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NO.32 自欺欺人

  振松月的秀发被海风微微吹拂,俊逸的脸庞看不出什么表情,他没有甩开高远的手,曾经他也经常这样牵着他的手。

只是没有了以前的温暖,振松月知道他不能给任何人的回应,喜欢莫北的事情,成为了他的致命点。

有时候他也想从情伤里跳出来,可偏偏一直都在寻找莫北的影子。

他一直都很遗憾没有见到莫北最后一面,这是他心灵深处的伤疤也是他的禁忌之地。

“六年了,还忘不掉他吗?”高远淡然的望着振松月。

“怎么忘?喜欢很一个人容易,忘记一人真的很难,难倒了你都不会在喜欢另一个人。”振松月抽回自己的手,扶了扶被风吹的凌乱的发丝。

“他都死了那么多年了,你也该寻找自己的新生活,老爷子的苦心你不是不明白,他已经快八十了,看起来身体很硬朗,他一直在等着你结婚,继承振家的香火,别再伤他的心了。”高远真心相劝。

“你是来做说客的?”振松月的眼神变得有些锐利和阴森。

“你认为我是多管闲事的人吗?”高远冷笑着反问。

“你也认为我该结婚吗?”振松月的情绪缓和了许多。

“松月,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其实老爷子心里什么都明白,他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你好,将来你就会知道他是多么的用心良苦,在我的潜意识里,我不是很喜欢莫北这个人,也许他是对你很好,也许你认为我嫉妒他,假如他真的爱你,我无话可说,我只能明确的劝告你,不要留恋过去的点点滴滴,也不要想着谁代替谁,活在伤痛中,只是一种自欺欺人的表现。”

这是振松月认识高远以来,他说的最多的一次话,很有道理,也敲进了他的身心。

他何尝不想抽身,他何尝又愿意活在伤痛中,又何尝愿意自欺欺人。

莫北死了带走了他的心,他不想在寻找迷途的感情,两次伤害已经深深击垮了他的心灵。

他不再期待爱的到来,也不想和爱在次交手,痛苦的岁月只会在他的心灵上留下一道道的伤疤。

“可我已经爱不起来了,我的周遭全都是金钱利益的所图者,没有一个是真心实意的人。”振松月仰望璀璨的星空,可他的眼里是空洞的,仿佛什么也看不见。

高远可不这样认为,他伸出双手矫正振松月的身姿,正视自己:“用你的眼睛好好看看,无论别人出于什么目的和心机,最起码她们都会奉献,你只要选择接受或者不接受。”

“你说的简单,明知道我不喜欢女人。”振松月打掉双肩上高远的手朝海报这边走来。

“那爱小姐呢?你不和她相处的很好吗?”高远紧随其后的问。

“她?只不过是不想伤爷爷的心,我不喜欢她一般见识,整天仗着老爷子为所欲为,她哪点好?老爷子不是老糊涂了吧?找一个小丫头整天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振松月不满的调高声音抱怨。

“你心里想着另一人,当然看不到其他人的好,我感觉爱小姐很可爱很大方,样貌也很出众,没有小家碧玉的做做,也没有大家闺秀的生腻矜持,这样的女孩不好找。”高远倒是对千寻另眼相看。

“她有你说的那么好?我怎么没有发现?能和她相处是有原因的,因为我从来没有把她当作女人。”说完振松月优雅的朝酒店的方向走去。

高远无奈的叹口气摇了摇头跟在他身后。

海报后面的千寻被他的话震住了,从来没有把她当作女人,原来振松月是这么看待她的。

腾若听了想冲出去扁一顿振松月,这样伤人的话,也说的出口,在他自己的心里,千寻比任何一个女人都要完美。

千寻却拽住了他,只是摇摇头,示意没有必要。

腾若看到千寻的小脸有些末落和沮丧,夜里吹的海风有些冷,他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很晚了,我们回去吧?”

千寻点点头勉强扯出一个微笑,她是受到了打击,难怪振松月没有碰她,不是因为没有被碰而不高兴。

原来自己在他的心里称不上是一个女人,她有些挫败,不知道这条路还该不该继续走,有没有意义在继续走。

她的心里很堵塞,胸口拥拥的翻腾着,第一次有想哭的感觉,可是她生生的把眼泪咽了回去,憋在心里难受极了,她不要别人看到她脆弱的一面。

腾若一直拥着千寻一步一步陪她走回酒店,腾若的心里满是心疼,可又什么都不能说,现在只要能陪着她已经够了。

NO.32 自欺欺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