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2、不务正业

  22、不务正业



青灰衫,乌木骨折扇。往大街上一站,就是一寻常人家小公子。

凉州城是北燕与西夏的边城,向来是西夏人与北燕人通商交易的重要商埠,所以,凉州自有别处没有的异域风情。不过,现在正处在交战时期,街道商铺虽然还在,但商贸明显萧条了不少。不论天下局势如何变化,商人却是不希望打仗的。



拈着一面白底水墨兰花的折扇欣赏之时,却忽然闻得有人唤我,一抬头,却是沈奉言。

“沈先生怎么也上街了?”我展颜一笑,对燕沐雪没什么好感,但对这沈奉言的印象却不错,谁能相信天下第一谋士居然会这般温润儒雅,但我知道他在战事上的犀利却是可见一斑的。

“锦公子好兴致。”沈奉言仍旧淡淡笑容,从容有度。

“哪里哪里。”我回道,“沈先生看这扇面如何?”

“锦公子若要扇子,让下人去办就好,何样的找不着?”沈奉言略瞥了眼那扇子,不紧不慢道。

看来,沈奉言是来劝我‘务正业’的,这温吞先生如今也被燕沐雪逼急了么?

我微微一笑,放下手中扇子,也不答话,向另一茶叶铺去。

“双泉龙井,碧露秀珠,老板进的好货色啊。”我观了一眼长柜上摆的几样茶品,不由赞道,这两味茶在江南也算得上佳品,没想到在这兵荒马乱的凉州还能见到。

“公子识货,这批茶叶可是最近才弄过来的,以前凉州城可是没得卖呢。”老板一听有生意,忙过来招呼。

“哦?这好茶怎么太平日子没得卖,反倒兵荒马乱的年月却有呢?”这说法听着有些奇怪。

“公子不知道,这太平日子时,我们的大宗主算是西夏人,他们要的量大,却都是中下等的粗茶,所以,生意倒也不错,如今,这起了战乱,中下的茶路断了,只能指望着上等品了。”老板面露无奈之色。

西夏与北燕向来茶马互市,如今起战,主动权仍旧是在北燕手中,要消除西夏的威胁比我想象的容易。

我一抬头,却见沈奉言似若有所思,微微一笑,转身回到大街。

街道另一边,有几个正唱着歌谣玩耍的孩子,五六岁,粗灰蓝衣,应是一般平民家的孩童。听那歌谣甚是悦耳,但却似乎不是北燕的曲调。

我含笑走了过去,拾起他们掉落的沙包递与个虎头虎脑,大眼透亮的小男孩。

“你们在玩什么?”

“沙包打仗,大哥哥。”他笑着回我,露出两颗小虎牙。

“哦,那你刚才在唱什么?很好听呢。”

“是布达哥哥教我的,叫牧马歌。”小男孩眼中露出神气神色。

“是嘛,可以教哥哥吗?哥哥也很喜欢呢。”

于是,沈奉言接下来所见到的情景,就是我正混迹于一群小屁孩中,和他们一首首唱童谣。

沈奉言脸上有些郁闷,待得那群孩子离去,便一脸劝诫地开口,“锦公子,这凉州局势已是如此了,你怎还可有玩心?”

我淡淡一笑,望了一眼瑰丽夕阳,晚霞如血,“沈先生,这天下是谁的,与我何干?”燕沐雪的世界我不该踏足,也不想踏足,只是,可惜了,我也许已经不能回头了。

“殿下费尽心力带你过来,你倒是这样说话。”沈奉言眼眸转冷,语气有些激动,面色泛白,微咳了起来。

我敛眉颇有同情地看向他,“沈先生的这一身病恐怕就是这样熬出来的吧。”

沈奉言眼眸清冽,抬头微有诧异地看向我。

“世界上的人都有自己想要的,有人要江山,有人要名利,有人要万贯家财,有人要如花美眷,可也有人要云淡风轻,自由自在,好好活着。每个人为了自己想要的,都必定要失去一些东西,可有些东西是在别人看来也不忍失去的。”我依旧轻笑看向他,儒墨优雅的沈奉言温润得如同一块无瑕美玉,只是单薄苍白得让人揪心,“我既然来了,自然该做的都会做,不过,奉言得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沈奉言听这一番话,眼眸又深沉而平和如常,只是瞳中多了几丝莫名的情绪。

“从明天开始,奉言要天天听话养病。”我璀然一笑,透着几分灵动狡黠。

“呃?”沈奉言眼瞳有一瞬间呆楞。



一连几天我都是如此,后来沈奉言看我死性不改,也终于灰心放弃任我随意了。久而久之,将军府里的人都只认为我是个皇子身边的闲人而已。



22、不务正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