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爱又如何,恨又如何

  不知过了多久,头昏脑重,周身散架般的疼痛异常,喉头一阵干涩,“水…。”

这一声听在一边的小渔耳里却仿佛天籁,她面上喜极,忙倒了水来扶云若初喝下去。

我微睁开眼睛,却见小渔肿得桃一样的双眼又滴下泪来。

“怎么了?好好的哭什么?”我支起身子浅笑道,欲举起手替她擦,却是有些力不从心。

小渔忙扶住我的手,擦了泪道,“小姐可算是醒了,千万别动,身上还有伤呢。”

我记起前事,噬心之痛发作,又受了杖责,恐怕这回是捡条命回来的,“我躺了多久?”

“已经四天了,若再是不醒可怎么好。”眼见小渔又要哭出来,我忙道,“不是已经醒了吗?本小姐命大着呢。”

“小姐你啊,”小渔破涕笑道,“对了,小姐饿不饿?小渔这就去弄些吃的来,小姐醒了,要去回王上。”边说着也不等我答话便一溜烟的往外头跑了去。

我靠在床栏上,才看清却是在燕沐雪的乾阳宫里,不算陌生的地方了。

嘴上一抹淡漠之笑,燕沐雪,你知道心痛是何滋味吗?现在为着一个死掉的青锦,如此费心,可早在那时的燕澐宫你做了什么?是你让我的一颗心慢慢凉透,慢慢死掉的,原本就知道你不能爱,原本就知道你心里只有江山,可是我傻呢。

如同我对完颜奕说的,自作孽。

这些东西该是该同青锦一道灰飞烟灭的,我为什么还要来见你呢?见了又能如何?可以改变什么吗?

我现在是云若初啊,是答应了要代连城鲜衣怒马的去看看这个天下的云若初啊,为什么要将自己困在这样一个无望的囚笼中呢,爱又如何,恨又如何?都已经不重要了。

我浅浅笑着,心却在一瞬间澄明。

乾德殿上,燕沐雪对着大大小小的奏折却是半点看不进去,对于云若初,他似乎有着不一样的感觉,并不仅仅只是那样一张倾国倾城的容貌,她骨子里的清傲和聪颖,笑容的淡漠和眼神的悲悯像极了一个人,原本他以为只是因为如此才对她有所兴趣的,他以为自己只是将她当成她的代替,可是当看到她殷红的血迹时,他居然前所未有的恐慌,那是一种让心撕裂的害怕,他害怕会就此失去她,就像当初失去青锦一样。原来,云若初是存在的,不依附于任何,真实的在他心中有了一个位置,而且是不可忽视的位置。

因为青锦的黯然,他几乎封闭了自己的心,无论他的后宫有多少女人,对他而言只是作为一个帝王的义务而已,他以为那颗心已经随着青锦坠入了万丈悬崖。

可是,如今呢?

燕沐雪的心已经乱了。

“王上,王上,云姑娘醒了。”殿外敬德满面笑容边跑进来边道。

燕沐雪扔了朱笔,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惊喜,大步便向乾阳宫去。

不等外面的奴才通传,燕沐雪却只是摆了摆手,径直进了乾阳宫内室,一眼便看见半倚在床榻上,依旧面色苍白的云若初。

只是白衣素面,未有一星半点的环钗配饰却依旧美得那么理所应当,因为苍白,更带着那么一份病态,而双眼中凝聚的光华和澄澈又惹人无限遐想,宛然随时会翩然离去的仙子。

闻听脚步声,我回过神来,缓缓转眸,见燕沐雪一身明黄进来,没有任何惊讶和意外,仿佛他只是一个毫不相干的人,没有种种过往与纠葛,形同陌路。

“云若初见过王上。”我起身下床行礼。

还未有所动作,燕沐雪便一步踏到我床边将我的手按下,“你做什么?不知道自己正伤着吗?”语气有丝愠怒。

我敛着眉眼,“云若初胆大妄为,请王上责罚。”

燕沐雪眉头纠结,以云若初清傲的个性,越是如此平静谦和就越是冷得沁人,这次恐怕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了,燕沐雪忽然有种完全不能把握的畏惧感,尽管似乎这次是云若初无理在先,但他却反倒有些莫名心慌;而另外的是,他意识到眼前的小女子居然能左右他的情绪,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失控,除了青锦外,从未在另外的女人身上发生的失控。

正待开口,外间忽有人报,“太后娘娘到。”

我和燕沐雪一道向门口看去,明太后由思琴扶着走了进来,脸上一抹和蔼的笑容。

见燕沐雪正在,便别有深意笑道,“王上可来得真早。”

“给母后请安。”燕沐雪行礼道。

“给…”正准备行礼却又是被明太后按下,拍着我手道,“免了免了,你才好了,千万可别再妄动。”

“太后言重了,初儿的伤不碍事的,何况也是初儿肆意妄为,太执着了。”我浅浅笑道,如果不是自己太执着,怎么会有这些个是非?

明太后眼眸深沉,也不多说什么,只是贴心吩咐好生照料,医食汤药不得怠慢。她知道云若初此时必定是心中已有了打算,不管是什么,她都是分外心疼这个女子,但她了解云若初不是池中之物,不是皇宫大院能锁住的人,可是,燕沐雪的心还在吗?如果他不放手,事情又将如何?她无力去想,万事有因必有果,因是早已种下的,果必定也是要承受的。

爱又如何,恨又如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