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她,是谁?

  64、她,是谁?



自从那日遇见花笑,他便成了这云苑的常客,几乎日日来看我,原本颇有着恼的云沁也被他的戏谑与无赖弄得无可奈何了,只得随他去。

一大早,我趁着还算清净,便让九月开始摆棋,燕沐雪如今朝堂上还并不甚太平,左相崔慎罢朝抱病,临城一带又遭逢百年不遇的水涝灾害,燕沐雪的江山坐得并不稳。

“朝中委派去赈灾的是谁?”我垂首看向棋局,问道。

“听说,是西凉王。”九月在我身边回话。

“沧澜么?”我微微一笑,“燕沐雪一定向四家纳捐了吧。”崔慎几乎掌了一半的国库财政,此时抱病,不就是分明给燕沐雪出难题?唯今赈灾之款必定需要世家出资,不过,薛云洛白可是在我授意下前不久才受到削减呢。

“小姐料得不错。”九月接着说,“小扇那里来的消息是今日便会宣世家觐见的。”

我静静听着,没有说话,真的是好久不见小扇那丫头了,许久不听那份聒噪还真的有些想念。

想当初,她一身男装打扮第一次遇见钱小扇时,那丫头瞪着一双花痴的眼睛半天不敢相信,她说她第一次觉得有人比银子可爱。

从那以后,那么一个大大咧咧喋喋不休的人就天天跟在她身后甜腻腻的叫,锦月哥哥,锦月哥哥……,装淑女扮纯真可爱小鸟依人,害她郁闷的想撞墙。

后来知道了她的女儿身后,竟然整整一下消失了三天,在她以为她是受打击离开了的时候,她又若无其事的回来了,但从此之后,钱小扇变本加厉的更爱钱了,她说,锦月,我现在只有一个冲动就是把你给卖了。

不过,尽管只有十六岁,钱小扇在钱的方面却是仿佛有天赋一般的精明,思路清晰算计老辣,做生意的本事有时候连她都要佩服,在这方面,看如今如日中天的百晓楼就知道了。

思忖间,云沁便来了,一身束冠锦衣,装束郑重而优雅,晨曦如缕,勾画得他的容颜宛若神祇。

“还以为你已经走了。”我起身笑道。

“燕祈帝召见,为的是募捐。”云沁微笑,眼中一丝凝重,“多少似乎都不合适。”

的确,若多,自然有利于百姓,但四家早前的‘消削’便会让燕沐雪起疑,若少,四家可以全身而退,但苦的可是百姓。

“花花也扰这里多时了,此番就让他做这个东吧,薛云洛白不动为妙。”我坐了下来,自顾在局中放下一子。当初北骊七城的财富可是让他占了好大便宜,如今让还我些利息,不为过吧?

“花笑?”云沁有些疑惑。

“你可知那时北骊七城的财富都去了哪里?”我勾唇笑道。

云沁一脸惊诧,“你是说……。”

我浅浅笑着,不置可否。



梵晔寺

原本,我以为桃花坞的美景在外面算是无缘得见了,却未想到,燕京城居然也有这样的地方,三月,十里桃花的梵晔寺,美得让人不暇移目。

我坐在溪边的青石上,裸着一双足在清澈见底的溪水中起浮划动,看漫天如雨的桃花落满我的衣襟,落满淙淙而去的流水。

在桃花坞中我常常这样,随性着自在着,漠不关心。

桃花,开时美得惊心,败时亦美得惊心,不过,不论有多少曲折,终究会随流水而一去不返,什么不是如此呢?我笑靥依旧。

“小姐,你又任性了。”九月看我裸了双足,无奈道。在桃花坞中是没有外人,可是如今在这里,小姐也太随意了。

“好九月,这里又不曾有外人,你就容我放肆下吧。”我转颜,眨了眨眼,一副我见犹怜的表情。

九月抚额,又是这招,天晓得,她这副容颜只要轻皱皱眉眼都不知道要害多少人怜惜心疼到毙掉,不仅是男子,女人也是一样,不说她了,就是钱小扇,小姐一装可怜也是无法招架。

“小姐你啊。”宠溺而无奈。

“不然,九月吹曲《倾城》。”我挑眉得逞的笑,得寸进尺的说。

九月却是不再上当了,勾唇一笑,“除非小姐合上一舞。”

桃花林中的舞蹈,我只在桃花坞中跳过,那样的美,隐离是唯一的观众,只是,如今却没了他,倾绝无双的面容,温雅和煦的笑颜,一年了,倒有些想念。

九月拿出随身的青玉短笛,《倾城》的前调便悠然逸出。

缓缓舒袖,点踏而起。我知道,最美的舞蹈,不是在取悦,而是在悦己。最高的技艺,不是繁难,而是自然,是借助天地间的一切来叙述所感所想,所以,舞蹈不是媚俗,就如同,花的开落并不是因为任何人一样。

我曾经说过,只有在舞中,我才能够毫不淡漠复杂的笑,卸去了诸多牵绊,心才可能轻灵,也许,正是这个原因。

曲毕,我转身收袖,漫天花雨依旧瑰丽绚烂,我含笑仰首。

桃花林中嬉戏的二人却没有想到,这一切仍旧有着旁观者。

远处的慧心亭上,却有人正好将方才的绮丽收进了眼底。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不会相信这世上居然有如此夺人心魄的女子,美得自然天成,不偏倚任何一方,妖魅如精灵和纯澈如仙子,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完美的结合在一起,仿佛天地间所有的轻灵之气凝结而成,美得如同不真实的幻境。

举手投足清贵雅致,既有狡黠顽肆,又不失闺秀气质,最是那一抹笑,惹人遐想蹁跹,忘乎所以。只是一眼,便叫千山失碧,百花无色,而这笑容之后,又无端端带着一丝的迷离空寂,让人琢磨不透,无法自拔,就如同那双眼眸一样,清澈如夏夜星辉,既纯真善然又有漠视天下的傲气,暖如阳,冷如雪,让人不可抑制的沉湎其中。

这样的眼,他似乎在哪里见过的,莫名的熟悉。

燕沐雪远远的看着那在花浪中翩然若仙的女子,原来,一场舞蹈也可以这样让人痴迷。

她,是谁?

敬德一身便衣在一边候着,有时候主子心烦的时候便会来这梵晔寺找玄慈大师说说话,完了便信步到这慧心亭中散散心,没想到今日却遇见这么一道奇景。

说实话,他赵敬德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皇宫中什么样的美人没有?况且,他家爷的容貌堪称是天下第一了,他几乎该是见怪不怪,可是如今一见这溪水边的女子,他差点没将手中的卷谏握住。

世上真有这样的女子么?他是不是眼花?

偷眼看了下主子,这样的女子恐怕才配得上主子,而,大概也只有主子才值得拥有她了吧。

一个是天下第一,一个是举世无双。

直到桃花林中空空如也,燕沐雪眼前也无法消遁那一双眼眸与那一抹绮丽之极的笑容。直觉告诉他,这个女子他不想放开。

“去查查。”燕沐雪良久后开口,一种志在必得的傲然气度。

“是。”敬德恭声应道。



她,是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