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魏无忌的另一面

  这一体检,那叫一个全面!那是该检查不该检查的都检查了。赵若怀在医院找了熟人,体检伊始,他吩咐我过道上坐着,他自己和医生关起房来,窃窃私语了一半天。几天之后,所有的报告都出来了,结果显示:一切正常!

打那以后,他就开始不定时地旁敲侧击地问我话了,比如那天在琴行和孙思都说些啥呢,又比如那天同学会,为什么那么长时间呢,为什么他到了现场,气氛突然就别扭了呢,再比如我那避孕环是啥时候上去的。

当然了,这些问题都不能如实回答。只能是做技术处理。必须有一定的可信度。但同时,肯定不能就是真相。

孙思不再频繁地打电话了,也不再提让我去管理企业、去公司开会的事情,近两月的时间里,他只给我打过两次电话,发过一次短信,短信是他去我家喝酒后第二天发的,他说:心仪,以后我留在渝都的时间,会越来越少。自己保重身体!有事打我电话!你记住,只有你好好的,我和赵若怀才能相安无事。我也给他回了一个短信:少喝酒,少打牌,多回家,生意上多用点心。孙浩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

少游那里,电话突然就没了,他不主动给我打电话,我呢,碍于黄莺的原因,也觉得不方便给他打电话,有时经过他的珠宝行,短暂的驻足后,又转念一想:省点事!还是不进去吧,免去事后黄莺、赵若怀两处交待。

螳螂那里,开始频繁电话催债了,螳螂打过几次电话,出语倒很婉约,但最终都落脚到一个目的——要钱。到了后来,他老婆干脆直接出面了,直接拨我电话,语气很强硬,完全撕破脸的架式。

我到售楼部询问了房屋销售情况,又到财务那里,想给螳螂老婆筹钱。财务告诉我,这个月售楼部的销售收入,前两天刚被魏总支走了,魏总支走了一百万,而且魏总还打了招呼,这个月还得再给他准备一百万。

我找到布谷,问他说:“你那支走的一百万,是不是给了螳螂了?这两口子怎么回事,钱都已经给他们了,螳螂老婆还见天打电话问我要钱。”

布谷说:“螳螂老婆的事情,不是你在解决吗?我给她钱干什么?我为什么要给她钱?”

“你在财务支走一百万,不是……”

“怎么,我自己有事,不可以先用点钱呀?”布谷打断我,竟然如此反问,那神情,似乎不够意思的倒是我!好你个魏无忌,这是合伙生意!你自己擅自支钱,竟然不和我商量,这也就罢了,螳螂老婆的事情,不是咱俩共同的事吗?你什么态度?但这些话,显然都不能说出来,只能止于心理活动。

我微笑说:“咱们这就是小打小闹,总共就七十来套房子,这每个月,也就能够售出几套,这段时间,是螳螂老婆催得急了,所以我见天到售楼部鞭策,这才销售得好一点,可是你这,一下就支走一百万,全拿走了!还告诉财务说,还得给你准备一百万。我说信陵君,咱俩这合伙生意,决算结果现在都没法出来,到时每人能不能分到二百万都难说。”

这话把布谷给惹恼了。他冷笑,恼怒地说:“这个你放心!我心里有数!你是怕我把属于你的钱支走啦?就算真是这样,你至于这样跟我说话吗?我已经说过了,我现在有事,就当我占用你点资金,怎么啦?我这点面子没有?”

妈妈的,这哪儿跟哪儿?谁没有事?我还有事呢!

心里这么想,但嘴上说的是:“那螳螂老婆那里,怎么办?”

布谷摊摊手,说:“找你家赵若怀呀,你们那么恩爱,这点事会打不到商量?”

这就更岂有此理了!我俩的合伙生意,凭啥找我家赵若怀?你忙着把公司的收入弄到自己包里,轮到公司支出的时候,就找我家赵若怀啦?

“哦,也是的,就一点火锅店,能挣几个钱?对了,你不说赵若怀妹妹,挺有钱吗?你找她想办法呀!”这话从布谷嘴里出来,实在是意想不到啊!我才发现布谷那神情和语气,陌生得厉害,甚至那笑容,都透着阴冷。

这个魏无忌!当初耍手段,变四人合伙为二人合伙、让少游和螳螂中途退股的人是他,说合伙生意还得由我和他二人继续、而且不得让其他任何人知晓的人也是他,现在具体问题来了,他竟然是这态度!

再过得两天,他又拿腔拿调地对我说:“你要实在筹不到那么多钱,倒是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他迟疑一下,缓缓地面无表情地说:“撕破脸算了!”

“撕破脸?啥意思?不懂!”我狠狠地摇头。

“学习梁阿满!投资有风险呀!咱班那些投资到梁阿满那里的同学,不就退个本钱吗?还有血本无归的。少游和螳螂,每人投资也就九十五万,咱们比梁阿满大方点,退他们每人一百万算了。”

妈妈的,我可真是看走了眼,原来他这么好胃口!少游、螳螂,这么好的同学,曾经的四公子组合,他竟然这么对他们!

见我沉默着,他以为我心动了,继续鼓动:“说到底!少游、螳螂他们,也不缺那几个钱,就当当初他们借了点钱给你。就他们对你那感情,借点钱算啥?”

“撕破脸,谁去撕?你亲自去撕吗?”我问。

“怎么会是我呢?我再重申一遍!我是和他们一道,早就退了伙的!这一点你必须牢记!”他愠怒说。

这下我也怒了,从公司擅自支钱的时候,你就是魏总!你是合伙生意一号人物!麻烦事情来了,你就和他们一道,早就退了伙!我还得给你承担保密义务。姓魏的,你是吃定我了!你认定我拉不下脸来,会给你面子,无条件给你面子,对不对?

但很快,头脑里另一种声音响起:没办法,他是魏无忌呀!在江城的时候,在怀着傅文若的艰苦岁月里,是他陪我走过了关键性的两月。得了,看在江城的份上,看在曾经的同学情份上,我忍!

魏无忌仔细观察着我的神情,这会儿又在脸上堆起了笑容:“这事只能是你出面,才能解决。你跟他们亲嘛!他们是你的追随者,不会跟你计较的!”

“魏处,既然是由我出面。那我就表个态吧!当初在南泉那散伙会议,八人参加的散伙会议,明确约定是:少游、螳螂要么每人七百平米房子,要么每人现金一百五十万。这承诺必须兑现!一分都不能少!傅心仪绝不做那欺骗朋友、自食其言的事情!”

“你看看你这态度!我这不是为你分忧解难吗?为你分忧解难也有错?那行!要兑现你就兑现呗!”

魏无忌的另一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