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把一切都还给你

  云苑中,已经是仲夏时节了,青书阁里徐徐的微风仿佛都带着淡淡的绿色。我打着一柄水墨团扇,看着窗外摇曳的树枝花影,无所事事。

静,一切都静得很寻常,又很不寻常。

自从我回到燕京后几日,燕沐雪就重新上朝了,一切都按部就班的步入正轨,没有丝毫不妥和异样。

他既没有派任何人打听过我,也没有对云家有任何的辞色。

原来,我也不是那么重要的,我嘲笑自己,少了一个青锦或是云若初,北燕的皇帝还是那个燕沐雪,从来不曾改变。

这样很好,真的,很好。

九月递过来一碗银耳莲子汤,犹豫开口,“小姐会嫁给公子祭吗?”

“怎么问这个?”我手中的扇子一滞。

“自从小姐从曼殊城回来之后,人就变得淡漠了很多,仿佛什么事都不再重要了一样,九月很怕,真的很怕小姐会将自己随便交出。”九月握住我的手,“小姐就对自己好一点吧,九月看得出来,小姐心里还是有那个人的。”

“那些都不要再提了吧,”我低着头,看着手中扇子上的水墨画,“只是许久没有打理事情了,有些什么消息么?”

九月见我不愿多言,只得幽幽叹了口气,缓缓开口,“别的倒是没有,只是一件,北燕的西北疆似乎又开始不太平了,西夏又有出兵的意思。”

西夏吗?完颜奕如今贵为西夏的摄政王,西夏新帝又不满十五,恐怕西夏的权利是尽在他手中,当初他会派杀手前往巫月,想必是不会善罢甘休的,那场败仗的羞辱恐怕他会不惜一切代价雪洗。

“北燕在调集兵马了吗?”如果消息能传来这里,以燕沐雪的个性必定是已经采取了措施的。

九月却摇了摇头,“说来蹊跷,我们并没发现北燕对此有任何动作。”按理来说,以隐谷和天知楼的能力要探听这该是易如反掌,不可能会有错的。

心中一阵讶异,难道是燕沐雪另有打算吗?他绝不可能坐以待毙。

“再去查查,两日之内务必探听确切消息。”我撂下手中的扇子,起身。

话音才落,院子外便是一阵喧哗。

“滚开,谁敢拦本皇孙的路,让开,让我进去……”

“殿下您请回去吧,这里可不能乱闯啊……”

“滚开,你们都给我滚开……娘亲……娘亲……你在哪里……。”

几步走出院子,就见燕洛瑄正在被一群跪地的奴仆拦在门外。

“瑄儿。”我诧异喊道,这个小家伙怎么会来。

方才还盛气凌人,气急败坏的燕洛瑄一见我便哇哇哭了起来,三步两步跑到跟前紧紧抱住我,“娘亲…娘亲…快去救救皇爹爹吧……”

燕沐雪?“怎么回事?”我扳住燕洛瑄的肩,看着他哭得稀里哗啦的小脸。

“皇爹爹不肯休息……也不用膳……整天都呆在御书房……都吐血了……好多血……好多……娘亲,皇爹爹是不是会死啊?”燕洛瑄一边哭一边说,语句含糊不清。

我呆呆的看着燕洛瑄的小脸,说不出话来。

怎么会?

“娘亲,你去看看皇爹爹吧,瑄儿求你了。”燕洛瑄扯着我的衣袖怏怏的开口。

“瑄儿,你皇爹爹病了该去找太医。”我低下头,燕沐雪啊,我不该再去见你,生也好,死也好我应该忘记了。

“娘亲……娘亲……”燕洛瑄慌张起来。

“瑄儿回去吧。”我轻轻的擦干他的小脸。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燕洛瑄猛然打掉我的手,紧紧抱住我不停地喊。

“瑄儿……”

“他是因为你。”

我抬头,只见燕沧澜一身天青色锦袍立在门口,与燕沐雪相似的轮廓多了一丝清逸和宁默。

“他是因为师父你……”燕沧澜看向我的眼瞳,眸光中多了一丝波纹,一丝留恋,一丝激动。

“沧澜……”他都知道了吧,可是“我不能再见他了。”

“一个月前,梵弥进宫行刺,皇兄因此身受暗蛊,却瞒住任何人,如今,已是暗蛊发作,瞒不住了。”燕沧澜眼眸暗淡。

“那……那是他的事。”不要想,不能想,燕沐雪是不会放弃什么的,绝对不会。

“完颜奕已经出兵,北燕却是毫无动静,不是皇兄另有所谋,”燕沧澜不理会我的话,依旧仿佛自言自语,“而是,他根本就不抵抗。”

不抵抗?

“为什么?”燕沐雪疯了吗?

“他说他要还给你,把一切都还给你,”燕沧澜静默的话听不出任何情绪,“北燕的江山,还有,他的命。”

我脚步有些不稳,他要还,他竟然说要还?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心中却是大片大片的疼痛和苍凉。

“小姐……。”九月脸上满是担心。

“他要怎样就怎样吧。”燕沐雪,你我本就不是一个世界中的人,如今这样又有什么意思?

“娘亲……。”燕洛瑄无措的拉着我的衣衫,急得不停的看向燕沧澜,“皇叔……。”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

燕沧澜看着我,半响叹了口气,上前拉住燕洛瑄,“我们先走吧。”

“皇叔……,可是……。”燕洛瑄眼泪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瑄儿乖,我们先走。”燕沧澜擦了擦燕洛瑄的眼泪,安慰着带他出了院子,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深深的望了一眼已经转身的云若初。

把一切都还给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