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重逢亦或无奈

  “你怎么找到我的?”伯远疑惑地问。

“呜呜,终于找到你了,十几年了,我终于把你找到了。后来你怎么失去联系了呢?我打电话到部队可是线的那头成了传真信号,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梦里寻找一个叫杭州笕桥的地方,寻找那个83团4中队,可是梦境那么模糊总是找不到你。然后我就开始用网络找,这么多年从没中断过,我好激动呀竟然真的找到你了,这已经成我一个没信心完成的愿望了。”文雪恨不得把十几年来的委屈一股脑倒出来。

“你有心了,后来联系不到了。”伯远的话有点少,让文雪隐隐感觉到了点什么。但她相信伯远也是这样不曾把自己忘记的。记得当年回到老家后,伯远总是一封一封地给自己写信,写的很多。他应该不怎么方便吧,也许……,是啊,那么多年过去了,彼此应该都有家庭了,自己不也早已经为人妻母了吗。我们必须得回到现实了,能够再次相遇已经是上天无限恩宠。

“你嫂子也在边上呢。”伯远的这句回答了她的问题,

“516821624刘志铭的号。”

“不是吧?让我打电话给他?哈哈要是我突然冒出来那家伙肯定会心脏休克的啊。”文雪一时没反应过来。

伯远苦笑:“是他的QQ号。”

“哦。”文雪试着加了一下“对方要自己回答问题,郁闷了。”

“我前阵把手机丢了没他号了,他也在杭州呢,等看到他我联系他。”伯远轻笑。

文雪简短打了几声招呼便开口说工作了,因为感觉他也挺忙的,不方便多打扰。

其实文雪已经没有心思工作了,打开QQ面板进入伯远空间,看着他的相册一大堆国画以及他画画的身影。这就是他现在的工作吧?看起来生活的不错,还有嫂子与两小子的身影,一儿一女啊,真幸福。

不知道志铭现在生活的怎么样呢?文雪查找刚才的QQ号进了志铭空间,首先进入眼帘的是一张免冠照片,跟当年的模样一点没变。看他的说说貌似很久没更新了,最后一次是今年的6月份,距离现在已经半年多了。字里行间透露着沉重,看起来心情不怎么样啊。文雪在留言板轻轻打下几行字:

我是小雪,看到请联系我。

十几年没见了,志铭你还好吗?希望看到的是一个依旧阳光灿烂的你。

起身去煮了杯咖啡,听着justonelastdance,文雪在A4纸上写道:

世界末日前10天,我及时出现。再回首,我们都已不再青涩。

“李同学,出来。”

李媛的头像亮了起来“怎么了傅同学?”

“我真的找到他们了。”

“真的呀?恭喜哈。然后呢?”李媛的恭喜带着很奸的笑脸。

文雪有点沉默。

“可是,为什么现在的我们打字都带着无力。明明有好多话要说的,打出来的却全是空格键。”工作吧,文雪将自己投入了繁忙的工作当中。

以后的几天,文雪和伯远话题变的轻松起来,没有第一天那么拘束了。而志铭一直没有出现,在与伯远的对话中听说他生了个女儿。

此时文雪在对话框上正打着字,打了删掉,然后又打了又删掉。很矛盾。终于狠狠心带着笑脸发送了出去:

“远哥啊,如果当年你稍稍的表达下,也许今天就不是嫂子而是我了。”

伯远笑了:“为什么不是你稍稍表达下呢?那时候我并不出色。”

哪有让女生出口的真笨,文雪嘟囔着。

“而且那时候你和志铭在谈啊,我不能插一脚吧。”伯远也是很无奈。

“我和志铭早分了。”文雪看着伯远的QQ签名——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关掉QQ,电脑里还在单曲循环播放着任贤齐的《很受伤》不自禁思绪飘往远方……

第二章:重逢亦或无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