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00.父与子(1)

  夏威夷度假之后,大家一起回了躺香港,恰好,江小涵也在婆婆家,于是,邀请天涯和自己的母亲去家中小叙,吃了顿午饭,就回来了,下午,飞回Y城。

正月二十一,正好是周日,颜楷早上醒来,发现天涯不见了,喊了两声,没人应,立即下床,光着脚,跑了出去。

婴儿房里只有双胞胎和小燕小婉,她们也不知道天涯去了哪里。

“就没有一个人发现天涯出去吗?”

“没有啊,少爷,找天涯姐,有事情吗?”

“没,没有,算了。”

他出去,带上了门,又连忙跑到楼下,见人就问,有没有看见天涯,都说没有看见,他更着急了,跑到电话旁,给她打了电话。

无人接听。

再拨,依然是无人接听。

颜楷呆住在沙发上,昨晚,她说,明天将是奇特的一天,难道,她玩失踪,就是她说的奇特吗?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所以,才不告而别?

颜楷不敢想象下去,他的确背着她做了不少见不得人的事情,但,也都是为了她做的,她真的走了吗?去了哪里?

他猛地站了起来,等不下去了,必须要立即找到她,于是,立即跑回房间,飞快地换了衣服,穿了鞋子,就快步走了出去,直奔楼梯。

“哎呀,你干嘛,怎么走路的啊,都不看的啊……”

颜楷一愣,天涯?

她被他撞到差点掉下楼梯,幸好眼疾手快,抓住了扶手。

“真的是你?我没有看错吗?”

颜楷惊喜,一步跨下来,抱住了天涯,把她吓得一愣一愣的,“干嘛啊?你这是?”

“你去了哪里?”

“后院啊。”

“为什么去后院啊?”

“和江婶把后院的东西整理下,我们要搬到那边了。”

颜楷再次愣住,“为什么?”

“双胞胎夜里总是闹人,爷爷奶奶年纪大了,本来睡眠就浅,小孩子一哭,声音又大,根本是没法睡啊,再说了,今天不是你生日嘛,到后院,我给你过生日吧,就我们两个人。”

“呃!”颜楷顿时眉开眼笑,“你怎么知道?”

“我又不是笨蛋,老公,生日快乐!”

“嗯,不快乐,我三十岁啦,老了……”

“风华正茂呢,多好的年龄啊,好啦,我要忙了,你要去哪里?”

“不去那里,”颜楷嘿嘿一笑,“回去,我和你一去收拾东西!”

*

三月的一天,香港的姑奶奶家打来电话,说,陈然,也就是颜皙,出警的时候,失手打死了人质,被告上法庭,全家人都在着急。

颜楷听罢,淡淡地说了一句,“没事,他不是故意的,依照香港的法律,属于过失杀人,情节比较轻,3年以内,要他不要胡来。”

后来,果真如颜楷所料,只判了两年,然而,在送到监狱的途中,陈然居然伤了押送他的警察,逃跑了,至今下落不明。

天涯觉得,这不是陈然的性格,他属于那种很理智的人,而且,依照颜楷先前说的,陈然是枪王,不可能,或者是极少可能会打死人质,若说打伤,比较靠谱,想到此,她连忙问颜楷,“颜皙不可能这么做的,除非……”

颜楷望着她,笑说,“除非后面的就不要讲了,你是刑侦片看多了吧,傻丫头,”伸手拉了她过来,坐在他腿上,“我们想到一起了,颜皙不可能为了这两年毁了一生的,当然,只能我们私下里讲讲,对外,绝口不提,而且,从此,不要再提。”

“我知道,放心吧,没有那么傻。好了,老公,我们谈谈其他的事情吧。”

“准奏。”

“下周一起,我要去工作……”

“只能是和我同一个工作地点。”

“我马上要写实习论文了,还有实习报告。”

“给你时间,上班时间,你可以搜集材料,但,记住,详略得当,不然,我这边就过不了。还有事情吗?”

“暂时没有啦。”

“OK,暂时没有啦,那我们就睡觉……”

“还有还有,我下午刚知道的,是小涵的……”

颜楷略略沉了个脸色,嘴上却还是笑着,说,“继续。”

“小涵说,她怀孕了,一个月啦。”

“那不挺好的嘛,她为什么告诉你这些?”

“因为她开心啊,我们是朋友,当然告诉我。”

“你和江小涵只有主仆关系,或者是那边的合作关系,没有朋友关系。”

“不,谁稀罕你说的主仆关系啊,我们是平等的。”

“总之,老婆,你还年轻,看不透的东西,太多了,不要以为,每个人都可以拿来当朋友,防人之心不可无,否则,伤害的,肯定是自己,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肝胆相照。”

“这个我知道,我只会对那些真心待我好的人友善。”

“嗯,好,这话我爱听。”

*

后来,天涯去了颜氏工作,隶属企划部。

国庆节的时候,王茝涵和邹若兰大婚,胡杨如愿以偿,再次做了伴郎。

这时,陈俊的儿子陈诺已经会说几个简单的词语啦,颜楷抱着他的时候,让他喊“爸爸”,他也不畏惧,张口就喊,有时还会亲颜楷。

胡杨说,陈诺见岳父比见自己爹都亲啊,这么小都知道讨好岳父开心,强悍的,这样的都是牛人,所以,在娘胎里就有姑娘等着啦。

农历十一月,江小涵产女,天涯给取名叫韩枷椤,征求过杨一意见,她说,这个名字,注定为她而取。

天涯告诉颜楷说,枷椤将来给颜行当媳妇,这样,两孩子都有归宿了,顿觉压力小了很多。

颜楷笑着,卷起报纸,朝她头上轻轻地敲了两下。

*

幸福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来不及品味。

一眨眼,两年,又过去了。

双胞胎都三岁了。

大双胞胎都读初三上学期啦,十四岁的美少年。

两年里,杨一和施俊岩结婚,还生下儿子施恩。

汪念念和李方卓也结婚了,生下一子,取名李念儿,也就是李方卓和汪念念的儿子的意思,简单好记。

王茝涵和邹若兰也是儿子,取名王烨。

甚至最晚确定关系的徐悠骅和施俊天,也于今年初生了儿子,取名徐子骏。

这些孩子,都是10后。

胡杨说,男女比例严重失调,陈俊真有先见之明,早和颜楷定了娃娃亲,不然,看看,下面的,00后啊,10后啊,还有80后,全都虎视眈眈地盯着至阳,竞争激烈啊,陈诺,可好好看着你媳妇儿,不然,就是别人媳妇啦。

天涯身边的人,大多都结婚生子,或者有了恋人,唯一人除非,那就是楚西文,至今孓然一人,他现在掌管楚家半壁江山,为人是越来越低调了。

这几年,楚西文和颜楷往来倒是多了,也常带双胞胎和大双胞胎出去玩。

以至于,至阳多次告诉颜楷说,“爸爸,西文哥哥好帅哦,我长大了,要给他做媳妇。”

“叫叔叔,”颜楷沉着脸,“不能喊哥哥。”

“嗯,不,就是西文哥哥。”

不论强调多少遍,总是没用的,至阳对着楚西文,只喊“西文哥哥”,而颜行,是乖乖地喊叔叔的。

*

“老公,快看报纸,颜皙,”天涯拿着今天的早报,激动不已,指给颜楷看,“快看,他现在竟然是亚洲最大黑社会帮派的老大,昨晚迎娶了香港的瑞乔羽,关键是,这瑞小姐的父亲是颜皙当年的上司啊。敢在老虎嘴上拔毛……”

100.父与子(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