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0

  念瑾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只是开了一场会就对自己的态度这么转变,“你到底是怎么了,牧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什么事情,难道你自己还不知道吗?”牧城依然望着念瑾,“监控摄像头拍到的那个人影,不是你吗?”牧城强拉硬拽地把念瑾拉到会议室。

屏幕还是定格在,那个苏念瑾匆忙走过的那一幕。所有人都在看着念瑾,看着那个和所谓的凶手一模一样的念瑾,有人已经在起哄,说着把她抓起来交给警察之类的话。

念瑾看着屏幕,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狼狈的一面居然会被拍到。虽然念瑾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大晚上的会出现在公司这件事,但是念瑾知道,牧城肯定是误会自己了。

“牧城,你误会了,我把文宇泽的设计图纸都帮你藏好了。”念瑾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那个档案袋,塞到牧城的手里,“诺,在这。”

牧城猛地拉开档案袋的扣子,的确,档案袋里面有纸,是白纸,一片空白的白纸。牧城攥着那几张白纸,“这就是你所谓的设计图纸吗。”

念瑾不敢相信的接过那几张张,“不会的不会的,怎么会全是白纸,这的确是从你办公桌的抽屉里拿的,牧城,你要相信我,这件事真的不是我干的。”

“我相信你,我知道你的为人,可是为什么我眼睛看到的却是你大半夜的出现在公司,手里拿着几张白纸说是设计图纸,你要我怎么相信你。”

牧城望着念瑾,他宁愿自己没有看这盘摄像带,他宁愿自己什么也不知道,他宁愿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告诉我,你出现在公司完全是意外,你告诉我啊。”

牧城偏激的状态,让念瑾有点害怕,念瑾从来没有看过这个样子的牧城,“你要相信我,我不是那种人。你想想,我认识文宇泽才短短的几天,又怎么可能会有目地性的去偷文宇泽的设计图纸呢。”

“Boss,我也觉得不可能是老板娘偷的,况且前后出现的时间段,是根本不可能完成在外面所发生的这一切的。Boss,你应该冷静下来好好思虑这件事情,现在的你太过偏执,已经钻进了牛角尖。”

牧城知道现在的自己态度有些不好,可是事实就是摆在自己眼前,又如何叫自己不去相信。可是那些流言蜚语,就像毒蔓一样,在自己的脑子里,生根发芽。

牧城想着,也许自己真该好好调查这件事,“我相信你,那么现在你就告诉我,昨晚你出现在公司的原因是什么?”只要弄清事情的始发,就能澄清念瑾的清白了,牧城这么想着。

“昨天,是因为……我不能说,这是我和别人的秘密。”牧城听见这几句话就火气变得更大了,什么叫做秘密,自己最爱的人和一个自己完全不认识的人有着秘密。

牧城拉着念瑾走出会议室,在过道里大吼着,“是什么样的秘密让你不能说,还是说你一直在帮着那个我不认识的人做事。”

念瑾答应过不对所有人说这件事的,她就会做到,“牧城,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我绝对没有干这件事。”念瑾几乎哭着喊了出来,她很想告诉全世界,这件事情真的不是她做的。

“如果这件事情真的不是你做的,那么你就告诉我,昨天晚上你来公司干嘛了。如果你连这个都不能说,那你又凭什么让所有人都相信你。”牧城不知道自己这么说对不对,但是只有念瑾讲出昨晚发生的事情,自己才能帮她申冤,不然一切都是枉然。

“现在的我们需要好好的冷静一下。”念瑾说完,跑着走进了电梯,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去哪里,但是待在牧城身边的那种压抑的心情,自己一刻也承受不住。

念瑾仰起头,在眼眶里积满的泪水,念瑾不愿它留下来。要坚强,一定要坚强,念瑾这么告诉自己。但是事情好像并不如念瑾的愿,眼眶里的水,越来越多,眼眶已经承受不住那些泪水的分量了。

念瑾打了电话给John教授,现在的念瑾不知道自己还可以打给谁,John教授对自己就好像是自己的大哥哥一样。念瑾按住自己的眼袋,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也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很平稳,可是那种哽咽,又岂是想遮掩便能遮掩的。

John教授在电话里安慰着念瑾,虽然不知道念瑾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John教授听出了念瑾口里的伤心难过。

念瑾在马路上跑着,想要让风吹干自己的眼角,这样就不能随意的流出眼泪了,念瑾这么天真的想着。John教授好不容易找到念瑾的时候,念瑾那狼狈的模样,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因为无路可去,John教授只能带着念瑾回了自己家,那个时候的念瑾,不哭不闹,就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如果你想哭,那就好好的哭一场吧,我是不会阻止你的。”John教授这么说着,因为他知道,一直压抑的心情,会因为时间的长久而变成不能解决的心理问题。

“我想睡觉了。”这是念瑾在John教授家里说的第一句话,John教授指着自己的房间,也许是该让念瑾好好的休息了。

念瑾走在房间前停了下来,“John教授,谢谢你。”说出了自己发自内心的话,“如果你不建议,你还是叫我的中文名吧。”

John教授说完这些的时候,念瑾已经走进了房间,也不知道究竟是听进去了没有。

念瑾坐在地板上,蜷缩着自己的双脚,用手臂抱着自己。有人说过,这种姿势,是在母体里还在孕育时候的姿势,也只有在自己受到最深伤害的时候,才会这样抱着自己。

念瑾就这样躲在房间的角落里,蜷缩着。忍住了很久的泪水,在这个时候就好像是打开了闸门,无声的落下。

念瑾不发出任何声响,紧紧抓着自己的手臂,慢慢泛白的关节,隐隐颤抖的双肩,说明了此刻念瑾的心情。念瑾只是想一个人紧紧待着,只是想一个人。

那种被人不信任的感觉,像是一把利剑,深深地刺在念瑾的心脏上。那种痛到无法呼吸的感觉,时刻提醒着念瑾刚刚发生的一切。

————————————————————————————————————————————————————————————————————————————————————————————————————

~~~我是那颗瘦弱的小心脏~~~

————————————————————————————————————————————————————————————————————————————————————————————————————

作者寄语:牧牧本来想把这一章写的尽量悲伤点的,可是牧牧文才有限啊,各位友友体谅体谅啊。

下节内容:林牧城和苏念瑾真的就会从此不相往来了吗?还是说,苏念瑾会把那晚为什么逗留在公司里的原因告诉林牧城呢?林牧城会再次相信苏念瑾是真的无辜吗?

敬请期待牧牧明天的更文吧!

如果你喜欢牧牧的文字,请加群QQ23019719,牧牧会在那里欢迎你的到来!

40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