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玄妙的传家宝

  回渝都的当晚,柳源就来了,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玩具和零食,另有一瓶五粮液,说是好几天没见着文若,好几天没和老傅喝酒,非常不习惯。但柳源之意,显然并不在酒,表现为喝酒过程中,他并不投入,屡屡心不在焉。

待我和赵若怀相继放下碗筷,他也就图穷匕见了。迅即结束了喝酒,说:“赵若怀、傅心仪,书房里说话!”

到了书房,柳源掏出了一个通体白色光泽四射的动物模型,似鹿非鹿,纵然是在书房明亮的灯光下,也透着几许神秘。半分钟的迷惑后,我明白,这就是柳源那传说中的玉麒麟了。

因为关涉到柳家的传家宝,自我把本我最初那点原始的好奇心都打压下去了,放弃了伸手摸一摸的念头。赵若怀也一样,对柳家这个传家宝,他表现出视而不见、不屑一顾的淡漠。

传家宝遭遇如此冷遇,柳源多少有些不堪,他自去拿起那个玉麒麟,看了看他的淡漠的不为宝动的大儿子,迟疑说:“我知道你们不相信这些。可是,这些年的很多事……”柳源的声音里,竟然有一丝胆怯——对赵若怀的态度的胆怯,这让我心下不忍,于是鼓励说:“爸,有啥话你说就是,没关系的。”

柳源说:“我总觉得这玉麒麟里别有秘密……最近老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经常梦见在寒烟山庄的地窖里……”

赵若怀皱眉说:“这些年发生的事情,你要从吴家平和柳咏这两个人本身找原因,这两人的性格……”

我用神情制止了赵若怀,说:“赵若怀,听爸说!”

柳源的神情里有挫败,也有受伤,他迟疑了一下,把视线对准了我,把玉麒麟递给了我,说:“你给看看!”

我只好伸手接过那细腻、温润的东西,拿到胸前,凑近眼睛,起初,没什么大的感觉,一个半透明的物件,呈油脂光泽,几条纵横交错的星光,这能看出个啥?我又拿近了一些,直至和脖子上那——这么多年一直挂着的——赵若怀外婆送给我的吊坠发生了撞击,然后异彩出现了,五彩的四散的炫目的光,开始直击眼球,与此同时,我的脑袋也昏昏沉沉起来,隐隐约约中,眼前竟似出现了图案,起初微弱,渐渐明晰,到后来,竟然立体起来,生动起来,有看三维立体图片一样的感觉,一条比较狭窄的通道,两壁以及后面都比较黑,但是正前方,又似乎有黄光闪现,金灿灿的!非常耀眼!我被那黄光吸引,正朝前面努力地眺望,却见左面的一道暗壁上,有一人正努力向上攀爬,又似乎在寻找什么,脑里立时闪过一念:这里是寒烟山庄山洞里的——柳源所创那幽州台!不能让人涉足的!于是大喊:“你是谁?谁让你来的?”那人回头,竟然是柳咏!他面无表情地说:“是梁阿满把我推下来的!我已经在此多时,我是来找我爸留下的东西。”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脚,险些跌倒,我看看地上,这才发现,地上一点都不平坦,坑坑洼洼的。不知怎么的,周围突然就阴森可怖起来,寒气袭人。我大声喊:“柳咏,这里不好玩,跟我回去吧!”

然后就更恍惚了,似乎带着柳咏,在那个通道里跑呀跑,跌跌撞撞的、又似乎柳咏是在一个坑里,我拼命把他往上拉。再后来,我又拉着他,在一片梅林里穿梭起来。再然后,就看见了赵若怀,他两眼紧盯着我,在前方含恨而立。我正要张嘴解释,有人在旁边拍打、呼唤着我,竟然是赵若怀!再看看四周,根本不是寒烟山庄的梅园!分明是在我家书房。我下意识揉了揉眼,迷迷糊糊地说:“赵若怀,你刚才不是在梅园的吗?”

赵若怀一脸的惊骇,他紧紧搂住我,问:“刚才你看到些什么?”

我正要张嘴,忽然发现刚才的场景太诡异了!似乎不该为外人道,可能会吓着他们。我佯装努力地想了想,却是啥也想不起来的样子,摇摇头,茫然说:“想不起来了。刚才头有点昏,不知怎么就睡了,现在没事了。对了,柳源好像来了家的,已经走了吗?”

赵若怀说:“不行!明天必须去医院体检!”

“柳源呢?”我再问。

赵若怀说:“回医院去了!吴家平打电话,说柳咏醒了。”

“什么?”我惊问着,惊喜着,豁地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与此同时,心底却升腾起一股莫名的凉意,也或者不是什么凉意,就是非常玄妙的感觉,怎么会这么巧?

联想起梦中情景,不由自主就是一个激灵。赵若怀那抱紧我的手,分明又加了两分力,仿佛给我力量似的,又仿佛要抓紧我,怕稍不留神,就丢了我似的。他看着我的眼睛,小心翼翼地问:“心仪,你仔细想想:到底看到些什么?别怕!有我呢!有我!”那神情让我好生慰藉,联想到梦中情景,我再次情不自禁地颤抖了,这次是我害怕失去他。

我还是不想说什么。他又说:“你念着柳咏的名字,然后……吴家平电话就响了!”

怎么会这样?这下我更骇异了。这么说,柳咏真是我给唤回来的,我给拉回来的?看看赵若怀一脸的期待,我说:“开始的时候,似乎是看见的画面,后来的情景,回想起来,又明显是在梦中了,‘庄生晓梦迷蝴蝶’大约就是这种感觉,我说不清楚,迷糊了,到底是庄周化蝴蝶,还是蝴蝶化庄周。”

“那你看见些什么?又梦见些什么?”

看赵若怀的神情,不交代点什么,似乎是过不了关的,我于是说:“梦见,柳咏在一个坑里,又好像就是寒烟山庄的山洞,我拼命把他往上拉!”赵若怀一个颤栗,我果断住了嘴。

“就这样啦?你刚才说我在梅园,又怎么回事?”

“梦嘛,乱七八糟的,东一下西一下的,先是从坑里往上拉,一会儿又是我拉着柳咏在梅园跑呀跑,结果你在前方怒目相向,我正要解释,就醒了!对了,刚才我睡过去的事情,杨柳、老傅不知道的吧?不能让他们知道!”

“柳源自己出去的。我让他传话给他们,说我俩谈事!没让他们进来。”赵若怀这样回应着,仍旧一脸的惶惑,一脸的思索。我摸摸他的脸,劝他说:“唉呀,没事!可能反射的那光,太炫目了!头有点昏……”

“现在呢,还头昏吗?”我连忙摇头,他又问:“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好好感觉一下!”我再摇头,他看着我的眼睛,恳求说:“心仪,忘了刚才的事!不要对任何人讲!包括柳源、柳咏。让它成为咱俩之间永远的秘密!”

我点头,问:“那玉麒麟呢?”

“柳源拿走了!别再提了!我已经勒令柳源,不准他再拿那东西到我们面前。他是他,我是我,他柳家的事,与我无关!心仪,我就想和你,和文若,我们一家三口,好好过日子!这感觉,就现在、此时,比任何时候都强烈,你能理解吗?”

玄妙的传家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