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时间如何治愈曾经的心伤(五)

  “我自己会走,不过我警告你金暮珈,我的人你还是不要动,一根头发都不要动!”金晨珞咪着眼睛,在梅玖的注目中离去。

他在走廊上拨打了苏筱婉的电话,周末在马会,蒋一凡吞吞吐吐地说,那天苏小姐的情绪好像很不好,在大马路上痛哭流涕,手腕子上也是紫红一片,连脖子上都有着泛紫的手指印,他也不明白那一天怎么那么大的火气,他的手极重,在洛杉矶参加野外生存俱乐部的七天生存训练时,用两只手指活活地掐死了一只三斤多的野兔。

他本想着向她道歉的,可还没出马会的门,沫儿的电话便打来,说要从首尔来安城,赶一个通告,说到了会给他打电话,电话打完了,他也将苏筱婉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只是回头叮嘱着蒋一凡,去安排一下hilton的总统套房。

可电话却迟迟没人接听,他又拨打了店里的订花热线,却是小蕊接的,支支吾吾地说,筱婉姐和供应商核对帐目去了,他应着小蕊的话,告诉她让苏小姐下午的时候送花到hilton的18层,要19支玫瑰。

他回到自己的办公间里,推门的时候便闻到了一阵玫瑰的花香,扭头便看到了秘书Rita的杯子里正泡着玫瑰花茶,心下一恼,冷冷地看了Rita一眼,“把周报和月报都给我送进来,以后办公室里不许喝这种怪香的茶!”

莫名其妙。

他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Rita几分钟后便送来了文件夹,小心翼翼地退着出了门,轻手轻脚,唯恐一个不小心忍怒了这位大金总。

可他一个数字也没看进去,叫了蒋一凡进来,劈头盖脸地咆哮了一阵,又将手中那只万宝龙的钢笔直直地扔出了窗外,才觉得心里稍稍好过了一点。

沫儿甜甜柔柔的电话打来时,他刚刚把蒋一凡轰出门外,挂了电话抓起外套便扬长而去,只留蒋一凡和Rita在他身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他径直去了hilton的18层,他替沫儿包下了那一间奢华至极的总统套房,他喜欢光着脚走在那纤细柔毛的地毯上,沫儿说,Honey,我刚刚睡醒了,泡在浴缸里看电视呢。

他推开了那扇散发着紫檀木香的门,深紫色的纱帘在轻舞着,沫儿依旧裹着他熟悉的香水味从沙发里跳出来,扑到他的身上,“Honey,我今天生日呢,送我什么礼物。”

他竟然有着尴尬,他忘记了沫儿今天的生日,他依旧准备着19枝玫瑰的花束。

“你这小妖精想要什么礼物?说来听听,我让人送了来,”他的手在沫儿的腰间游走着,用微微的胡须碴摩挲着沫儿柔嫩的肩。

“人家什么也不要,人家只要你,Honey,娶我好不好?”

沫儿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来,一脸的娇嗔,“我不想再拍什么电影了,也不想成天没日没夜地赶着什么通告,Honey,你看我手上都有皱纹了。”

他不说话,只是紧紧地将沫儿搂在怀里,他今天心情不好,很不好,可唯有搂着沫儿在怀里,闻着她身上散发的香,指腹滑过她滑腻的肌肤,才觉得仿佛这一扇门阻隔了所有的一切,他享受着这短暂的一刻,宁静,宁静得仿佛只有彼此的呼吸在这里存在。



第九章 时间如何治愈曾经的心伤(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