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0、不管六儿是什么样子,阿奴都会把六儿当成最好的朋友

  40、不管六儿是什么样子,阿奴都会把六儿当成最好的朋友



完颜奕的王帐是粮草所在,只是人无法可找也无法接近,不过,不是所有的事都需要人来做的。有位朋友会更适合这种任务,那,就是老鼠。

我呆在营帐总会点一支熏香,这熏香似乎与普通驱虫的香毫无二致,不过,经由我添加了些别的东西在内,它便具备了另外的功能,那就是引鼠。

这药香会将方圆几里之内的老鼠引来,而我会喂它们吃下‘微醉’。

它们中只要有一只沾染到完颜奕的粮草,西夏的军队便会迎来一场瘟疫!虽不至死,却会让人丧失抵抗的能力,并且,‘微醉’是验不出来的。谁也不会知道完颜奕固若金汤的粮草会是毒药的源头。



不过两三日,完颜奕军中已稍显异常,莫名病倒的人不下一百,皆昏沉萎靡,浑身乏力如同醉酒一般,时过两日之后,情况更加无法控制,完颜奕已连斩三名大夫,军中已人心惶惶,士气大减。

为撇清关系,我也很适时的‘病倒’了。

我知道,再有三日,完颜奕便会不战而退。

此时已近冬至,西夏不会再有能力和时机卷土重来,并且,没有解药,微醉之毒可绵延一年。虽然这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办法,但战争本来就是不义的,这样继续下去会死更多的人,而燕沐雪也没有时间等了。

我给了他时间,可是,我的时间大概已经不多了。



我卧在帐中,神色苍白而憔悴,微醉之毒虽不至死却会使人元气大伤。床边的一则微开的布帘外可以看到苍茫的天空,暗沉沉的天色,一片让人喘不过气来的阴霾,深秋绵延不绝,让人愁断肝肠的雨,要下了么?

眼前的帘子忽然被掩上,一转头,却是薄怒微嗔的阿奴。

“不知道生病了么?还吹风,怎么不晓得顾着点自己。”一边说着一边为我掖紧被子。

我冲她温和的笑,也不辨说什么。因为上次的事,阿奴越发的对我好了,她是个感恩图报的人,也是个单纯的人,事过了一段时间,她也恢复了往日的样子,只是,再看见完颜奕的时候,那抹纯真无邪的笑容却再也看不见了。

“看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阿奴神秘兮兮的笑道,大眼睛忽闪忽闪。一个小布包从怀里掏了出来。

“是什么?”我含笑开口。没有好奇,只是感觉到那样的温暖。

“喏,是话梅。”阿奴解开布包,一小堆紫红颜色跃进我眼里,“我娘说,生病的人会没食欲,口里会发苦,所以,我生病时娘就给我吃话梅,这样,我的病就会很快好了。”

娘?这对我来说是个多么陌生的字眼哪,阿奴是个丫鬟,可是她轻易就能得到我这一辈子都得不到的东西。有些东西随处可见,近在咫尺,却不属于自己,而这种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却被称为,幸福。很可笑,却有很多人这样认为。

燕沐雪要得到江山,完颜奕要得到利益,这些会是他们的幸福么?可是会不会有一天发现这些根本就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呢?

“谢谢你,阿奴。”我缓缓道,眼眸淹没在一片复杂的神色中,对于西夏来说,我的所作所为足够死一百次了吧,不知道,阿奴知道了这一切还会不会这样待我?或许,她希望从来没有认识过我吧。

“说什么呢,六儿是阿奴最好的朋友了。”阿奴腼腆的笑笑,将话梅包好,塞到我手中。

“是吗?”我嘴角上扬,眼眸只是幽深的看向她,“要是有一天你发现我不是现在的这个样子了呢?”

阿奴略怔,六儿的眼神似乎跟平时不同,深邃犀利而含着隐隐的忧伤。她看不明白,可是六儿就是六儿啊,而她,会永远对六儿好。

“不管六儿是什么样子,阿奴都会把六儿当最好的朋友。”阿奴笑得很真诚。

不管六儿是什么样子,阿奴都会把六儿当成最好的朋友…

深秋的天气似乎因为这一句话而温暖了很多很多,不伦阿奴的话是不是真的,在这一刻,我什么都愿意相信。

再看向阿奴的时候,我的笑很灿烂。



40、不管六儿是什么样子,阿奴都会把六儿当成最好的朋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