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没有她那么傻

  远处似乎飘来一团浓烈的火光,渐渐将这片空间照亮,黑暗一瞬间退如潮水,我们才看见整个空间大得不可思议,这个地方竟会是一间巨大的明显是人为建成的石室,四壁高达几丈,我们的对面,火光的来源大概就是出口。而四壁脚下皆聚集着成团的毒蛇,为我的力量所退开而显露的地板上则布满了骇人的骸骨。

火光飞近几分,那些方才张狂吐信的蛇群却随之越来越惊骇瑟缩,仿佛暗涌一般的急速的退居墙壁跟下的小洞穴中。

尖锐而犀利的叫声响彻了整个空间,火光低低的四下掠过,仿佛是在逗弄玩耍,可是每一条躲避不及的毒蛇一旦触碰到那团火光便瞬间变成焦黑的齑粉。

我讶异的望着盘旋于我们头顶的那团火焰,才渐渐看清楚。

那是一只鸟,有着麒麟鳞片般锋利的如火羽毛,头似孔雀,带三条飘带一般的雀翎;身似仙鹤,灵敏而高贵,可是似乎性子犹如雄鹰一般的桀骜。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凤凰吗?带着火焰的凤凰?

身边的燕沐雪忽然身子一倾,我回过神来,却发现他已经面色灰白。忙褪下他右肩的衣服,那里有着两个已经黑紫的牙洞。

“燕沐雪你不准死。”我盯着他暗淡的眼眸,不再理会周围,忙拔出燕沐雪手中的剑划过掌心,刺痛之间汩汩的血溢了出来。

“你干什么…。”燕沐雪方才还暗淡无神的眼眸忽然激动起来,猛然抓住我的手。

“哑哑…”身边突然一阵嘶叫,没有一丝凶残和犀利,却仿佛是惊诧和担忧。

“一边去,否则把你烤了吃。”我没有抬头。

它退后了几步,怯怯唤了几声,仿佛是在装可怜一般。

燕沐雪难以置信的看向我。

将手心移到燕沐雪的伤口处,让血液滴在伤口上,“我的血百毒不侵。”更确切的说是可以吞噬任何的毒药。

“若是下次你还要替我受伤,我不介意再用这个方法。”我低着头,用衣带将手上的伤口缠好,语气那么的淡,淡到几乎没有感情。

起身,不再看燕沐雪,我可以恨他,可以拒绝他,可以对他隐瞒我的所有,可是我最终没有办法看着他死。

“如果没有猜错,这里便是南宫无邪名震天下的血诛阵。”我看着眼前的皑皑白骨,传说之中无论是谁只要入阵便绝无可能活着出来,所以这阵法谁也不了解,几乎等同于一个传奇。并且自从南宫无邪死后,血诛阵便没人知晓到底在何处,想不到竟然会是在城主府之下。

燕沐雪缓缓起身,灰暗的眼眸瞬间幽深而迷离,仿佛一汪琢磨不透的深潭。他讶异身边那神兽的反应,他讶异此刻身处的竟会是血诛阵,但所有的讶异都不及他此时看到的云若初,那个他以为自己看透的女子。

“原来我一直都是不了解你的,云若初。”燕沐雪轻叹。

转身对上燕沐雪斑斓如碎的眼眸,我想,又有多少时候我是真的看清了他?曾经我以为他是精明算计的七皇子,以为他是被皇宫禁锢而无可奈何的帝王子孙,以为他是冷漠无情不折手段的硕亲王,以为他是道貌岸然负尽天下的燕祈帝,可是,他却为了她置性命于不顾,一次是偶然,那么两次三次呢?

“燕沐雪,你是不是一直都忘不了那个女子,她和我很像?”我想知道燕沐雪对于青锦的心,从来也没有如此迫切的想。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原以为你是像她的,可是后来我知道不是那样。”燕沐雪心中一阵酸楚,不论何时,青锦都会是他此生的遗憾。

“我没有她那么傻。”我浅浅的笑,心中满是惨淡。

“区区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子,能使得北燕的边关将士折服,能不费兵卒击退西夏七十万大军,谁会说她傻,她是何等的聪明,只是她爱错了人,爱错了我。”燕沐雪神情颓败而苍白,“她一定知道我是不能爱的,可是她还是这样做了,她知道这样会万劫不复,可是她为了我竟愿意。”

