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孤不准她有事

  燕沐雪未曾想过事情会如此急转直下,那张几近苍白的小脸猛的吐出一大片殷红,无力垂了下去。

“初儿。”燕沐雪几步上前抱起云若初蜷在地上的身子,面颊上的血渍刺痛了他双目,手,不可抑制的颤抖了起来。怎会这样?

“传太医,快传太医。”燕沐雪冲一边的宫人大声道,一把横抱起云若初向乾阳宫头也不回的急急奔去。

乾阳宫内宫人进进出出,皆是紧张得连大气不敢出。

宫中太医尽数皆到,垂首立在乾阳宫外厅中。

“到底伤势如何?”燕沐雪坐在床榻边只看着眼眸紧闭的孱弱女子,瞳中尽是担忧之色。

“回王上,”侍立的太医正院赵钦拱手道,“云姑娘原本元气大损,身子已是羸弱不堪,如今加之这一顿杖责…。”赵太医看了下燕沐雪不善的脸色,不敢说下去。

“说。”燕沐雪看出他的意思,握住云若初的手加紧。元气大伤?

赵钦立时跪了下去,“恐怕有性命之虞。”

“孤不准她有事。”燕沐雪沉声道,冷冽逼人,“如若不然,孤留你等也没用。”

“是,是,臣等遵旨。”一干太医皆跪了下去。

“小渔。”燕沐雪此刻浑身煞气。

立于一边的小渔慌忙上前跪下,“奴婢在。”

“鞭笞四十。”燕沐雪眼中寒光毕现。

小渔顿时吓得面无人色,“王上,小…小姐之事小渔真的不知道啊,今早,小姐脸色不好,只说是犯了旧疾,奴婢要请太医来着,可…小姐怕人闲话,奴婢才…请王上恕罪…。”小渔伏在地上,已是浑身发抖,泣不成声。

敬德一见,心知她无甚大过,“王上息怒,云姑娘现在如此,身边断不能没个人在,念在小渔服侍多日,王上可令她暂将功补过。”

燕沐雪心中一时心神忧仲,听他所言非虚,便开口道,“如有下次,定不轻饶。”

小渔如萌大赦般磕头退开去。

燕沐雪扬手退了一干人等,只留得敬德在跟前。

旧疾?燕沐雪拧眉,“叫赵钦进来。”

听得传召,赵钦立即入内。

“初儿为何元气大损?”是旧疾,还是昨日的幽泉?

“这…云姑娘脉象奇特,臣只探得极其虚亏,却无法明了究竟,恕臣无能。”赵钦实话实说,云若初的脉象他从未见过,根本探不出什么,而今却只是尚存一息罢了。

“下去吧。”燕沐雪垂眸道,赵钦的为人医术他是了解的,断不可能说谎。

消息一出,云家便来了人,明太后却是压了下来,一来重伤之身经不起颠簸,二来宫中御医珍药也不是别处可比的。云沁知此时接了初儿出宫断不是明智之举,也就作罢了,薛风辞几人却是只能空白担心,近望不得。

不过出了这事,谁都知道这云家小姐的宠非但未降分毫,反倒是一时无两了。王上不分昼夜的在乾阳宫中守着,喂药喂水皆是亲力亲为,即位至今有哪位娘娘有此殊荣?一干奴婢皆私下议论,这北燕后位怕是非她莫属了。

孤不准她有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