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6、燕沐雪,你不累么

  26、燕沐雪,你不累么



木合渡大捷,凉州战马之围也迎刃而解,一时间,锦公子声名大振。

从一开始,相信我的大概就只有燕沐雪与沈奉言,其他人没有对我妄加非议恐怕也是由于这两个人的关系,不过,从这以后,锦公子的帐便没有谁不买了,原来类似于插科打诨的行为也被说成是深谋远虑山人妙计。

李昱、傅德、凌敬远几个武将亦已成了我的莫逆之交,跟燕沐雪这种人在一起太费脑子,可跟他们在一起却是真的不必费心,豁达磊落得如同西凉的烧酒一般。

而一月之间,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

我骑在紫虬之上,在一望无际的疏叶林子里闲闲散步。紫虬是燕沐雪送我的,是匹千金难求的良驹,我在十几匹马中看见它,却是一见如故。

我伸出手,它便转头温顺向我,沈奉言那时候很惊奇,他说,除了燕沐雪,紫虬让近身的,我是第一个。

于是,我成了紫虬的主人。

我抚着紫虬的暗红长鬃,心境一时间如同天空一般的澄明,天际云霞斑斓绚丽,晚风如歌,疏叶白桦有一种冷漠的婉丽。

凉州,不同于江南无双城的风景呢,大漠之上,真该与人痛快的喝酒。

一个月以来,西羌没有占得多大的便宜,反倒折损了些许元气,凉州城不存在失手的可能,已经是接近九月了,凉州的天气一日凉过一日,这样下去,只要坚持到严冬,西夏便会不战而退,可是…。

我正遥想着,身后一阵轻浅的马蹄。

“锦儿,好兴致。”燕沐雪在我身后慵懒开口,几分清贵,几分谐谑。

我浅笑回头,这酒倒有人请了。

“那么,可否陪我喝一杯?”



凉州城的酒肆里没有江南温润的清明酿,我和燕沐雪要了一坛上好的洛阳白。

我独自斟了一杯,一饮而尽。

燕沐雪却伸手夺过我的杯子,眼眸一紧,“你当这是凉水呢。”

我费力的咽下那烈酒,将燕沐雪的杯子拿了过来,淡淡笑着,“这里又不是江南,你管我斯不斯文。”

我斜睨了他一眼,径自又倒了一杯,可是杯子却又被他按住。

我无奈的抬头看向燕沐雪幽深的眼瞳。

“燕沐雪,你以前欺负我也就算了,现如今连杯酒都不让我喝么?”

“再喝下去,你会醉的。”燕沐雪语气只是淡淡,眼眸却是我第一次才看到的温润。

我头似乎有些重了,眼前也有一丝迷离,洛阳白果然名不虚传呢。

“醉了有什么不好?醒着多痛苦啊。”我淡淡笑着,“燕沐雪,你不累么?”

燕沐雪眼眸一顿,拿过我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神情不再慵懒邪肆。

“好好,陪我一起喝。”我展颜笑了起来,取杯子倒酒。

燕沐雪不知为何不再拦我了,任我一杯接一杯的喝,这别间窗外就是大片的荒野和一望无际的青碧天空,晚云孤雁。

“燕沐雪,你有没有觉得你很像只狐狸啊?”借着酒兴,我口没遮拦,“你知道跟你较心计,我得少活多少年么?”我看着燕沐雪眼中一片雾气,起身摇摇晃晃的坐到他旁边。撑着头,看向那张脸,与轩辕夜的样子却一下一下的不停重叠。

“燕沐雪,我好想家啊。”我鼻子酸酸的,眼前却一片湿润,“我想连城,我想青瑶,我想无忧,我想烙莲酥。”话毕,眼泪便大滴大滴地掉落下来,燕沐雪的样子已经看不清了,我将头靠在燕沐雪的手臂上,用他的衣服使劲擦眼泪,“燕沐雪,你个混蛋…要是我没有救你…不对,我不能不救你…要是我从来没有遇到你该多好…我怎么就躲不开你呢…。”我只觉得突然间所有的委屈都涌了出来,离家在外不说,还得绞尽脑汁,在无双城十几年也没有这样累过,就这样不停说,也不知道说了什么,说了多久,只是后来,我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





26、燕沐雪,你不累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