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你若有事,可是我的损失

  云沁接我回到云苑的时候,花笑已在园子里久等了。一见了我便迎了上来,看得出来是心急如焚。

“我这才有事出京几日,你便是出了这样的事。你怎么就是不知道爱惜自己呢?”花笑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转又忿忿道,“他怎么敢如此对你,我定不会放过他。”

清透的眼眸一时幽暗收紧。

“别别,我好不容易同他没什么瓜葛了,难不成你又要我们纠结在一起?”我懒懒的笑睨向他,看得花笑一阵无语。

微叹了口气,若是果真不再有关系了倒是最好的结果,花笑转又略带紧张的拉了我上下打量,“伤在哪里?完全好了么?”

我笑嘻嘻的反握住他的手,“你别担心了,我早就没事了。”

“哪里叫没事,前几天疼得大呼小叫的是谁来着?”九月一边幽怨责道。

“嘿嘿…那个,九月姐,说话别那么直接嘛。”我不好意思讪讪道,好歹我也算是主子吧。

“你呀。”花笑无奈笑道,见我还能这么玩笑知道应是没什么大碍了。

午饭的时候,云沁却是没有用,我在宫里的事他知道得最清楚,这病定是被我急出来的,心里一阵愧疚,一大桌子菜食之无味。

“你自己已经是如此,就别再自责了。”花笑安慰道。

我冲他一笑,放下筷子,“你前段时间是在忙什么?”

“巫月国曼殊城的阁中出了点事情。”花笑听我问起,眉头有些微皱。看来事情解决得并不如人意。

不过,曼殊城?我记得那里临近曼殊山。

眼眸一亮,笑颜顿时漫上嘴角,“看来这地方我是去定了。”

花笑意外的看向我,“你要去曼殊城?”

“我知道你的事情没有解决。”我浅笑道,转又望向云沁的西暖阁,“并且,治疗云沁最好的药也在那里。”曼殊山独有的千蝶槿加上我的行针,云沁的病就可好到九成。

花笑深知我决定的事是不会改变的,只是微点了点头,只叫我多加休息将养,他那里准备就绪了就来接我,说完便离开了云苑。

至于云沁自然是不能再颠簸的,下午为他又行了一针,估计到我回来是不会有问题的。云沁一再坚持,可终究拗不过我,只得答应。他原本身子就弱,如今倒更加单薄了,我怎能还叫他操心,书房里的账簿也悉数叫九月搬到我屋子里了。

灯才点上不久,薛风辞几人便都来了,自然也是掩人耳目进的园子,现在薛云洛白四家的联系绝对不能叫外人知道。

薛风辞依旧是伟岸不凡;洛颜歌自然是飘逸无羁;白明夏也仍是优雅从容。不愧是燕京城出类拔萃的人才啊,这叫一个赏心悦目。

我半撑着头正一页一页翻看账目,一见他们便噙上笑容。

“好歹算是见上了,小姐这一趟进宫可是弄得满城风雨呢。”白明夏见我一脸清闲笑容,道。云若初在宫中的事白家自是有所耳闻的,燕沐雪许后她也能拒,他这小姐还真是不简单。

“听说受伤了,严不严重?”薛风辞却是依旧大哥哥模样,眼眸紧张,若不是要掩人耳目,白日里他便亲自去宫门口接了。

“是是是,身子重要,你可老实跟我们说,不许瞒着。”洛颜歌听薛风辞一说也忙道,“他们白家的药铺怎么也是全北燕数一数二的。”

“好了,我还没开口,你们便说了半天,有上好的碧螺春,要不要喝一点?”我放下朱笔,让九月上茶。

“我的药就不必了,只是难为云沁犯了旧疾,他用药倒是当务之急。”我笑容一敛。若不是因为我,他的病哪会加重。

“云沁之病与生俱来,几乎没有人说他会活过二十一二,自从小姐来了后,云沁才日渐好过一日。”白明夏与云沁相识很久,因着诗书琴画上的造诣相知,素来比较亲厚。

“这都怪我。若不是我太执着,也不会害他这样的。”我懊恼道。

“哪有你这样的,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揽。”洛颜歌半是怜惜半是无奈道。

“不管怎么样,云沁的病我一定会治好,只是,我大概要去一趟曼殊城。”我缓缓道。

“曼殊城?”几人都有些意外。

“那可是在巫月国,离这里有好几天的路程呢。”洛颜歌道,并且巫月国那地方还不是一般的奇异,虽说是岭南边陲小国,但巫蛊之术盛行,路途并不安稳。“为何要千里迢迢去那里?”

