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番外一:珍惜眼前人(十五)

  直至颜语出院,郁谦再也没有见过她——准确来说,是她拒绝与他见面。所以他只有从医生那里打听到她出院的日子,然后在住院部大楼门口守着。

阳光很淡,经过枝叶末梢的梳理,浅浅地在女子身上投下几点光斑。枝繁叶茂花团锦簇的景色里,那穿一袭月牙白的刺绣对襟盘扣连衣裙的女子,淡淡的一抹,竟能入了画,晕了景,痴了人。

郁谦第一次发现她穿素色竟然这么漂亮。

她的步子迈得很小,藕色的缎面布鞋踩在地上,没有一丝多余的声响,她就这么撑着一柄纸伞,轻轻地经过他的身边——擦肩,恍若未曾相识,恍若……不曾相逢。

手腕被扣住,颜语没有回头,轻轻挣脱,没有挣开,索性停步,等着那个现在才知道挽留的人还要说什么。

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向来觉得自己能说会道的郁谦却发现自己语塞了。

手中的挣扎又起,慌乱中脱口而出的话,使得那挣扎一滞,而等他自己反应过来时,却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巴子。

他说:“离婚协议书你什么时候来拿?”

颜语缓缓侧过身来,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他——太阳从云层里露出脸来,光线折射下,郁谦的额上蒙了一层薄薄的汗。而他亦因为紧张,满手心的汗渍。

淡淡的笑自颜语眼底浮现,却带了讽刺的意味:“曾经我那么尽心竭力想要你紧张我,现在却那么轻易地就得到了。曾经我化绕指柔求你爱我,你不要。现在我不干了,你却不罢休了。郁谦啊郁谦,你怎么就偏生得和别人不一样呢?”

郁谦张嘴,好半天才拼凑出一段完整的话:“……事到如今,我不知道说什么才能……或许不管我做什么都挽回不了你,但至少……”

“至少如何?补偿我吗?可是怎么办?我一点都不稀罕。”颜语笑问,笑意却愈发冰凉。郁谦知道,他伤她伤得彻底,这辈子,他大抵都不会再见她笑得如曾经那般——浅浅笑意,盈盈心间了。

颜语再一次消失了,这一次,是彻底消失在郁谦的世界。

郁谦望着空荡荡的家,曾经——这里是他和她的家——不,他根本没把这里当做他们的家,否则,她怎么忍心离开呢……

“B哥!我知道你在家!开门!快开门!别给姐玩文艺你就一屌丝!”

米米宠觉得她身为郁谦的闺蜜,有义务帮他尽快走出情伤阴影。可是等她翘班找上郁谦的时候,才知道他已经和外界失去联系整整一星期了。他把自己关在家里,拉上窗帘关上灯,没有人知道他在黑暗中想什么。

米米宠本就思维活跃想象力出格,所以她岂止是怕他想不开,简直是想到他把自己五马分尸凌迟处死了。

正当六魂无主的米米宠握着手机瑟瑟发抖,半天才想起来找人砸门的时候——门开了。

番外一:珍惜眼前人(十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