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女人不是要贪心一点的么

  43、女人不是要贪心一点的么



除了燕沧澜、虞婵儿外,在这皇城之中,我还遇见了一个人,老实说,是一个可以闲话聊天的朋友。

因为整日无事,我便爱坐在燕澐宫花园的假山石上看夕阳。整座宫殿大到不可思议,我与燕沐雪在同一座皇城里,但我从来也没有遇见过,就算是远远相望也不曾,所以,我知道,在假山石上是望不到皇城的边的,只是,可以在那样的昏黄昏黄的颜色中寻得一种平静的力量,可以多看一点点无瑕的空茫的天空。这样的城,太像另一个无双了。

就这样看着夕阳发呆,她便静静过来坐在我旁边,那么的自然,不发一语。一身的藕荷色绣白牡丹花的锦缎长裙,不失端庄华贵,也显得秀雅大方,坠螺折扇髻上斑斓点缀着缠丝八宝钗、点翠玫瑰金步摇,脂粉不多,却是天生的倾城美貌。如果不是她眼角微微的细纹,我真的当她只是这皇城中哪个皇子的宠妃。

直到整个夕阳都落了下去,天空只剩下大片大片的暗橙色云朵,我们都没有开口,居然是那样的和谐自在。

良久,“我今天穿这样漂亮,他却没有说一句话。”语气似乎是在独自抱怨,如同一个别扭的孩子,如玉的容颜上是一派稚气娇憨,丝毫不显做作,反倒让人觉得性情直率。

我轻轻笑着,“你穿这么漂亮,就是希望他的夸奖么?”不知为什么,明明知道她一定身份不简单,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压迫感,仿佛天生就是朋友一般。

她歪头想了想,“好像…也不是哦。”

“那是希望他怎么样?”我看着远方闲闲开口。

“希望他开心。”她一脸笑容,美艳如同三月的桃花。

“开心就一定要夸奖么?”我接着问,很多的话没有说出来不代表就不是那么回事的。

她又仿佛细细思索了一番,“好像…也不用。”她倏然笑道。

“所以,你怎么知道他没有如你希望的那样开心呢?”我转颜笑问。

“好像…也对哦。”她笑了出来,转又深深看向我,“我是不是太贪心了?”

我默然不语。

“不过,女人不是要贪心一点的么?”她笑颜一隐,眼眸幽若夜色。

“是啊,可是每个人要的不一样呢,在别人的眼里是不值得,可是,如果不这样做,我就违背了自己的心了,人最大的快乐不就是顺着自己的心么?”我缓缓开口。我喜欢他,这是与他无关的,尽管他的世界里没有我,可是,我没有后悔过。如果还有一次选择的机会,我想我还是会这样做。

“可是,”她笑容有一丝悲悯,“你真的快乐么?”

心一瞬间裂开一道口子,快乐?在凉州,我承受着压力女扮男装呆在燕沐雪的身边,现在想来却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也许,他对我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都只是他的随意,可是,我却无可救药的沦陷了。喜欢他,真的是件辛苦的事,我已经把自己弄成了这个样子,而他,心中依旧只有那个天下,无情到连一眼都不舍得见我。要说我不恨他,那只是假的,可是,恨的越深也就是爱得越深不是么?悲与欢是纠缠着的,已经分不开了。

我沉默着,良久良久的没有说话,夜风呜咽的穿流过我的衣裙,带着黑色的冷,带着凝重的落寞。

“明天还可以来陪我么?”她在我身后开口。

我转过头,眼神从天际从遥远的思绪收了回来,一丝儿淡漠,一丝儿坦然。

“好。”淡淡的笑容浮上面颊。

即使是悲哀的事,我也要用笑去淹没。



随后的十几天里,几乎天天都会和她聊上一会儿,我不问她是谁,她也不问我,我们没有尊卑,没有大小的畅谈,而她是个很有趣的人,明明该是如大夫人那样端庄淑仪的年纪,却偏偏有一副小孩子的心性。但,她是聪明的,大智若愚就是她那个样子吧,天真率直的眼底却分明隐着淡漠豁达和沧桑平和,不曾经历过跌宕起伏的人是不会有的。

而,燕沐雪一直都没有出现,我也已经习惯。药,每天都会送来,人参雪莲入的药,天天吃下去,恐怕伤得再重的人都会好,可是,有没有一种药可以治好心的伤痛?

宫婢燎了一炉椒兰沉香,我半倚在锦榻上闲看一卷书,已过冬至,身上早披了白狐裘的夹袄。只是再怎么温暖,我的手指依旧冰凉冰凉。

“才好一点,怎么就做这费神的事?”燕沧澜从门外踱步进来,笑容清浅华丽,只是眼底的黯沉流露出了他些许的忧愁愤懑。

我放下手中的书,看向燕沧澜,他的眼神瞒不了我。

“你有心事。”不是疑问,而是肯定。我如今在这里完全与外界的消息隔绝,不知道是燕沐雪故意,还是压根就遗忘了。

燕沧澜脸上笑容一滞,半天沉默不语,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现今青锦的身体已经根本不能再多操心了。

“原来,沧澜也见外了啊。”我自嘲笑笑,“堂堂十三皇子的确是不需要我来置啄的。”我知道燕沧澜是不想我操心劳神,可是,这件事大概是关系燕沐雪的,我不能不管。

“师父…,沧澜不是这个意思。”燕沧澜眼眸一转,忙道,“沧澜……。”

“是政事对不对?”我沉静开口。

燕沧澜心知青锦对七哥的事是不会袖手的,幽幽叹了口气,道,“朝堂上七哥安民之鉴又被驳回,左相崔慎是四哥的人,自从七哥得胜回朝来,他们便在朝堂上无所不用其极的阻止七哥的政谏。”

“朝中世家望族大半都是支持四哥的,几乎揽着北燕的财权,亦是不好对付。”燕沧澜眉眼幽暗下去,瞳中雾色一片,“难不成,真的要用兵谏?”

兵谏?这只是最下策,不仅要严密部署不透一丝消息,而且还可能背上逆谋叛国的罪名,也许,燕南曜早就等着呢。

“那燕沐雪怎样看?”我垂眸道。

“七哥那里还不曾有决定,至于兵谏,倒是有几位武将是这个意见。”燕沧澜实话实说。

“沈奉言不会同意。”他一定想得到的。

燕沧澜一丝惊异,“沈先生的确认为此举不妥,师父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缓缓的抬起眼眸,一缕浅笑,“这不是最好的办法。”

“最好的办法?”燕沧澜眸中一片疑惑。

我起身,走到茶案边,“沧澜既然来了,就喝杯茶吧。”



女人不是要贪心一点的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