“是为了千蝶槿么?”白明夏缓缓道,因着白家涉足医药,曼殊城最出名的便是曼殊山上所独有的千蝶槿,据说,千蝶槿是一千只蝴蝶的魂魄所凝结而成,只在午夜月圆之时才会绽放出光芒奇异的花朵,这种花具有固本活命的功效,但是,相传它的花朵会让人产生幻觉,致使人离奇死亡,为千蝶槿而亡的采药人已经不计其数,所以在当地千蝶槿又被称为地狱花。

我微点了点头,“云沁的病若是有千蝶槿,再加上我行针,可好到九成。我必须要试试。”

“我不准。”门口忽然传来道声音,微有气急。

我抬头,是一身白衣,面色不佳的云沁。

“你怎么来了,怎么不好好休息呢?”我起身忙到他跟前,云沁原本清俊秀逸的面容又似乎消瘦了不少,白色的锦衣着在身上显得很单薄。

“听我说,我不准你去那里,若不是你当初救治,我恐怕已经死了,现在这样子本就是向天借来的,这十几二十年也是这样过来,我早就习惯,小姐犯不着为了一个云沁冒这么大的危险。”云沁握紧我扶住他的手,一口气说完已是气喘不止。

“从来没有想过还会有人对我好,能够遇见你们已经是我的幸运了,既然你叫我一声小姐,我又怎么可能不管你呢?”我浅浅笑着,自从青锦之死,我几乎已经封闭了自己,更加的不再信任,可是,却又真的遇见了那么多温暖我心的人,我怎可只是享受温暖呢?

“可是,那千蝶槿…。”云沁的担心也不是没有理由的。因着这病,自小云家便四处寻医问药,千蝶槿自然是有所耳闻,不过至今也没有得到过半片叶子,以云家的财势历经如此之久都无法办到,这一趟小姐一定走得不会容易。

“记得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说的话么?”我含笑开口,看进云沁的清澈眼眸。“你若有事,可是我的损失。”

“再说了,燕沐雪的王后我都不当,我是一般人么?”我戏谑道。

“小姐…。”云沁仍要开口。

“表哥相信初儿吧。”我不等他说下去,开始装可怜。

“曼殊城我倒是熟悉,云沁就别担心了,我陪着小姐一同去。”白明夏来解围。

“刚好我这段时间没什么重要事情,我也去。”薛风辞开口道。

“都去,就算上我一个吧。”洛颜歌看这架势也不甘寂寞。

头有点大,“停!”

真不知道这群人是太热情还是太无聊了,“你们以为这是干嘛?踏青么?我们四个加起来就是薛云洛白,整个世家都齐活儿了,你以为燕沐雪真的是瞎子啊。”若是被那狐狸知道这些细节,估计就会开始着手对付我们了,现在云沁病着,我可不想这个时候内忧外患。

四位偏偏佳公子都老实的沉默了。

“明夏了解曼殊城和千蝶槿,花笑那里曼殊城的阁中也出了些问题,就我们几人去吧,多了也会招人耳目。”最后我深思开口。

“也只能如此了,不过,若是遇到任何问题便到珍宝阁传个信息,我立马便会赶去。”薛风辞不再坚持什么,他知道小姐的心思向来都缜密得很。

“云沁这里我会照顾,小姐不必担心。”洛颜歌幽幽开口。

我点点头,事情商量到这里,就只等花笑那边了。

临走,薛风辞告诉我燕沐雪大概已经知道无双现世的消息。

他迟早是会知道的,我并不意外,不过,他能想到是我么?现在,他与我只是官与民的关系,财政相连,一国之主能够控制多少财富关系到江山稳固,任何一代帝王都是不会掉以轻心的。

像以前说的一样,我不会弄得天下大乱民不聊生,但燕沐雪想再收回一个无双城却是要经过我这一关的。

今天是圣诞节,长安加更两章作为礼物!呵呵祝大家圣诞快乐!长安的新群:127758695

你若有事,可是我的损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