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终于想起来了?

  “能让西夏花这么大代价的事,必定是关系重大,而如今影响西夏最大的事不过是与北燕的边境争端,而西夏这几年都想着一雪前耻,所以,公子十有八九与此有关。”南宫珏缓缓开口,眼中却是那般的犀利从容。“那些杀手对于公子毫不手软,似乎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所以,西夏应该是想拿公子为人质。”

我心中一动,南宫珏果然不是简单角色,嘴角一抹浅笑,“那么,城主是猜在下是哪个皇子王爷?”

南宫珏走近两步,笑容明丽,“据我所知,北燕皇室还没有如此出众的人,”抬起手,指尖缓缓靠近那张倾城容颜。

我眼眸一紧,退后两步。

南宫珏的手就这样僵在半空。

眼眸一丝暗淡,“燕京城中的探子回报,燕祈帝并不在宫中,而照影佳人云若初也未在燕京。”

“你猜错了。”我冷冷的打断他的话,燕沐雪不可以被人知道在这里。

“云家世子病情加剧,而千蝶槿是最有用的药。”南宫珏不理会我的话,继续说。

“说了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仍旧打断。

南宫珏突然上前狠狠擒住我的腰,将我抵在墙上,直视着我的眼眸,那里面竟看不见了一丝阴佞,而是仿佛那夜的清丽流转,瑰丽无铸,“那你告诉我是怎样?”说着,用手扯开我的束发带。

一头青丝滑了下来,在肩膀上蜿蜒成绝丽的弧度,我呆呆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南宫珏,忘记了动作。

南宫珏心中是那么浓重的愤怒,她为什么要瞒他,为什么要怀疑他?在她心中他什么都不是,他就那么不堪吗?

看着南宫珏忽然间低下头来,我终于反应过来的及时用手抵住他的唇,惊叫出声,“南宫珏。”

“终于想起来了?”南宫珏脸上一抹魅然笑意。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我疑惑,在醉生梦死他根本没认出来。

“昨天晚上。”正是得知梵弥目的之时。“如果他顺利将你带出那间屋子,我就会取他性命。”他的初儿不允许任何人伤害。

“可为什么你会是曼殊城主?”我看进南宫珏眼中,“或者,公子祭。”

南宫珏眼中的光芒渐渐隐去,弥漫过大片的雾气,“燕沐雪没有告诉你吗?”

我知道,我怎么不知道,我只是不想那说的是你而已,“我不相信。”

“哈哈……”南宫珏放开我,却张狂的笑了起来,笑得让人很心疼很心酸。“不相信,不相信,其实我也不想相信的,可是,那些都是真的。”南宫珏停止了笑,转身紧紧的看着我,眼眸中是满满的绝望和痛苦,“我是南宫家唯一遗留的那个孩子,为了接近权力,我投其所好的成为了巫月皇帝的**,为了达到目的,我六岁就手染鲜血,就这样我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的地位,在这个过程中,死在我手上的人我数都没办法数清楚,他们中有耄耋老人,甚至是未满月的婴孩…。”

“不要说了。”我忽然觉得呼吸都在痛了。

“…你知道巫月那个狗皇帝慕容宏是怎么死的吗?我喂他吃下一种秘制的毒药,他会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的被蛆虫啃食着腐烂着,毫无办法,这样半死不活的熬三个月…”南宫珏没有理会我,自顾自的不停的说,眼中没有一丝快意,而只是毫无出路的绝望和忧伤。

“…还有你救下的慕容陌,堂堂巫月的储君,被我下了媚情蛊,我要让他们慕容家的子孙也尝尝禁脔的滋味,我要将我们南宫家所承受的千倍万倍的施加给他们慕容家…”

“南宫珏你醒一醒,不要再说了。”我走近南宫珏,拉住他的衣襟。“你这样做只会让更多人痛苦,包括你自己。”

南宫珏反手拉住我的手,“如果要我放弃,那么你来陪我。”眼眸只是盯着我,那般的执着,“就算是去地狱也罢了,只要你陪着我。”

终于想起来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