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别来无恙

  在南门熊熊的大火之中,我骑着马与那个人映着火光远远对视。

他,缚冠束发,一身纹绣日月的锦衣,依旧眼中是人无法对视的幽深与阴霾,仿佛密布重重阴郁,看不到一丝光亮,雕琢般的五官在火光之中被镀上一层金色,耀眼而瑰丽。

完颜奕,西夏当今的摄政王,执掌西夏国的人。

身上平添的那份威慑与骄傲是无法隐藏的。

我停在他对面,却是淡淡的勾起嘴角,没想到又会这样见面呢,不过,我们也该有个了结了。

不等他眼底的惊异泛起,我便一拉缰绳,扬长而去。

多日来的阴霾终于散去,我们进入城中的那天,凉州城出了大太阳。

李昱率部出来迎接,当中许多人都是熟悉的面孔,比如大胡子傅德、军参赵潜、已升副将军的凌敬远等等,只是不再有温吞的沈奉言,也不再有燕沐雪。

至于我的存在,在凉州只能算个陌生人。

我和九月安置在将军府的小院中,说来有趣,这里竟然就是当初我呆的地方,隔壁院子便是议政的书房。

九月帮着布置房间,虽说简单,好歹干净。

将军府中几乎没有丫头,来帮忙的也就是厨房中做饭的几个大婶大娘。

“姑娘长得可真是水灵,站在王爷身边那叫一个般配啊。”帮厨王妈一边擦着桌子一边笑呵呵道。

“就是就是,咱这地方从来也没住过夫人小姐,姑娘好歹将就将就。”另一边正在布置的李婶也附和着开口。

“小姐不是……”九月闻言正要辩白却被我拦下。

“说的哪里话,倒是我们打扰了。”我笑着说道,我在这里的身份还是不要辩白得那么明显得好,何况我还有用处的。

“哎呀,这样说我们就不好意思了,”王妈心直口快,“我们也都是些粗人,姑娘不嫌弃就好,这地方还是早几年前的那个锦公子住过的呢,空了好几年了……”

“哪个锦公子?”我知道这王妈李婶都是不藏话的主,心下一笑。

“就是那个有名的军师锦公子啊,”李婶接过话头,“早几年也是这么个事来着,可是多亏了那锦公子出谋划策退了西夏兵,这次……要是他还在就好了……”

“可是听说这次王爷也带了那个锦公子来了呢。”我眨着一双明眸,轻笑。

九月意外地看向我,却是忽然心领神会地勾起了嘴角。

“真的吗?”王妈李婶忽然手中活一停,眼中闪着惊喜的光。

“还能骗你们不成?要不王爷怎会只带这么点兵马来呢。”我敛着眼眸道。

“我就说呢,这次咱们凉州城可算是保住了。”王妈兴奋得使劲擦了擦桌子。

“哎呀,我得回去告诉咱家二壮和大牛去,让他们安安心心地守城,咱凉州城不会有事……”

看着那两个身影消失在门口,我却是一句话不说地坐了下来。

“难道小姐这次又要装成锦公子的模样?”九月铺好床,走过来给我递了杯茶。

“我谁也不装……”我只是拿了那杯子,看着水中的茶叶。

“那……”九月不明所以。

“我便是我,这一次我谁也不装了……”我淡淡笑着。

世界上最高明的谎言就是每一句话都是真话,但一起说的时候却让人误会,这样的谎言我说了很多,但这一次我不要,人之所以说谎是因为要保护自己,而这一次我不再需要了。

很快,锦公子来了凉州城的消息便传遍了城中的大街小巷,我还真佩服那些厨房里的大婶大妈。

一日,正在院子里对谱子下棋,傅德和凌靖远便走了进来,傅德手里还抱着一大坛酒。

我淡笑抬头,看着他们却是不语。

傅德和凌靖远一见我却是一愣,两人对视一眼大概是怀疑走错地方的意思。

“抱歉,打搅姑娘雅兴,我们即刻离开。”凌靖远倒是反应过来,上前道。

话毕,两人都转身欲走。

“将军是来找锦公子的吧?”我却是悠然开口。

两人脚步一滞。

“莫非传言是真?那小子是真来了?”傅德惊喜道,“可怎地藏着掖着不来见见咱们这些老朋友呢?”

凌靖远却是犹疑地盯着我。

“呵呵,是来了,真来了呢,却是没有躲藏的意思。”我放下棋谱笑道。

“哦?”傅德不明所以。

“九月,将棋盘撤了吧。”我冲屋里的九月开口,又见傅德手中的酒,挑眉道,“要不再拿些碗来?”

“哈哈……,”傅德闻言笑道,“你这丫头倒是有趣,可知道这是什么?那可不是些青梅子红果子泡的什么甜酒呢。”

“这洛阳白可是这凉州城出名的烈酒,姑娘还是不喝为妙。”凌靖远却是正色道。

“哎,要喝要喝!”门口燕沧澜突然出现,“你们特地来请人喝酒的怎么能不喝呢?”

“卑职见过王爷。”傅德凌靖远一见燕沧澜便站起来恭敬行礼。

“都坐下,今日这里没有王爷。”燕沧澜挥挥手,也在桌边坐下。

“沧澜怎么来了,莫不是被这酒……”我悠然笑道。

“可不?傅德凌靖远,你们怎么单请她却不叫我呢。”燕沧澜看了看傅德他们。

“这……呵呵,我们不是听说那锦小子来了吗?所以……但那臭小子却到现在都不现身,也太不够朋友了。”傅德干笑着,却是实话实说。

“锦小子?”燕沧澜听到这个称呼,却是看了看我,两个人都哈哈笑了起来。

“哎,有什么不对吗?难不成还会是锦丫头?”傅德见我们笑得莫名其妙。

“这恐怕还真得叫丫头了。”我笑得眉眼弯弯。

“这……这……”傅德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难道是……哎呀!”凌靖远却是忽然眼睛睁大,脸上是惊讶狂喜的表情,“你……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到底是怎么回事?”傅德见我们三个的样子,更加是疑惑不解起来,“就别跟我打哑谜了。”

“傅德兄,别来无恙,锦某这厢有礼了。”我止了止笑,缓缓起身向傅德道。

“啊?你……你……”傅德惊得瞪大了眼睛。

“是我,我回来了,锦小子回来了。”我微微笑着,这份笑是那般的真切,是啊,凉州,我回来了。

别来无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