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捧伤

  孙思一行,是下午五点到达的,到达时孙思给了我一个电话,我让他回去休整一下,即来火锅店吃晚饭。这时候也不知到了没有,一个电话过去,孙思责备说:“我在楼上呢,我一直看着你,就知道你那些同学!有了同学就忘了我们。还有张先他们呢,一个招呼都不来打打。”我抬头一看,果然在楼上的一个包房里,看到这几人的身影,于是朝他们挥挥手,张先、韩磊等人,也在上面朝我挥手。

鉴于林风特殊的身份以及他对于这事表现出的热情,林风及几个师弟那里,我也说好饭局是从今晚开始了。柳源、老傅的老友,由于多是从蓉城或江城过来,所以也有部分提前一天到达了。

于是当晚的吃饭现场,就非常地无所适从,陪谁不陪谁呢?黄教授、众同学该陪,孙思、林风等人也该陪呀,还有陈家亲戚,柳源、老傅的友人。想来想去,只有打黄教授的旗号了。

黄教授及众同学们,被安排在了那个最大的装修最豪华的包房,林风和孙思相应的人,各占一个包房,柳源、老傅各占一个包房,这样包房的数量就不够了。陈家亲戚包括赵羽、以及从温州赶过来的钱大有,就只能在大厅了。关于这点,陈春梅也是颇有微词。于是这一天我和她的每次见面,都有仇人相见的意味。

都快开饭了,柳源找到了我,说:柳咏不肯去同学们那房间坐,觉得没脸见他们,现在坐在柳源的朋友一起。让我想想办法。我去到同学们的房里,给大家说了一些客套话。然后给螳螂、马蜂把这事说了,螳螂凑近黄教授耳边,说了几句话,然后黄教授站起来,带着螳螂、马蜂,一起请柳咏去了。

出门看见赵若怀,他说:“你记住:今晚千万不得多喝!明天还唱歌呢!”

我说:“你也是!一会儿肯定有人找你喝酒,要知道拒绝!还有,特殊时期,一些听着不顺或是看着不顺的事情,千万别往心里去!”

他说:“先去大厅我们家亲戚那里露露脸,敬敬酒。再去老傅、柳源那两桌敬酒,然后是林风、孙思,然后,你就可以去黄教授那桌长坐了,我知道你主要的心思是在那里。”

走到林风那桌时,林风说:“师姐,我知道你忙。但是像这样打个批发就走,肯定不行。无论如何小坐一会儿。十来分钟,陪我们说说话。”

我当即豪气干云地说:“准了!”

林风说:“师姐,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林风一定全力支持!”

我说:“其他的倒没什么。我和我那同学的事,你是知道的。这人现在具体在哪里,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另外的师弟就说:“师姐,你就放心好了!林风都在这里,能有个啥事呢?除非她不想活了。”

林风说:“师姐,旁边说话!”然后拉我到旁边,赵若怀于是给其他师弟敬酒。

林风说:“师姐,警察方面,要不要我准备点人?”

“为了安全起见,赵若怀倒是请了几个警察朋友,中不中用的,暂时不知道。我本来是想找你帮忙的,就是怕太麻烦你了。还有就是怕你爸妈知道后,会怪罪于我。暂时就这样吧!明天有你在现场,免了我不少后顾之忧,万一有人捣乱,你能做个证人已是大大的帮忙了。”

回到餐桌一个师弟说:“师姐,你进来之前,林风正和我们说起你上次那课……”

上次那课怎么能深说呢?这深说下去,一旦提到秦少游或是黄少游之类的字眼,那又得新增麻烦了。

我接过说:“说到课,我就只得多说两句了。上次我去听了林师弟的两门课,听后感慨了好久……”

林风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很紧张地说:“说呀,师姐,继续说!没事,我乐于接受你的批评。”

其他师弟表情干干的,大约害怕了,不想让我继续了,赵若怀在桌下踩了踩我的脚,大约他也认为不宜对林风进行负面评价。

一个师弟甚至抢先插进了启发引导,他说:“林风的课我们也听过,上得也不错。”

林风说:“听师姐说!师姐,别受他们干扰,畅所欲言!”

我看看大家,缓缓地至诚地说:“林风这么样的一个人,生在那样的家庭里,却选择了这样一个与挣钱毫不沾边的专业,这事已经让我十分感慨了。等到听了他的课,感慨又只能升级了。太认真了!上得太好了!超出了我的想像。我后来想:今时今世,在所有官二代群体中,林风以他高洁的品性,以他爱岗敬业的职业态度、职业精神,以他小小年级对教学工作的娴熟驾驭——卓然独立!卓尔不群!说实话,现世还有这样的一个人,让我再次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无穷魅力,感受到人文素养对一个人人格形成的重要性。林风的身上,直接展现的是汉语言文学这个专业的光辉,我为这个专业感到自豪。来,为我们大家能够有幸认识这样的林风干杯!”

林风的神情发生着系列的变化,由紧张、放松、心花怒放,转到后来的感动、感慨、感伤。完毕后,他严肃着,感动着,端着面前的酒,一饮而尽。

退出时,我叮嘱师弟们说,为了晚上以及明天的精彩,千万不得喝醉!

赵若怀在林风与孙思两包房中间的过道上站定了,问我说:“你嘴上说着不喝醉,这样一番话夸奖下来,他能不喝醉吗?”又说:“这事我有没有跟你说过?男人,尤其是对你有好感的男人,不能这么夸奖的!这样夸奖是会有问题的!”

“放心吧!没问题!在我眼中,他不是男人,他是男孩!”

“那是你的看法,不代表他的看法。他真有那么优秀?课真上得那么好?”

“真很优秀!当然了,适当的夸张是要允许的嘛!得了赞同,是促其前进的!我希望林风在我的激励下,更加爱岗敬业,更加品性高洁。这样一来,我和他之间本来就不存在的问题,就更没问题了。”

“那你怎么不激励激励我?我都多久没收到你的夸奖了。如今的赵若怀在你眼里,是不是一点优势都没有了?”

我凑近他的耳边,神秘地说:“我夸奖他,是为了让他止于君子之交,让他顶着那个品行高洁的称号,对我不存非分之想,难道你也需要那个君子称号吗?”

他说:“黄少游那里,你不一直都采用这种方式,称赞他为君子吗?事实证明这有用吗?”

“有用没用的,当然我自己才知道,你非要先入为主地咬着牙说没用,我有什么办法?”

“那孙思呢,你以前以称他为大侠的方式,为自己避险,结果呢?”

“我那方式本来挺好的,现在我都认为挺管用的!后来是因为情况变了,在渝都和你重逢了,而且重逢当日,你身边相继出现了两个女人。孙思由此认为,我对你的忠是愚忠。”

“说不过你。说来说去都是你有理。”赵若怀嘴虽这样说,但神情里不无兴奋。

捧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