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委婉解释

  才吹了吹凉,喝了一口。窗外便是一阵轻微风卷进来,我抬了抬眼,燕沐雪却是已经站在我面前,暗紫衣袍不染尘埃,嘴角噙一丝笑,眼眸中却是黯沉的犀利和阴佞以及隐隐的怒气,整个人阴测测的,说不出的邪魅。

这种样子我不敢多看,敛下眉眼,喃喃道,“好好的门不走,爬窗户做什么?”

“你说什么?”燕沐雪挑了挑眉眼,语气不善,紧紧盯住云若初,这个丫头还真懂得怎么激怒他。

“那个,君子动口不动手,咱们喝茶,喝茶。”赔笑道,我知道我是随便一句话都可以将面前这一把火点着的,不晓得今晚准备的这一壶水够不够。

燕沐雪狠狠看了我一眼,终于在我对面坐了下来,却仍旧是眼眸不善。我知道他是在等我的交代。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我这样做也是为你好嘛?”我缓缓开口。

燕沐雪显然没有那么好说话,完全一副你就编吧,我看你有多少小聪明的表情。

我咽了咽唾沫,继续说,“你看,方才那老板也说了,曼殊城不是个好地方,我去也是逼不得已,而你去就是多此一举了,我们这萍水相逢的,实在没必要让你来冒这个危险的嘛。”眨了眨眼看过去,我的语气说得上是相当委婉诚恳了,能对燕沐雪说到这份上我真的很佩服自己。

“萍水相逢?”燕沐雪眼眸一黯,隐忍着怒气,“那是不是我要向云小姐提亲了才算是自己人呢?”

我暗暗瞪了那厮一眼,转又恹了下去,干嘛好死不死让他吻了么,照北燕的规矩,他的确是有资格来提亲的。

“那个,可是我早有婚约,你不能来提。”我怯怯看过去,咬唇道。看上去是委婉的拒绝和不好意思,但实际上我是因为撒谎的紧张。

“你有婚约?”燕沐雪猛然一惊,瞬间眼眸中染上寒霜,冷冽的气息倾面而来,虽然说,来时的确是有气,但方才一顿话说来他其实早就没了大半,倒是云若初那花着心思的解释叫他一阵气结好笑,但此刻他却是正儿八经的黑了脸,咬牙切齿道,“是谁?你那个表哥?”不论是谁,他会宰了那个家伙。

我怔怔的看向他,这脸也翻得太快了吧,她不怀疑如果她敢点头的话,燕沐雪一定会立即将她带回北燕,让云沁自生自灭。这个险她不敢冒,可是谁可以有能耐接这个茬儿?花笑、白明夏、陌都在这里,燕沐雪一定会当面对质;薛风辞和洛颜歌是他手底下的世家,他一个不高兴就可以给灭了,这个也不行;至于隐哥哥,九月很清楚,燕沐雪要是试探的话难保不说溜嘴;谁可以是燕沐雪找不到管不着查不了的呢?

苦恼之际,心中念想一闪,转而看向燕沐雪道,“不是云沁,那个人叫南宫绝。”

南宫绝几次出入皇宫神不知鬼不觉,并且还有上次刺客之事,看得出来武功不在燕沐雪之下,而煞血宫又是江湖极其神秘隐匿的邪魔教派,根本也不在武林正派的管辖范围之内,所以即使燕沐雪用武林盟主轩辕夜的身份和幽冥教的力量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所以,南宫宫主,这次就借你大名了。

“南宫绝?”燕沐雪心中一惊,煞血宫主向来嗜血无情神出鬼没,几乎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云家什么时候跟邪魔歪教有瓜葛的?见云若初眼底一丝儿得意,燕沐雪皱了皱眉,“你爹怎么可能将你许给江湖中人?你骗人也不挑个可信点的么?”

我浅浅一笑,故作镇静,“他现在是江湖中人,可是他爹娘当年又不一定是,这是老一辈人定下的,我怎么知道这里边的细枝末节?”反正云若初的爹已经过世,随我怎么说都可以。

“对个不了解的人就可以托付终身,云小姐还真是大方。”燕沐雪半睨着云若初仿佛有恃无恐的笑意,心中怒火便起来,冷冽讽刺的语气脱口而出。

我心下一怔,他这算什么意思,在他眼里我就是个随随便便的女人?

我咬了咬唇,“我是大方,我爹定下的婚约,而我只知道人家一个名字就要嫁;我大方,我被人莫名其妙欺负了还要装成什么事没有;我大方,我真的是好大方。”我愤愤看向燕沐雪,眼圈一红,“夜公子,我这次治好了云沁的病就把这条命大大方方的不要了,这样你满意了吧。”说罢,便起身背对着燕沐雪。

燕沐雪的话才出口便有些后悔了,眼见着云若初气成这样,心下一阵忐忑懊悔,三步走到云若初的身边,“初儿…我不是…。”

“夜深了,公子哪来回哪去吧,我云若初这里招待不起。”我打断他的话,一阵不客气的冷嘲热讽。

燕沐雪这回是真知道云若初置了气了,正在气头上,说又不敢说,走也不能走,一时僵持在那里。

委婉解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