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她是青锦

  ‘吱呀’一声仿佛划过所有思绪,燕沐雪转过身,琉璃般的眼眸承载着无尽的幽深与凝重。

米婆婆只是静默的看了燕沐雪一眼,叹了口气。

“初儿她…。”燕沐雪不敢问,他怕那个答案他无法接受。

“你知不知道,丫头身上有…离魂之毒?”米婆婆半响后缓缓开口。

燕沐雪一瞬间仿佛血液都冻住了,离魂之毒?

“她的脉象我从来未曾见过,离魂要不了她的命,可是那种噬心之痛却会如影随形,一辈子折磨她。”米婆婆的声音那么的淡,可是每一个字都仿佛锥子般扎在燕沐雪的心上。

噬心之痛,只要尝试过一次便会让人生不如死,可是他的初儿却要永远经受这样的折磨,只要想到这些,燕沐雪的心便不可抑制的疼痛,在原本被掩盖的伤口上重新揭开,仿佛生生撕裂一般。

王上没有见过不想要的么?

如果没有见过,那今天就算是见了吧。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而他却选择不知道,我是不是爱,还有意义么?

她有那么重要吗?

已死之人,涂留旧物,倒不如烧了干净。

王上可有后悔过?

没有的话,也许以后会的。

如果你是我还会爱吗?

是啊,你也是觉得那样很傻吧。

说这些话的时候燕沐雪还记得那时候云若初眼中的浓重的疏离与忧郁和淡淡的讽刺与忧伤,他一直都以为是为了另一个男人,可是他没有想到。

其实,她一直都是那个青锦,一点也没有变,只是不再笑得那般的灿烂透明了。

她是青锦,真的是。

燕沐雪曾经想过无数次,如果自己再次遇见青锦会是什么样子?

她也许会恨不得杀了他吧,也许会骂他,会费尽一切心思与他作对,可是他从来没有想到青锦会这样面对他,即使连笑都带着疼痛,也会不顾一切的去救他。

燕沐雪惨淡的笑着,身形一瞬间有些不稳,颓败得似乎是抽去了所有力气。

“你…。”米婆婆担忧的看着燕沐雪。

“她怎么样?”燕沐雪低垂着眼眸。

“好好休息的话应该会恢复。”米婆婆开口,只是这样的痛苦真的是折磨人。

“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吗?”燕沐雪袖中的手紧紧握住,只要有可能,他会不惜一切代价。

米婆婆缓缓的摇摇头,“老婆子眼光不会错,初儿那丫头绝对精通医药,若是能治愈也不会拖到现在。”

青锦师承虚谷,连她自己都无能为力的话恐怕也就无人能为之了。

“你和她…”米婆婆欲言又止,“不去看看她吗?”

燕沐雪依旧垂着眸,“她现在不会想见我的。”

“她…现在已经昏睡过去了,脸色苍白得仿佛透明一般,因为要忍住疼痛,所以身上被掐出了很多伤…”米婆婆似有意似无意的开口。

“不要说了。”燕沐雪的心口仿佛被生生割开一块,如果知道会这样他说什么都不会那么做,甚至丢掉江山也在所不惜。

米婆婆叹了口气,转身离开院子,为什么有些事只有经历过才会懂?而没有过的人却是听过也不会明白。

风从院子悉悉索索的穿过,扫着片片洁白如雪的樱花瓣从燕沐雪黑色的衣袍上飘过,风动,树动,花动,只有那个伫立的身影不动,就那么凝视着那扇紧闭的门。

心上的痛仿佛潮水一般退去,一点点消失不见,可是自己仿佛溺水的人一般跌跌撞撞,疲惫不堪。每一脚似乎都是踩在云端,有着一不小心就会坠下去的危险,而自己却无能为力,就好像当初掉下悬崖一般。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自己身边有一双手,仿佛将自己捧在手心,温暖得快要忘记身边的危险。

醒来的时候,仿佛是睡了长长的一觉。

“醒来就起来吃点东西吧。”米婆婆淡淡的语气,但眼中分明是一丝惊喜。

“没有我,婆婆能拿出吃的东西?”我缓缓笑道。

米婆婆一滞,瞪着眼睛,“臭丫头,一醒来就知道跟老婆子斗嘴。”话是这样说,脸上却是半带笑意,丫头还能这样说应该是没什么大碍了。

一碗清淡的白菇芽菜粥淡淡的冒着热气,看样子熬得很好。

“婆婆的手艺看来好了很多哦。”我边喝边道,以前每次炒菜可是都会糊的。

“这粥可不是老婆子煮的。”米婆婆别有意味的开口。

我手上的动作顿住。

“是那个臭小子,从昨天晚上就开始熬了,一直温着,好让你随时醒来都能喝到。”

我继续安静的喝着粥,只是食不知味了。

“真的不见吗?”半响,米婆婆开口。

“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以后顺其自然吧。”我淡淡的开口。燕沐雪应该已经知道我是谁了,这样也没什么不好,不是吗?

米婆婆不再说话,收拾碗碟出去。

她是青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