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眷顾

  “沧澜。”在出门前一秒,燕沐雪却开口了,望着他淡漠的背影,道,“你…仍是在怪我吗?”在他的面前,燕沐雪从来不称孤,只因为从小到大,燕沧澜是他唯一可以兄弟相待的人,他们一起在这暗冷幽寂的深宫中长大,他明白燕沧澜的心目中,他几乎是神祇。只是,因为青锦,他们第一次有了隔阂。当初,沧澜曾在殿外求了他整整三天,他都没有应他的要求去见青锦,他的绝情,伤了她,也伤了他。直至后来,青锦毒发饮恨跳崖而死,一切就再也无法挽回了。从那以后,沧澜便几乎只与他有政事上的交集,是君,是兄长,却不再是亲密无间的兄弟了。

燕沧澜脚步一顿,并未回头,他知道他的七哥有很多的无奈,可是,他只是无法原谅他负尽了那个惊才绝世笑靥若花的女子,耗尽了所有去爱他,却只落得饮恨跳崖,尸骨无存。他不能忘记。

未发一言,燕沧澜抬脚走出了勤政殿。

燕沐雪望着那个渐行渐远的身影,眼神黯淡了下去,如何能够原谅?连自己对自己也是不能啊。

凤祉宫内此时却是清歌潋滟,筝鸣锦瑟。

青兮青兮云梦水

逐日渐兮胭脂配

烟波潋兮紫粼粼

晚歌罢兮鸢鹭飞

不是宫中雅乐,只是支民间小调,却吟唱弹拨得精妙灵动,美不胜收。

燕沧澜望向不远的凤祉宫,驻足聆听。他很好奇,到底是何样的女子可唱出此曲,这弹拨的指法自他听来竟还胜过宫中命资深的乐师,宫里何时有了如此了得的乐伶?

“西凉王殿下到。”

我一曲才罢,门外便一声传报。

转看去,燕沧澜却已经踱步入殿,一身烟色锦袍,纨冠束带,俊颜如玉,俨然已是个退去青涩,灼灼如华的男子了。

“儿臣参见母后。”

明太后笑容愉悦,“沧澜免礼,此去临城可苦了我皇儿了,过来,让母后看看。”

燕沧澜抬头,眼眸温润若晨曦,却远望见正坐于弦瑟边一脸巧笑倩兮的我。

见他眼中一丝惊讶,我起身向他盈盈一拜,笑道,“沧澜,近日可好?”

燕沧澜微怔后,倏而恢复笑颜,如同久别的朋友。

明太后却是不解了,“怎么,你们认识的吗?”难道沧澜也知道她是锦丫头的么?

“母后不知,前些日子曾在明霞湖月偶遇,一见如故呢。”燕沧澜笑道,转又向我,“方才可是初儿吟歌抚瑟?”

我浅笑颔首。

明太后也笑道,“不过一支寻常小调,让初儿这一和歌弹拨,竟真真成了天籁了不是?”

“太后,您又笑话初儿了。”我含笑嗔道。

“初儿不必自谦了,如此琴艺,沧澜也要甘拜下风呢。”燕沧澜实话实说,眼前这个灵致绝美的女子于他却莫名的亲切如故,与她说话总是无意中放下冷漠威仪,放下他所有的戒备和身份。

云若初与燕沧澜一道出的凤祉宫,缓缓往宫中美景如画的落月湖去,两人自在说话,无拘无束得很。

“母后少有如此高兴了,自从父皇走后。”燕沧澜望着如同烟云一般的青碧湖水,“母后真的很喜欢你呢。”

我轻笑,“这后宫之中最可贵的便是真性情,明太后让初儿很佩服。”

真性情么?曾经也有一个人在他的世界里鲜明的活过呢,她,也是不适合这皇宫的,或许这样的结局也是一种好事,否则,这宫中也许又会多一个母后这样的女子,用情困了自己一辈子,伤了自己一辈子,累了自己一辈子。青锦,该是广袤苍穹上的绚丽彩虹。

“如若是你,会为了一个人呆在这宫里吗?”燕沧澜明亮的瞳中似乎能折射我的影子。

我仰头向他,没有一丝犹豫,“不,我不会。”青锦已经为他错付了一条命,剩下的便只有他欠我的了。

“你,比我母后聪明。”燕沧澜良久浅笑道。

“不,我没有她聪明,如果不是上天眷顾,我连做这个选择的权利都没有。”我璀然一笑,掩不住的凄凉。以连城的一条命换我一命,真的是好大的眷顾啊。

“初儿…。”燕沧澜开口,却又不知该说什么,那一抹凄凉没有逃过他的眼睛。为什么如此美好的人儿身上会流露出那般浓重的哀伤呢?

我闻言缓缓抬起头,浅浅笑了,“瞧我都说到哪里去了,辜负了这落月湖的美景呢。”

话才落,远远的便见一群人迤逦前来,为首女子一身湖青色缎绡群,云鬓雾髻,金扇步摇,远山眉、丹凤眼,瓷肌雪肤,樱桃红唇,好一个落落出众的美人。比之虞婵儿和青瑶皆上一分,倒是可与凤魅平分秋色。除此之外,除此之外,虞婵儿与那日的媛妃也在其中,看来,这皆是燕沐雪的妃嫔了。

“西凉王殿下,有些日子不曾到宫中走动了呢。”为首女子一眼便见到我们,朱唇轻启。虞婵儿与媛妃却皆是看向了一边的我,眼眸冷若冰霜。

“卿妃娘娘,近来可好?”燕沧澜脸上是平和的淡笑,眼神触及虞婵儿时却眸光微冷。

原来是四妃之首的卿妃,当朝太傅之女,被誉为燕京第一美人的陆婉卿。

“有心了。”卿妃颔首,眼光转向我,笑容未变,却暗含考量,“这便是云姑娘吧?”

“民女云若初见过各位娘娘,娘娘万福。”我敛眉行礼,端庄有度。

“免了吧。”卿妃一笑,看向眼前这个一身素淡衣饰的女子,原本便知道她容貌绝美,但在这白日细见之下仍是有些惊艳,眼眸若云烟之水,浩淼似可见万物,灵透而又淡漠,瑶鼻朱唇皆如精雕细刻般无可挑剔,整个人仿佛落入凡尘的通灵美玉,这等姿容怕是连女子也要迷惑了,更何况…,陆婉卿,你是望尘莫及了。卿妃眼底一黯,却仍是笑道,“果真是倾城之姿啊。”

“娘娘言重了,初儿愧不敢当。”我仍旧浅浅笑容。

“即是进了宫,改日就到我芳婉殿坐坐吧。”卿妃勾唇笑道。

媛妃听闻这卿妃言语,脸上着恼之色愈浓,那日之事她想必是怀恨在心却又发作不得,“卿妃姐姐,母后那里还等着呢,跟不相干的人多说耽误了可不好。”话毕,瞥了我一眼。

“如此,我们便先走了。”卿妃略看了一眼,心下了然,也不多说什么。

我依旧风轻云淡笑容自若,这卿妃倒是挺聪明,不过那媛妃想是再不敢当了我的面撒野了,最多暗中动些手脚。

待得几人走远,燕沧澜脸上一丝苦笑,宫里的女人啊。跟前这个女子若是真就这般陷进皇宫,的的确确是污了白璧,暴殄天物,莫大哀戚。

“真不明白为何这天下的女人皆眼巴巴的想进宫。”我微摇了摇头,“看来,太后娘娘那里的故事该结局了。”

燕沧澜失笑看向云若初,这等洒脱的性子倒真对了他的味口,眼眸有几分赞赏及…宠溺。

眷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