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5)那要看你是否赢的了我

  颜楷伸手一看,左手都给她咬出了血,他紧锁眉头,忍痛追了过去,径直跑到门后,堵着了门。

“晋天涯,若不是你今天咬我,我都不知道自己的肉原来还这么细嫩。”

天涯是又怒又怕,悄悄往后退去,“你想怎样?”

“你说呢?你咬了我,自然要给我补偿的,不要求多,”颜楷贼贼地笑,眼睛亦是如黑夜里狼眼一般,泛着淡淡的绿光,“陪我睡觉,我就原谅你,不然的话,你知道我的厉害。”

“颜楷,你不要逼我。”

“我没有逼你啊。”

”你,你不守承诺......“

“承诺,能当饭吃吗?再说了,你也知道,我已经恶名远扬了不是吗?”颜楷向前走了一步,天涯立即后退,于是他也就步步紧逼,“所以,今天,你是陪我也陪,不陪也得陪。”

“你不要逼我,颜楷,难道你非得逼我死吗?”眼见颜楷靠近,天涯一扭头就往阳台跑过去,趴到栏杆上,就朝下跳去。

“天涯,”颜楷是大惊失色,什么也不管了,扑过去抱着了她,他只是故意吓她一下,若是不从,也就罢了,若是从了,那就是万幸了,却没有想到她性子这么烈,竟然以死相抗。

“你放开我?”天涯不停地挣扎,颜楷就是不放她。

“那你要答应我,不再寻死才好。”

“除非你答应我不再逼我。”

“好,也罢,我发誓我不再逼你了。”

“那你为什么还不放开我?”

“好吧,”颜楷想了想,放开了她,她立即朝门口跑去。

“站住。”

天涯立即站住,心里害怕,眼睛就悄悄地扫向颜楷,不知道他又想出了什么整人的法子。

“你若是这样出去让众人观赏,还不如让我一个人细细欣赏。”

天涯一愣,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她的衣服被颜楷撕破了,顿时红了脸,立即用手护着,“那你还不快出去,我要换衣服。”

“也罢,我是无福消受了。”

颜楷无奈地摇摇头,可怜巴巴地说,“我还是先去包扎下我可怜的手吧,啊,好痛。”

天涯不理会他,他很快出去了,关上门,却是笑说,“看着,晋天涯,你早晚是我的,不要以为你还了钱,就没事了,不可能。凡是我颜楷要定的,就一定一定要拿到手,不管是物品还是美人。”

***

颜嫣现在看到天涯,就是冷哼一声,脸一扭,却是不对她讲话,或者就是耍小姐脾气,百般刁难她。然而,她也毕竟是个6岁的孩子,晋天涯也并非受气包子,对付她,自然不在话下,你不理我,我也不稀罕理你,你对我发脾气,我走远点,躲开就是,如果躲不开,那还是朝你爹身后一站,你也就自然乖巧了,谁怕谁啊?你是大小姐,哼,我也是晋家的大小姐。

江小涵倒是大方,还和平时一样待天涯,不卑不亢,举止有度,讲话得体,却让天涯很是佩服她的气度。

祖母寿辰后的第四天,祖父母一起离开Y城,去实现年轻时候环游世界的梦想,而这个家,名义上完全由颜楷和天涯做主,实际上,大权却是攥在颜楷的心中。

“今后,我只有事事小心了,这里,再也没有一个可以管得住颜楷的人。”

天涯想了想,或许,还是学校最安全,于是,就向颜楷提出回学校上课,却被他以伤势没有好为由,拒绝了。甚至他还说,若是天涯左手能够提笔写字,她就放她去学校,他自己是左撇子,也知道天涯左手不会写字,这么说,也只是故意刁难她罢了。

天涯低着头,闷不着声,表示办不到,这边,颜楷嗨皮了,眉毛立即舒展开,眼中含笑,又是那么带着狼眼绿光的贼贼的笑,反正,只要是他得意洋洋的笑,天涯一般都默认为眼睛冒着绿光。颜楷故意轻轻地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这才说,“这件小事,你都办不到,你还指望怎样在学校上课做作业的?所以,夫人啊,收了你那颗虚伪上进好学的心吧,还是乖乖在家做你的少奶奶,享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荣华富贵,不是更清闲吗?”

