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臭小子,大坏蛋

  燕京云苑

“臭小子,你再不给姑奶奶我让开,小心我让你好看。”云苑门口发出这个声音的是一位正叉着腰黄衫锦裙,环佩伶仃的妙龄少女,别看话是霸道粗俗,但模样和声音却是俏生生让人心动。

当门一人,手中晃着点金牡丹扇子,也是一身贵气逼人,吊儿郎当外加邪魅俊逸,不是别人,正是元宝金镶玉洛颜歌。

“不知姑娘怎么让在下好看呢?”洛颜歌闻言依旧笑得祸国殃民,慢条斯理道。这女子身姿娇俏,腰上别着的珍珠算盘早让他猜出几分端倪,但不知为何偏是想逗逗她。

“你今儿是当真不让?”钱小扇眯了眯眼睛,语气不善。

“当真不让。”洛颜歌悠然笑道。

“确实不让?”钱小扇走近几步。

“确实不让。”洛颜歌看着眼前的钱小扇,有恃无恐。

“果真不让?”钱小扇又近了一步,嘴角勾起的笑有丝阴谋的味道。

“果真不让。”洛颜歌察觉近在咫尺的钱小扇笑容的别样,纳闷却仍是不改口。

“那我就不客气了。”钱小扇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笑道,转眼间,那笑被惊惶与羞愤所代替。

“非礼啊…。”钱小扇忽然扯着洛颜歌的衣襟喊。

于是,满大街的叔伯大婶都看了过来…

洛颜歌咬牙看着钱小扇‘梨花带雨’中狡黠的眨着眼,却是伸手一勾,将钱小扇带进怀里,冲面色不善的正义的乡亲们笑道,“内子顽皮,打搅了。”脸不红气不喘。

呆愣的钱小扇终于反应过来,“谁是你内子了。”

“乖,宝贝,我知道是为夫不好,咱回家说。”洛颜歌一边搂紧不停挣扎的钱小扇,一边往云苑里走。

钱小扇是欲哭无泪啊,早知道会是自己掉沟里,当时就绝对不挖坑了。

洛颜歌看着钱小扇满是控诉的眼神,叹了口气,松开了手。

刚挣脱束缚的钱小扇扬手就给了洛颜歌一巴掌,“臭小子,大坏蛋。”

清脆脆的一下,让赶来的人都愣住了。

钱小扇意外的看着自己火辣辣的手掌,她发誓她不是真的要打他的,她只是气极了,她以为以他的功夫是一定可以躲开的。

洛颜歌白皙的左颊上出现清晰分明的五道红印子,钱小扇傻傻的看着都忘记了说话。

“在下失礼,钱姑娘解气了吧。”洛颜歌垂下眼眸,语气不辨情绪。

“我…。”钱小扇呐呐的说不出话。

洛颜歌只是朝赶来的云若初几人看了一眼,什么都没说,便转身离开。

钱小扇看着洛颜歌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心就是很难受很难受,比掉了银子还难受。

“小扇?你怎么会来?”我一丝诧异,钱小扇居然会放着她日进斗金的天知楼掌柜不做,千里迢迢跑来这里不是很奇怪的事吗?

“小姐,你还敢说,”钱小扇苦着脸叹了口气,“你知不知道我都快被公子祭给烦死了。”

公子祭…

已经差不多两个月了,自从上次在婚宴上分开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那天我拿到千蝶槿后没有再回曼殊城,一个人静静的回到了燕京,那里再不是能承受任何意外的地方了。而,自私的原因怕是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南宫珏吧。

终是对不起他的。

“公子祭?”云沁疑惑开口,因为千蝶槿的原因,云沁的病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当初回来时,云沁被洛颜歌瞒得很好,并不知道我在南巫月的很多事,包括九月受伤,包括遇见梵弥,包括我决定嫁给南宫珏,也包括掉进血诛阵。

“你不知道,我的那个天知楼现在已经没有办法进人了,门口都堆着小山似的金银珠宝,指名道姓的要找你。”钱小扇一说起来就心疼,“啊啊啊,小姐你知不知道,天天看着那成堆成堆的珠宝,我是真的真的很想把你给卖了啊。”宝贝这东西看得到得不到还真是会要人命。

他会不知道我在这里吗?

不,不会,他恐怕早就知道小扇是我的人,他只是在告诉我,我欠着他一个回答。

“那些东西你大可以收下。”我垂眸,对于南宫珏,我不能再逃避。

“小姐。”沉默半天的白明夏开口,眼眸中一抹担忧。“小扇是无心的。”

钱小扇讪讪笑着,“你是小姐来的嘛,小扇也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我摇摇头,“是说真的,不过,”我看了看刚刚洛颜歌离开的方向,嘴角浮笑“在那之前,你恐怕还有别的事。”

钱小扇读出我眼中的促狭,却只是垂头怏了下去。

臭小子,大坏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