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至死不离第八章

  萧潇离开廉王的书房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差点没被吓死。

她的房间里不知和时站了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高大男子,活拖拖一副要杀人的样子。

萧潇拍了拍胸口,然后做在桌旁给自己倒了杯凉茶,喝完后才再次抬起头来,向黑衣男子投去询问的目光。

“廉王似乎对你很感兴趣。”黑衣人声色冰冷的说,是陈述,而不是询问。

“大概吧!”萧潇也给了他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黑衣人似早就料到她会这般回答,也不生气,仍旧冷冷的传达他主公的命令。

“主公让我提醒你,别把自己陷进去了,适当的时候可以让廉王尝点甜头,这件事完之后,主公不会亏待了你。”

说完,人就不见了。

萧潇在他身后做着鬼脸。

老帅哥也忒狠了吧!这哪是试探啊!这分明就是赤果果的欲加之罪嘛!

这廉王果然不是亲生的,随随便便就可能被他叔给办了。

还有自己,她肯定老帅哥是在公报私仇,竟然想让她出卖自己,做梦,小心惹恼了她,她就去搞得他子孙齐上阵,跟他夺那把破椅子。

自那天的书房骚扰事件之后,廉王倒是也没再有过什么逾距的行为,两人每天只是在一起吃吃饭,聊聊天。

廉王称得上是满腹经纶,学富五车,萧潇是做考古工作的,对古典的文学也是有所造诣的,两人谈论古今的诗词歌赋倒也是能说到一起。

明日便是老帅哥的寿宴了,不知为何,老帅哥似乎很在意自己跟廉王的关系进展。

是怕自己叛变吗?可是也没必要每天都派人打听自己的感情事吧。

虽然每天来的人都被萧潇找借口打发走了,可老帅哥似乎派人来的越加频繁了。

这不,这回还亲自出马了。

“丫头,你有没有对廉王动心?若你当真动心了,若事情非朕想的那般,朕可以让你们完婚。”

萧潇越来越想不明白老帅哥究竟是想干嘛了,于是,又一次将这樽大神请走了。

老帅哥走之前告诉她,他会下旨宣献瓶子的掌柜的进宫,你代替他来,就说是掌柜的献上瓶子之后就离开了,你便继承他的店铺,代他入宫。

廉王早上入宫时,临走还不忘送给萧潇深情一鳖,搞得好像小两口分居两地就此不见一般,其实廉王走的时候,萧潇还在睡觉,丫根不知道廉王正在为找借口留下她而烦恼。

临近中午的时候,圣旨到了,宣掌柜的进宫,确切的说是宣她进宫。

接到圣旨没多久,廉王就已经派人来接她了,这效率…不是说古人办事都没效率的嘛?

不知为何,从今天早上起床开始,她的右眼就一直跳啊跳啊跳了,这回进宫到底有什么阴谋啊!

话说廉王还真是太对的起她了,刚撩开马车的帘子,就看到一张放大的邪邪的笑脸。

有时候她真的觉得这张脸不该安在像廉王这种温文尔雅的人身上,总觉得,这种人都不真实。



至死不离第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