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不做亏本生意

  房门口一袭烟白衣袍的花笑正等在那里。

“花花,你回来了。”我展开笑颜道,这几天花笑一直都在处理逍遥阁的事情。

花笑却是没有笑,眼眸只是静静盯着我,眼瞳若空濛水雾,清俊妖娆的容颜仿佛绽放的仙葩。

我走进几步,疑惑道,“怎么了?”

还没有反应过来,花笑的衣袂一闪,我便落入一个温暖清香的怀抱。

整个人几乎僵住。

“对不起。”花笑渐渐收紧手臂,将云若初紧紧的抱在怀里,仿佛一个不小心就会把怀中的人弄丢。

“花花…”

“是我不好,我不该离开的,不该让你这样危险的一个人留在这里,对不起,初儿,是我不好,对不起…。”花笑的声音那般的自责无措,甚至在他怀中的我都感觉到他在轻轻的颤抖。

我缓缓的伸手回抱住他,在他怀中暖暖的开口,“花花对初儿已经够好了,不要自责,初儿没事,能有你这个朋友初儿已经很满足了。”

“真的没有受伤吗?”花笑轻轻的松开力道,认真的看着我的脸。

我含笑摇摇头,转又皱起眉,“受伤的是九月。”

“这件事我会去查清楚的。”花笑眼眸一瞬间犀利起来,居然敢伤初儿,他会叫对方付出数倍的代价。

“槿弟和花兄还真是手足情深啊。”一道戏谑的声音淡淡传来。

燕沐雪站在几步开外,眼眸不善,脸色黑青黑青的。居然敢这样明目张胆的搂搂抱抱,这丫头是要气死他吗?

我收回手从花笑怀中离开,燕沐雪此刻吓死人的眼光是什么意思?

花笑却是淡然一笑,瞬间又恢复邪魅的表情,“夜公子别来无恙。”

钱小扇除了是个见钱眼开、爱钱如命的主儿外,还是个不懂眼色的自来熟,不管遇到多冷漠的人,她总是能热情到聒噪到让对方无奈,譬如眼下。

“南萧哥哥煎药这么辛苦,不如奴家来帮你吧?”

“不必。”

“南萧哥哥真是太体贴人了,怕奴家累到吗?南萧哥哥对奴家真是太好了。”

“……”

“南萧哥哥不要不好意思,奴家都知道的。”

南萧万年不变的面容上,嘴角抽搐了下。

“可是,”钱小扇转又愁眉苦脸,“奴家已经说过以身相许一次了,怎么能对不起公子爷呢?公子爷应该不会介意的,要不……。”

“不必了,姑娘好意南萧承受不起。”南萧忙打断钱小扇的话,端着药碗几乎是落荒而逃,再讲下去,她是不是会稀里糊涂的把婚给许了?

“喂…,”钱小扇睁着一双圆大圆大的眼睛,眼底却是一抹玩肆,“人家只是想说,要不给你做盘绿豆糕…。”

“珍珠算盘钱小扇?”对面楼阁上,白明夏饶有兴趣的看向这一幕。

“是不是想到了另一个人了?”我掬着支青瓷茶杯,含笑看着杯中的几叶青片。

白明夏眼眸一怔,随即牵出一丝笑意。

元宝金镶玉,珍珠子算盘。的确是很配呢。

钱小扇虽说平日咋咋呼呼大大咧咧,但照顾九月却一丝儿都不马虎,几日下来,九月的身子已经好了很多了,五日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却也到期。

临走了,除了半真半假的临行告别外,还不忘带走那红尘馆送来的五百两,的确是钱小扇,什么时候都不做亏本生意。

送走钱小扇后,几人都是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

我却是淡然一笑,轻摇扇子,转身回客栈。

“你知道她是谁。”燕沐雪在我身侧缓缓开口,不是问句。

我转眸看进他的幽邃的眼里,只是笑,他怎么会不知道珍珠算盘是谁?好歹也是堂堂的武林盟主。

“她不是坏人不是么。”

黄泉阁门口一个黑衣男子与我们擦肩而过,如墨发丝,幽蓝眼瞳,苍白得几乎病态的面容,只是瞬间的一瞥,便让人心中浮起丝丝冷冽和异样。

我顿住脚步,看那人的背影消失在大街。

“怎么了?”燕沐雪顺着我的目光看去。

“那个人……不一般。”我收回目光,静静开口。这个人身上的气息那般的妖邪和阴暗,绝对不是普通人。

不做亏本生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