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劳燕分飞

  三日后孙思向我辞行,说是江城的码头建设已经步入正轨,他将要按他父亲的指示,转移去长江中游的某个城市,建一个属于他们家族的造船厂。这事好几年前,他都给我讲起过,按照他爸的规划,建造船厂只是手段,借此圈地才是目的。

孙思的这次转移比较彻底,属于举家转移,关于孙浩,他说就这学期结束,就跟着一起转学了。

孙思将离我远去了!离别的滋味就这么突然降临,是这么不期而至。这个曾经非常渴望摆脱的人,我曾一度以他不在我眼前出现为幸,可事到临头,竟是如此地凄怆,如此地悲凉失落。我仔细分析了自己失落的原因,得出结论为:梁阿满只占很小的比重。实在是,对这个人,那感情实在太复杂了!亲情欤?友情欤?爱情欤?似乎啥都没对。又似乎三者都有。

孙思当然没有我这么细致的心思,但他的表象上,也是伤感凄怆得厉害,神情黯然怃然,声音哽咽,为了不至于落泪,整个告别过程中,他好几次很长时间都不眨眼。

当他握着我的手,邀我带着文若、带着老傅、杨柳,随他顺流而下时,我俩当时那神情,让我想起了《孔雀东南飞》里面那句‘举手长牢牢,二情同依依。’

为了不至于影响孙思的决定,关于南山遇到梁阿满的事情,我没有告诉于他。我把赵若怀生病住院的事告诉了他。说在强大的命运和身体健康面前,感情二字太奢侈了,我已不敢奢谈。说我们都不再年轻,早过了追逐男女感情的年龄,现在剩下的,就是家庭、孩子、过日子。并劝勉孙思保重身体,善待袁英,妥善教育孙浩。

孙思也就不再争辩什么,说:“心仪,我现在正处于各方面全面投入阶段,我拿不出余钱来。但你记住:你是我的合伙人!这事永远有效!我俩之间所有的账,我都记在心里。你还需记住的是:保持电话联系!有困难找我!任何情况下,孙思不会对你不管不顾。”

“孙思,回想起来,你的前半生,过得真不怎么幸福。如果,你实在觉得袁英没有共同语言,不对你的路,想办法在外面认识的女人中,为自己找一个谈得来的人吧!不过千万要谨慎,注意一下对方的素质。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你过得好!希望你能幸福!其实对于你,我一直是心怀歉疚的。”这话说得好艰难,虽然我竭尽全力想让自己镇定,想把话说得正常一点,但是话到后来,还是免不了哽咽和怃然。

“心仪,你是关心我的!你心里是有我的……”

“走吧!走了!一直前走!千万别回头!”

然后我看着孙思远去,好想再叮嘱些什么。孙思走出一段,为避免他回头看到我再起事端,我果断转身,于是两人背向而行,但是走出几步,还是被他追了上来。他说:“心仪,让我再抱抱你!我说话算话,真的就是抱抱。”

我默许了他的要求,在如血的残阳里,在南滨路杨柳依依、微风拂面的氛围中,我们相拥在一起。孙思落泪了,我也落泪了,但谁都不肯承认,最后都在对方背上擦干了眼泪,再直面对方时,孙思说:“心仪,你还恨我吗?为当年欺负你的事……”

这问题怎么回答?只好耍赖了。

“你问我,我问谁呀,我有……真正恨过你吗?”我玩笑着贫嘴。

孙思从包里拿出一把钥匙,说:“心仪,还记得那年从江城上来之初,我给你和文若租的那房子吗?就是在那房子里,我欺负了你。我一直认为,你把那里当成了伤心地,所以刚才犹豫了好久,都没敢说出来。可是我,我把那里当作我的家,当作我这辈子最值得珍惜的地方。那房几年前都被我买下了,自从你和文若搬去江边那别墅后,我就买下来了,以你的名义买的。这几年下来,只要时机允许,我都会去那里坐坐、住住。钥匙现在交给你,有空的时候,单独进去坐坐吧!顺便想想从前,千万别忘了孙思这个人。心仪,你一定要好好的!”

“你也是!一定要好好的!”

第二个辞行的人是柳咏,他到学校听了我两节课,然后就在学校花园的石凳上,我俩坐了一会儿。他说:“我早已知道自己不配,也知道应该避嫌,但我想来想去,还是希望能有一个单独告别的机会。此时此刻,我坐在你对面,你能不能不当我是你的小叔子?能不能就当这是当年咱们师大的校园?就当眼前的柳咏是当年师大校园里那个柳咏?”

“柳咏在我心里,一直都有着双重的身份。既是我的小叔子,更是当年师大校园中的柳咏,潜意识里,我不止一次地问过自己,得出结论为:后一种身份占的比重更大。”

现场静默两分钟后,柳咏哽咽着说:“谢谢!相信我!我会振作的!这个世道,无钱无势,你就什么也不是。为了马蜂、魏无忌他们口中那话语权,我会发愤的!”

“回蓉城做什么,想好了没有?”

“我妈在安排。再说吧!这个社会,没有关系就寸步难行。咱们家所有的关系网,都是在蓉城的,虽然是父母都退下来了,但毕竟还有那么一些好几辈人积累起来的盘根错节的关系,人群中毕竟还是有那为数极少的不是太势利的人。想来想去,还是回蓉城妥当。我给爸建议过,让他邀请赵若怀一起去蓉城发展,可是赵若怀好像并不愿意。”

“张扬那里,你准备怎么办?”

“到底是年龄大了,家庭又失了势,张扬现在,没以前那么跋扈了。我在里面那段日子,她在外面没少折腾,老老小小的都找过了,可能看来看去,也没看上什么人,还是觉得柳咏好看点吧?我现在没钱没势没地位,她能不嫌弃我,也算够意思了!看儿子份上,凑合吧!”

“爸呢,他也打算回蓉城?”

“他准备在这里守那健身房。有些事情你不知道,他和我妈,早就过不下去了!很长时间都是各过各的,我现在也想明白了,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我当儿子的管不着!他们爱咋咋的吧!”

“凭借张柳两家的老关系,蓉城应该是比这里合适。那就回蓉城好好干吧!少游、黄莺很快也将回蓉城。少游是一个很好的朋友人选,加上螳螂、白灵,没事的时候,几人在一起多聚聚。”

“关于梁阿满,这个人是我永远的伤痛、永远的耻辱。我不想再提她。非常不想再提。但你和赵若怀还要呆在这里,我不得不提提了。林风、魏无忌这两个人,就仿佛是你手中的两张牌,我相信你的智慧,你只要妥善运用,对付她不成问题。还有,这个人虚荣得不可救药,为了撑面子可以不顾一切,你可以合理使用她这一缺点。再有,需要的时候,可以跟我电话联系,柳咏终此一身,愿为你效犬马之劳。”

劳燕分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