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流光公子

  “不好意思,打搅公子雅兴了。”我眼眸清浅,从容笑道,“《随风映月》,公子吹的好曲子。”

夙无鸾远远便见到了这个白衣皎洁仿佛一抹皓月,容颜绝丽无双的小公子,即使心有准备,但转身瞬间,他依旧被那抹倾城笑靥迷惑了。

夙无鸾心中惊叹,天底下何时竟有了这样出尘的人物了?如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不会相信一个男子居然可以长得这样好看,如果,他是女子……

夙无鸾仿佛不敢想下去。

“无妨,”夙无鸾收了笛子,淡淡笑容,“看来今日这清静地方也是相当热闹啊。”说话间,不着边际的看了看桌边的燕沐雪。

燕沐雪见到云若初,一副了然的表情,他知道她是会来这里的,所以,他一大早便先一步赶来这里查探情况,既然她要涉险,他就为她排除一切阻碍,“流光公子,有话就直说吧。”除了,在竹林遇见的七大高手外,这个夙无鸾是最后一个了。

“流光公子?”花笑看向吹笛人,没想到他便是流光剑夙无鸾。

夙无鸾在江湖上是个诡异的剑客,不论正道邪道,皆有人死在他剑下,几乎无人知道他的真面目,但他剑术极高,传闻,他的流光一出,便是惊绝潋滟,杀人于无形。

这个我是知道的,因为在百晓楼中有人买过他的消息。另外,他还是煞血宫专职暗杀的领主,准确的说,他是南宫绝的人。

“这青山绿水间说话这么直接,还真是煞风景啊。”夙无鸾冷然笑道,这一行人除了那个绝丽的白衣公子似乎毫无武功外,另几人都似不可小看,而主上是要他来一探究竟的。“无鸾是剑客,自然是用剑说话。”

这般冷漠的一句话却是这样言笑晏晏的讲出来,让人不由得心中发渗。

话音刚落,几名黑衣人便瞬间飞身落下,不由分说直刺向燕沐雪和花笑几人。

九月护在我身侧,退到角落。

那几名黑衣人武功不弱,看得出来应是煞血宫中精锐的杀手。燕沐雪和花笑不会有事,但也一时脱不开身。

而,亭中的夙无鸾却是没有动手,长身玉立,一双幽暗的眼眸只是远远看向云若初。他心中陡升一丝性味和赞许,这个恍若仙灵的小公子居然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如此镇静淡然。但,眼眸一瞬间却沾染上了霜雪和戾气,手迅速的抚向腰间,只见一道如同白日烈焰一般的雪亮顿时斑斓滑过众人的视线。

那,便是流光,那便是那柄柔软仿佛缎带却犀利如同闪电一般的流光剑。

瞬间拔剑的恢弘清美,一瞬间几乎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在这样的惊叹里,让人几乎忘记了这样的美是伴随着无情杀戮的。

这把剑直指而去的方向,站的是云若初。

“初儿!”一瞬间花笑与燕沐雪皆是肝胆俱裂,可偏偏被愈加蜂拥的刺客围堵得无暇分身。

九月没有丝毫迟疑的挡在云若初的身前,在她心中,小姐绝对不能有事。

夙无鸾的剑绝对的惊艳,可是,云若初知道他不会伤她。

早就知道九月待她之心,但当看到她那么义无反顾的挡在她面前时,云若初心中一时间是那般触动。

宛然一笑,我指尖运气点开九月的穴道,让她身体不着痕迹的向一边倾斜而去。这个傻丫头,若是你真为我受伤,我心怎安?

只在那么片刻之间,所有的动作仿佛静止了一般,燕沐雪身边已经没有一个站立的刺客了,脚下横七竖八;花笑面上早已是一片灰白,而,夙无鸾俊逸的面颊上却是一丝讶异,那柄潋滟的流光剑就停在我咽喉半寸的距离。

“为什么不躲?”甚至连一丝惊慌都没有。

嘴角一抹浅笑,“堂堂的流光公子不会杀没有武功之人的吧。”转又自嘲笑道,“再说,我也躲不过啊。”

夙无鸾哑然,看着眼前几分纯然灵动几分玩肆狡黠的绝丽之人,心突然漏跳了一拍。

“单凭这样的猜测,就这般淡定,公子还真不是一般的有胆识。”夙无鸾缓缓收剑,一抹笑容渐渐染上嘴角,这个朋友他是交定了。

“我这不也猜对了么?”我抬眼看向夙无鸾。

夙无鸾闻言朗笑出声,“好好,有意思,无鸾很久都没有遇见如此有趣之人了,不知可否交在下这个朋友?”

“不行。”

我半张着嘴还没有出声,两道异常同心的声音便硬生生插进来。

燕沐雪面色不善。

花笑黑着一张脸。

“这个…。”我尴尬的转过头,“嘿嘿…小弟家教很严,大概要回去回禀了…家兄才可以……。”

“无妨。”夙无鸾脸上笑容依旧。

从凝殇湖回来后,燕沐雪和花笑就一直冷着一张脸,真不明白到底是谁得罪他们了。

流光公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