“是很清闲,”天涯紧锁双眉,她越是眉头皱的紧,颜楷心中就是越得意,“然而我就是没那享福的命,就是喜欢忙碌,所以,”她看看颜楷,心里却是在笑的,而他还在自我感觉良好,“颜楷,我接受你的挑战。”

“你?”颜楷扑哧笑出声来,甚是嚣张、放肆,“我没有听错吧。”

“你没有听错。但是,如果我办到了,你要遵守自己的诺言。”

“哼,好,”颜楷不屑一顾,就凭你,还能办到,“那要看你是否赢的了我。”

“什么规则?”

“每人一篇文章,规定时间内,谁先抄完的,谁就是赢家,而那个输的,要答应赢的一个要求,不论任何要求。”

“好,取纸笔来。”

“OK,OK,小涵。”

江小涵立即敲门进来,毕恭毕敬,“有什么吩咐?”

“拿两副纸笔来,还有,今天的报纸取两份过来。”

“好的。”

江小涵很快拿了报纸和纸笔,送到颜楷房间的桌子上,她就出去等候了。

颜楷和晋天涯坐在桌子两边对峙,颜楷觉得这种感觉就像是在和对手谈判,只不过,这个对手,嫩了那么一点,他还有些看不起,于是,就边哼着歌,边拿着报纸找文章,对于这次的小谈判,小比赛是成竹在胸,找了很久,终于,他找到了,大约1000字的娱乐新闻。

“好了,就这篇。20分钟的考试时间,你要记住了。”

“好。”

“还有记住,是左手,晋天涯,我劝你还是立即投降吧,要是投降了呢,至少还有台阶下,不然,一会,可是死的很难看。”

“那还不一定呢。”

天涯想,左手握了笔,颜楷也准备好了,定了时间,他望望天涯,笑说,“预备,开始。”

于是二人都立即抄写开了,颜楷写了十多个字,突然斜眼瞅了对面的天涯一眼,顿时大惊,表示不敢相信,本想着她可怜巴巴的东拐西拐的定多写三个字的,却没有想到她也顺利写了差不多20个字,而且写的很好看,关键是写着还很顺手,他傻眼了。

“你是左手在写字吗?”

“你自己看呢?要是不相信,我写给你看看,有字有真相。”

颜楷瞪大眼睛看了,却是是她左手在写字,“不可能,你左手怎么也会的?”

“你不也是左手写字的?“

“我是左撇子。”

“我是右撇子,但是,小时候看着左撇子的表弟写字,我觉得好奇,于是,也就跟着一起用左手写字,久而久之,就练成了现在的双手都可能写字作画,”天涯带着胜利的微笑看着颜楷,“不好意思,一直没有告诉你。”

”你,哼,我就不相信你能够赢我。”颜楷心里却是在暗骂,我去,晋天涯,你使诈,你这个右撇子。

殊不知,颜楷啰嗦的这个空儿,天涯却是早就记了一段话,一边讲话,一边写字,都不带笔和纸的,都写的相当潇洒,已经甩出颜楷一大段。

结果显而易见,颜楷输了。

气急败坏。

天涯赢了,先是开心的跳起来,后来想想,不能激怒了颜楷,于是告诉自己,低调低调。

***

颜楷不再理她,拿了手机出了房间,就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我的目标是晋天涯,别的我不管,你要是不按照我说的做,我就将你父亲贪污之事全抖出来,我这里,可是掌握了一堆证据......这就对了,与我合作,我自会给你好处,你的那个心上人,我也一定帮你弄到手......合作愉快,我的丘比特。”

江小涵虽是在场,也不知道他给谁打电话,他不讲,她自然也是不敢问的,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人,是个女人,然而,她会是谁呢?江小涵无法得知,心里却是越发感觉到颜楷对晋天涯势在必得的坚定信念,她心里一阵堵,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难道真是应了那句”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这些年,为什么你从来不给我出场的机会?从小到大,难道你就从来没有想过我,没有觉察我也喜欢你吗?小时候你和喜欢表姐,玩家家的时候,你们拜堂成亲,说是长大了,也做夫妻,然而长大了,你去德国留学,表姐也嫁个人。我以为这个时候,该是我出场的时候,没有想到,你在慕尼黑遇到王宇茜,一见钟情,还带了回来,还不顾老爷子和老太太的坚决反对,就娶了她,她伤害你,败坏颜家的家风,而你却可以为了她数年不娶妻。这期间,我的一切都是为了你转,而你呢,却是又找了别人,结果呢,你娶到手了,可惜,人家不认你,不领你的情,反倒是恨你入骨。颜楷,你为什么要这么作践你自己?男人为什么都这么贱,喜欢他的,不要,偏偏去招惹不喜欢他的人呢?颜楷,你太让我失望了。

(15)那要看你是否赢的了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