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们都在寻找一个结果

  自那日我表明身份之后,凉州城的那些老朋友都还有不相信的,不过,却是已然接受了,因为我说话行事的个性丝毫也未变。

但凉州城的欢喜并没有持续多久,我们进入城里后七日,完颜奕再次兵临城下。

议政厅中气氛紧张。

“我们的粮草只够半个月,虽有城池天险,但依旧不很乐观。”已经是军参的赵潜沉吟道,比起几年前显得沉稳了许多。

“我们不是已经控制了东门了吗?需要补给应该不难。”傅德插话。

“关键是我们要分出兵力接应补给。”花笑缓缓道,“出城容易,进城难啊。”

“一旦西夏前后夹击后果不堪设想。”隐篱沉沉开口,转着手中的茶杯,眼眸幽深。

“那我们不是只能坐等援兵了吗?”凌靖远有些颓败地开口。

援兵?燕沐雪手中才有整个北燕军的虎符,他来得了吗?我沉默着,心中是大片大片的空茫。

“这一仗,西夏皇室恐怕也不是都支持吧。”我嘴角重新挂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完颜奕独掌西夏政权,西夏新帝的那一支恐怕不甘已久,而这一战,多有完颜奕的私愤在内。”

“你是说……离间。”燕沧澜眼眸倏然亮了起来。

我笑着摇摇头,“他们本就有矛盾,我们只是在帮他们提前解决。”

“只要西夏新帝一族不支持战争,完颜奕出兵就名不正言不顺了,相信西夏皇帝很乐意借北燕之力来收回自己的政权。”

“的确是好办法,算得上是一劳永逸。”赵潜提起兴致,起身向燕沧澜道,“请王爷准卑职前往西夏游说。”

“此行恐怕并非易事,若有差池便会性命不保。”我担忧看向赵潜。能在完颜奕控制之下进入北燕皇城,并全身而退可是不容易的。“此外,解决完颜奕西夏皇城的监控亦是成败的关键。”

“我与赵军参同往吧。”隐篱放下杯子,看向我和燕沧澜。

“小心。”我看着眼神冷静的隐篱终究是没有阻拦,因为我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

隐篱与赵潜当日就启程了,凉州城中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备战,在等待撤军的圣旨前,我们恐怕得和完颜奕开上一战。

以四万对五十万不可能,我们不是傻子,最简单的方式是擒贼擒王,完颜奕直率的黑旗禁卫军是我最大的兴趣。

站在高高的凉州城楼上,远远望着西夏的连绵营帐,身边的沧澜一直愁眉紧锁。

不过三年,他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青涩少年了。

“师父,我们会赢吗?”沧澜没有看我,开口。

我看了看碧蓝的天空,缓缓笑道,“只要无所遗憾,我们会赢的。”

“师父,你……”沧澜看了我一眼,“原谅七哥了吗?”

“无所谓原谅,我们都只是在找一个结果。”我依旧淡淡笑着,经历过了这么多,我已经累了,也知道过去的是无法改变的,我们都在寻找一个结果,一个安心的结果。

隐篱走后三日,北燕就先发制人,突袭西夏守军。

大将军李昱与傅德直取西夏完颜奕的黑旗禁卫,花笑与凌靖远分别毁去南门与北门西夏军队的粮草来拖延援军作为掩护。

子时三刻,天空的南边和北边准时燃起漫天火光,我和燕沧澜在凉州城上相视而笑,看来花笑与凌靖远都已经得手,现在就只看孤立其中的黑旗一支了。

不过一刻,西边的天幕之上便亮起一支信号弹。

“太好了,李昱他们已经控制了王帐!”燕沧澜拍着城墙扶栏,大声笑道。

怎么会?我却是疑惑看着西边远远的营帐,怎么会如此顺利?直觉告诉我完颜奕不会这么好对付。

“先等一等,让人看看有没有人从西面回来报信。”我冷静看向燕沧澜。

“怎么了?”燕沧澜见青锦眉头不展,疑惑道。

“报!”燕沧澜话音刚落,就见人慌忙跑上城楼。

“说。”我即刻开口。

“东……东门开了,完颜奕率军已经进城了。”那人喘着气道。

“什么!”燕沧澜顿时神色大变,“完颜奕在东门?”怎么会这样?

“有多少人马进入城中?”我看那小兵冷静开口。

“大概三万,东门毫无阻滞,是有人接应。”

有人接应?看来走漏风声的也必定是此人了。

“事到如今唯有背水一战了,”燕沧澜神色沉寂下来,眼眸中闪烁着幽暗的光芒,“只是,青锦,你必须走。”

“沧澜……”我开口,却被他制止。

燕沧澜缓缓扬起笑容,就像我第一次见到的那样干净无邪。

“师父,如果今生不是晚了七哥见到你,我就不叫你师父了。”

“沧澜你……”原来那个在我身边一直叫师父的人,一直让我原谅燕沐雪的人,一直因青锦之死黯然神伤的人,一直答应我所有要求的人,眼底里竟然会埋藏那样的一种情愫,一种我也许会永远也不知道的情愫。

“如果你有事,七哥会怪我的。”燕沧澜温暖的笑道,如果你有事,我也不会原谅自己。

“王爷,南边已经安排好了。”此时,燕沧澜身后有人上来禀报。

“青锦,你走吧,九月会在下面等你。”闻言燕沧澜看着我开口。

“你早就安排好了吗?”不论是怎样的结果,他早就为我安排好了退路吗?燕沧澜,你让我情何以堪?

“是我带你来的,所以不能有事。”他不会阻止她做任何事,但他会尽所有的力量去保护她。

我没有再说话,只是一步一步踏下凉州城楼,我知道燕沧澜一直在看着我,但我没有回头。可是,我怎能放下一切就这样走呢?

袖中渐渐凝聚起一股真气,手指轻转,准确无误的击中身后燕沧澜的昏睡穴。

转身,燕沧澜已经倒在了地上。

对不起了,沧澜,我不能走,因为我还不能输。

“这……”燕沧澜身边的护卫都惊慌失措起来。

“不用急,王爷没事。”走到燕沧澜身边。

西凉王的贴身侍卫萧骆眼眸沉敛,扶起燕沧澜,只是静默看向青锦,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子心中早就想好了一切。

“王爷半个时辰之后就会醒,你们在这城楼之上保护王爷,让守城的士兵尽量聚集城上,减少抵抗,保存实力。”既然已经来了,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城上几个少将,皆是犹疑神色,竟一时谁也没有答话。

“萧骆遵命。”萧骆躬身回道,声音笃实。

其他人一见,也都上前领命而去。

“如若一个时辰之后情况不妙,就让王爷弃城撤离。”我看了萧骆一眼,便毫不迟疑地下了城楼,在底下见到正在等候的九月。

“小姐。”九月一见我便迎了上来,“我们真的要出城吗?”

“九月,你信我吗?”没有回答她的话,我认真地看着九月清秀的脸。

九月虽不明所以,但还是坚定点了点头。

“你相信我会赢吗?”我微笑看她。

“九月相信小姐。”九月也笑了起来,她一直都相信着,不管有多大的困难,小姐一定会闯过去。

“好,好姐姐,凉州城现在看我们了。”我眼眸倏然犀利起来,完颜奕,别来无恙?

我们都在寻找一个结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