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 94 没事就好

  “叮——”一声,一枚硬币骨碌碌滚到她脚边,米米宠抬头,身前却没有人影,不知道是谁丢的。

竟然被当做无家可归的乞丐了吗?

无家可归……米米宠勾唇,说不尽的苦涩。

她现在可不就是无家可归吗……

伸出手拾起硬币,路灯灯光折射,米米宠看着自己右手无名指今天刚戴上去的钻戒,怔怔发愣——和宣少明一样,结婚后除了过年那阵外就没再戴过的婚戒,而今天她却鬼使神差地拿另了出来,还揣着另外一枚去了公司找宣少明,并当着别的女人的面亲手给他戴上,宣示了主权。

可是现在,那闪耀着刺目光线的钻戒,真是讽刺啊……

吸了吸鼻子,米米宠拦手招来一辆出租车,报了一串地址。

幸好米先生米女士知道米米宠性格迷糊,可能会出现回家却忘记带钥匙的情况,便将家里钥匙托了一份给对门的邻居。

邻居阿姨见米米宠身形憔悴双眼红肿,以为她是因为夫妻吵架所致,便劝道:“世界上没有哪对夫妻不吵架的,但所谓床头吵架床尾和,你也别太伤心,折损了身子就不划算了。”

米米宠只是笑笑没回话。

吵架……这个词从不存在她和宣少明之间。

他是那么好脾气的人,她甚至没见他发过脾气,更何况是跟她吵架。

米米宠一直知道自己是任性的,幼稚的,有时候甚至是蛮不讲理的,但这一切,她身上一切的缺点,他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包容,连个吵架的苗头都没有。

他用他的好脾气,化去了一切锐利的棱角,剩下的只有待她的好。

在今天以前,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虽然她发现宣少明背着她偷偷接女人的电话,语气还那么温柔,但她知道其实他是故意的,故意惹她吃醋。

而她也乐得装傻,有时候夫妻之间难免喜欢玩些在外人看来幼稚的小游戏,这也算是促进夫妻关系的绝佳润滑剂。

可是可是,如果她今天没有去公司,是不是情况会和现在不一样,是不是……她还可以装作很幸福,是不是还可以活在他编制的虚幻的幸福里。

砸了房里的猪猪储蓄罐,用一个个硬币凑够了车费付给在门外等了半天的司机,米米宠拖着沉重的身体一步步迈回家。

宣少明算什么!?她还有米先生米女士,她还有爸爸妈妈,还有B哥,还有馨……

任若馨还是她的馨姐吗……米米宠不敢确定。

阖上门之际,突然射来一阵刺眼的灯光。米米宠下意识地伸手去遮,待灯光散去,面前站着一个人——熨得笔挺的西装有些微的褶皱,显得有些凌乱,原本打得整齐的领带松散吊着,面容泛白,眼底是满满的急切。

此刻的宣少明,是米米宠从未见过的狼狈。

突然就心软了,这样的男人,为她做了那么多,她有什么资格去责怪呢?

可是脑子里立马有另外一道声音响起:对你好又怎么样?他瞒了那么多事,甚至他对你的爱都是虚假的!

哆嗦着手扒住门框才不至于腿软跌倒,米米宠动了动唇想要说什么,却突然被一道黑影拥住。

属于宣少明特有的味道充斥鼻腔,米米宠被他抱着,听他在她耳边低喃,语调轻颤:“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Chapter 94 没事就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