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番外一:珍惜眼前人(六)

  “你真想知道?”韶韶故意卖关子,郁谦明了,敲着桌子半眯着眼道:“直接提你的要求吧。”

韶韶双手合十抵着下巴笑得那叫一个狗腿:“还是咱B哥上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要求,就是能否在您老的著作中给咱安排个角色啊?”不等郁谦的白眼飞过来,韶韶继续道,“也不用什么大角色,就随随便便一个有钱人家的女儿,长得很漂亮很多人喜欢,男主角也喜欢,给女主角造成了很大困扰的就成!怎么样,要求够低吧。”

“够了,是够低的。”郁谦咬牙,“名字。”

“颜语。颜色的颜,语言的语——颜语。似乎是个画家,我看见她房里的画具了——这后面的信息算我附赠的,够意思吧,记得给我多安排点戏份哈。”

郁谦自动忽略了韶韶的最后一句话,他反复念着“颜语”两个字,“她住哪间房”——五个字就要脱口而出之际,及时刹车。他有些好笑地问自己,干嘛要问这么多?对她感兴趣吗?是的,他承认是有点,这种类型的女子,他从未接触过——但也仅仅是好奇所引来的兴趣。要问他对她有感觉?答案却是否定的。

晚饭过后,雨便停了,雨水冲刷过的空气里漂浮着一股淡淡的青草香,郁谦闲来无事便站到窗边透气。一抬眼,却看见隔了中庭的对面房间里,颜语正席地而坐练瑜伽。

郁谦有些诧异,听韶韶的描述他以为颜语会是那种很传统的女性,不大接触外来事物,没想到她还会练瑜伽——郁谦忍不住笑,看来他此行最大的收获约莫就是这女子了。

大约是被郁谦盯得久了,颜语有些许的察觉,她微微侧脸——那一瞬仿似隔了万水千山,她淡淡的回眸一瞥中,那临窗而立的如玉男子便如此落入她的眸中。

他在盯着她看,明明是那么斯文有礼的模样,偏偏脸上却挂了一抹不合时宜的笑,那笑的内容她读不懂,但潜意识的,她不喜欢他的这个笑,过于轻佻了,这让她有些恼怒——可是颜语性冷,即便有情绪也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

四目相接,他没有一丝因为唐突被撞破而有的慌窘尴尬反应,反而迎着她清凌凌的目光点了点头,落落大方,干净磊落——看在颜语的眼里,竟觉得他的笑容也和善了许多。

真是个奇怪的男人。

颜语转过眸去,她只是来此作画,并不曾想与谁结识,与谁有交集。

她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生活,习惯了……一个人……

然而半夜的时候,她却发起了烧,大约是开着窗户练瑜伽给冻到了。

她挣扎着起来翻行李箱,却懊恼地发现居然忘记带感冒药了,这么迟了,主人家肯定已经歇下,她不想麻烦别人。

可是古城镇不似都市,夜生活并不繁华,更是找不到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药店,镇上唯一的一家诊所估计也关门了,而医院又远在县里。

也不知道怎么的,她鬼使神差地来到窗边,支起正对着郁谦房间的那扇雕窗——见房间里仍亮着灯,她心下一松,便披着外套打着手电筒叩开了郁谦的房间。

番外一:珍惜眼前人(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