“从那时候起我才知道可以为了一个人去牺牲自己,从完颜奕的王帐回来后,我没有去见她,因为我不知道我该如何回应她如此的感情,而回应过后我又该用怎样的力量去保护她,我不想她再受哪怕一丝的伤害。”

“可是你怎知如此的逃避于她又不是另一种伤害?”那样的伤害比身上来的更加让人疼痛。

“我怎么能去?当时四哥几乎将我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处处在抓我的把柄,我如何能让他知道她的存在?我如何能让她身处险境?”燕沐雪摇晃着退后几步,身形踉跄。

“她那么聪明,什么都明白,不明白的只是你的心而已。”在宫中最安全的办法便是冷落,我知道,可是我不知道的是如果没有这个原因,你还会不会去?

原来我们一直都在错过,错了很多,错到一切都无法回去了,站在迷途的两端彼此遥望。

“我从来也没有对她说过我喜欢她,可是看她的笑我会觉得是最美的事,看她纵横谋略却又玩肆灵动会深深沉迷,等到我发现这一切都是喜欢的时候,什么都来不及了。”燕沐雪苍凉的笑出了声,浓烈的忧伤从那笑声中溢出,“一切都是我的错,这都是报应。”

嘴角的血迹还没有擦去,此时却更显得妖娆了几分,燕沐雪身体似乎摇曳如风中烛火。苍白的面容还没有完全退去毒素的灰败,琉璃般的眼瞳仿佛破碎了一般,让人看去锐得刺痛。

“燕沐雪,你别说了。”我走近,紧紧的抱住他,将头埋在他的怀里。

他将手轻放在我背上,“你那时候说得对,我的确不配,我没有那个资格留住你,在我心中她是永远无法抹去的,这对你不公平。”

“你今日不该来的。”倘若不来,如今也不会身在这里吉凶难料了。

“你是在关心我吗?”燕沐雪声音中有一丝淡淡的笑。

“我…。”

“我就当你是。”燕沐雪打断我的话,有些匆忙,“你的话从来都是那么直白,甚至连骗我都不屑。”

心似乎被狠狠的甩了一巴掌,我曾经因为猜不透燕沐雪的心而心痛,而如今我又何尝不是让他在受着同样的苦?“燕沐雪,我和他成亲是因为要气你回北燕的,可是,你为什么不听话?”手渐渐的收紧,“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你的命?”

燕沐雪忽然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用那双破碎般的眼眸缱绻的凝着云若初,他想笑,心中却是大片大片的苍凉,为什么他们之间到了这种时候才会说出这样的话?为什么都如此的倔强?

我从燕沐雪的怀中离开,认真看进那双深邃到可以陷进去的眼瞳,“如果我不是你看到的云若初,你还会信任我吗?只是我,你眼前的我。”

云若初,每一次见到都会让他惊讶的人,他早就知道她不是什么高墙深院中不谙世事的大家闺秀,他也早就知道她恍若隔世的笑中包含的悲凉与淡漠,而她的心中亦是有他的,知道这些不是就足够了吗?她是不是云若初有什么重要?

“你在我心中从来就不曾是别人。”燕沐雪的笑浮上嘴角,漾起风轻云淡般的纯,消逝了所有的阴郁与邪魅,让人有瞬间看到梨花春水的错觉。

看着一步之遥的燕沐雪,我渐渐的露出笑容,放下所有芥蒂与负担的笑容,两年来从来没有过的笑容,我知道它一定很漂亮。

“燕沐雪,我们谁也不许死。”

“哑哑…。”一边晾了半天的家伙突然凑热闹般的开了口。

“哈哈…。”我和燕沐雪对视了一眼,不禁笑出了声。

我走近它,玩味道,“火麒凤,你听着,若是你不好好带路,我就真把你给烤了,决不食言。”

“火麒凤?”燕沐雪意外道。

“传说中的三大神物之一,这家伙可是这血诛阵中的守阵神兽呢。”我睨着火麒凤悠悠笑道。这家伙一定是因为我无双的能力召唤而来的,那团艳丽的火光不足以照亮整个偌大的空间,但却已经足够照亮我和燕沐雪的心,血诛阵也好,别的也罢,只在这方寸之间执子之手,生死相随。

我没有她那么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