰到!”喜官高喝一声,云鸾按着喜娘的指示,自己一个人拜了堂。

只是她自己并不知道,被红盖头遮住的双眼,什么都看不到,更看不到这一场热闹的婚礼,根本没有她未来夫婿的身影。

她的夫君此刻正身着华丽的金丝衣,慵懒的坐在高高的楼阁上看着她出丑。

“王爷,今早上传来消息,说是辽王李陌已经回到军营中了。”

他的侍卫在一旁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向李常宵禀告。

然后就看着自家王爷的脸渐渐冷却,彻骨的寒冷。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李常宵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对侍卫吩咐到。

“是。”侍卫点头转身就要离开,被李常宵叫住。

“让那个女人在新房里好好等着,另外,去看看萧姑娘,不要让李陌有机会救走她。”

侍卫行礼退下。

李常宵头痛的扶着额角,只是他不知道,此刻他的英王府里,哪里还有叫做萧潇的女子。

“王,王爷,人,人不见了。”还是那个传话的侍卫,这一次,他的声音比上一次更加颤抖。

李常宵凤目眯成一个危险的形状,死死的盯着传话的侍卫。

“你给本王再说一遍!”侍卫被李常宵阴狠的语气吓得更加不敢吭声,但是迫于王令,他还是颤抖着,把话又重复了一遍。

“回,回王,王爷,萧潇姑娘,不,不见了。”

侍卫话音还没落,一个精致的紫砂壶就朝着他的脑袋砸了过来,一个下人又怎么敢躲,只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头上的血流下来遮住眼帘。

“我要你们这些废物有什么用!连个女人都看不住,给我滚,都给我滚!”

李常宵暴怒的毁掉一切周身可以毁灭的东西,本来完好的一个高阁,瞬间变成废墟。李常宵从废墟中走出,向着他今日本该出现的新房走去。

“说,你把她藏到哪里了!”

此刻,云鸾屋里的奴才都跪在门外,大气也不敢出一下。他们的主子,现在正被他们的王爷掐着脖子,而他们的王爷现在正处在暴怒中,谁都不想变成下一个被掐住脖子的人。

“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被掐着脖子的云鸾艰涩的回答到。

“别跟本王装傻,你把她弄哪去了!”

李常宵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些。

云鸾拼命的去扳他的手,却没有什么效果。

此时,她的心里更多的是对萧潇的恨,凭什么?所有人都为了她,要置自己于死地。

若是今日不死,她一定会让萧潇生不如死。

看她一脸有话要说的样子,李常宵放下了手,狭长的凤目,像盯着猎物的鹰一般,死死的盯着云鸾。

“你最好不要想要骗本王,本王会让你生不如死!”

魏云鸾摸摸解放了的脖子,向李常宵微一福身。

“妾身怎敢欺瞒王爷,只是怕妾身说了,王爷不信。”

李常宵厌恶的看了她一眼“信不信,你说便是。”信不信是他的事,不过他想这个女人应该不会有什么真话的吧。

“萧,潇,是,被,李,陌,救,走,的。”

云鸾一字一顿的说,很满意的看着李常宵瞬间变换着的表情。

然后,毫不意外的被李常宵的内力震的飞出房间。

跌落在地上的魏云鸾,已经感觉不到疼痛,她成功的惹怒了这头狮子,她的心里只剩下了仇恨。

没有一个奴才敢上前搀扶的,因为他们的王爷此刻正处在盛怒中,看那周身的气场,谁还敢上前啊。

在毁掉院子中的那座假山之后,李常宵终于平静了,这一次,是真正的平静。

他早该知道的,李陌还活着,他就一定会将萧潇带走,这件事,说不定也跟眼前的这个女人无甚关系。

“起来吧,只要你以后安守本分,本王是不会吧你怎么样的。”

李常宵放缓了语气,对仍半倒在地上的魏云鸾道。

他虽然不想就这么杀掉这个女人,但对她的厌恶也是丝毫没有减少。

他还要留着她,慢慢折磨魏国良那个老东西。

哼!追随过父王,就以为自己了不起了,他还不需要一个老东西来指指点点。

至死不离第六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