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9、连我都未曾赢过她

  29、连我都未曾赢过她



川穹、半夏、金血藤,…,一味一味的药往罐子里加,三碗水熬成一碗,整整一个时辰,才熬成一碗琥珀色的药。我伸了伸有些酸的腰,到底是不放心那些丫头,沈奉言的药都是我一手负责,这样一来他也不好意思不喝了。

我端了药进了沈奉言的屋子,远远的便见他依旧在书桌上勾画翻阅。

我摇了摇头,将药端到他面前,“有什么东西我来看就好,现在病人喝药。”

沈奉言见我来温润一笑,叹了口气,接过去药碗,看着那琥珀的汤色,皱了皱眉,“苦。”

我有些好笑,这个样子的沈奉言我还只在喝药的时候见得到,“还没喝就喊苦,谁能想到你堂堂北燕第一谋臣居然会怕喝药。”我掩嘴笑道。

沈奉言无奈道,“我这身子三天有两天是病着,本就苦不堪言,却还要喝这样苦的药,不是苦上加苦了么?”

“这什么歪理?生病吃药天经地义,不吃药哪会病好。”我挑挑眉。

沈奉言眼眸暗淡了下去,“我这病大概是吃多少药都好不了的。”

“胡说什么。”我瞪向他,心里却有些酸涩,“你若是再这么不顾惜自己,我便专挑苦的药熬去。”

“唉…你真是…。”沈奉言一脸郁闷气结却又无可奈何。

“快点喝,药都要凉了。”我还没忘记我的药。

“真的要喝啊?”沈奉言眨了眨眼睛。

“你说呢?那可是我熬了大半天的心血啊,就是毒药你也得给我喝了。”我抱臂立在他身边,一副你不喝我跟你急的架势。

沈奉言很无奈,谁叫他遇上这个嘴厉心软冰雪聪明的丫头呢,虽然平时似乎游手好闲插科打诨一般,但一到关键时刻却是信手拈来游刃有余,锋芒丝毫不输殿下,这样的女子的确是殿下说的那样,可遇不可求。



好不容易喝完药,沈奉言眉头仍旧紧皱不展。

“好久没有下棋了,不如奉言陪我下一局?”我不紧不慢道。

这几日已是秋分了,凉州一夕黄叶落尽,细细数来,到这里已接近两月,凉州兵事北燕虽常有胜,却依旧无憾西夏根本,两下如今已成僵局,唯今之计,只有釜底抽薪,并且,看来燕京大概凶多吉少,时间不可再拖延下去了。

我自执白子微显沉吟。

见我半天没有动静,“锦公子也有凝眉之际了?”沈奉言执黑,对面笑道。

“燕沐雪没有多少时间可等了。”直呼其名如今已是他们司空见惯的事。

“你要如何做?”沈奉言敛眉。

“宛城。”我将手中白子落下,沈奉言的大批黑子便悉数收入囊中。

“宛城可是西夏有名的天险之城,从来没有人攻下来过。”沈奉言闻言惊道。

“可是宛城也是唯一可为完颜奕补给粮草之地。”我仍旧低头捡子,如果不切断补给的线路,就算是毁了他的粮草也依旧是徒劳。“只有用这办法,凉州一战才可能在一月之内结束。”

“你真有办法可毁其粮草?”沈奉言忆起熙锦初来之时所说的话。

“如我有不测,让燕沐雪静观完颜奕王帐。”我手一顿,半响后开口。这一次,我是在赌。

“丫头,你做什么?”沈奉言顿时紧张了起来,这种语气让他从未有过的担忧。

“丫头做什么我怎么会知道?只是有些事是锦公子必须要做的。”我淡淡笑道,沈奉言一定很早前就知道我是谁了,“丫头的药沈老头要按时吃。”

沈奉言眼中有些悲悯神色,一时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沈先生近来可好?”一个清脆的声音忽然响起。

我转头看去,却见一个紫缎青襟华服的白净少年,生得精致俊秀,如同温润美玉一般。面容有些熟悉,却又记不上来在哪里见过,大约十一二的年纪,却明显高我很多,看上去反倒是大我几岁一样。

沈奉言恢复笑颜,起身道,“奉言见过十三皇子。”

十三皇子?燕沐雪的皇弟?

难怪有些与轩辕夜相像。

不过,他来做什么?

正待思索间,他却开了口。

“你是何人?”

明明比我还小,却装得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

我抬头看向他明澈透亮的眼瞳,微微一笑,“单名一个锦字,你叫什么?”

他眼眸微亮,一丝意外闪过琥珀色的瞳孔,“你…便是…锦公子?”

“正是,你还没回答我呢。”我依旧笑颜从容。

“我叫燕沧澜。”他眸带性味,许是想不到锦公子会如此的年轻不起眼,“可有幸与锦公子对弈一局?”

结果,燕沧澜压根也不等我回应,便一下坐在了沈奉言的位置,眉眼挑衅。

为什么燕家的人都这德行呢?燕沐雪就不说了,来了个燕沧澜也是这般。算了,我费点心,教训教训你这小子。

“荣幸之至。”

燕沧澜的棋艺不算差,估计以前在燕都王宫里逢不上几个高手,但也许是因着皇子的身份别人不敢僭越,所以棋路过于自傲跋扈。

一直到燕沐雪来,三炷香的时间我们下了十局,第十局我赢了他十子,便将白子一丢,起身看向燕沐雪,“你陪你家王弟玩吧,再下下去,我估计他就不会下棋了。”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



燕沐雪挑眉看了眼没放几子的棋局,似笑非笑转向仍旧呆住的燕沧澜,道,“你同她下棋?”不是疑问而是意外。

燕沧澜老实点点头。

“情况如何?”燕沐雪依旧半分笑意。

“从第一局输一子一直到第十局输十子,一共输了五十五子。”堪称惨不忍睹,沈奉言代为回答,他原本想拦着的,却无奈燕沧澜动作太快。熙锦这次大约也是存心教训,不然哪能跟猫逗老鼠似的?

燕沐雪勾唇一笑,了然的样子,望向熙锦离去的方向,道,“沧澜可知,连我都未曾赢过她。”

燕沧澜手中黑子倏然从两指间滑落,清脆悦耳。

29、连我都未曾赢过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