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时间如何治愈曾经的心伤(四)

  他去了专柜,他要求查所有销售的记录,他知道这个品牌有自已的客户销售和售后服务体系,可他被拒绝了,理由很简单,品牌要对客户资料保密。

他找到了客户部,他动用了他所有私底下能够动用的关系,拿到了这个品牌这一款耳坠自上市以来所有的销售记录,整整一夜找到了她们对应的会员卡资料。

他打印了她们的姓名和联系电话。

27个,他在天亮的时候惊喜得在客户部的机房里开心的叫着跳着。

他想,那是他一生里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情吧。

他给每一个人打去电话,他询问着她们是不是购买过这样一对的耳坠,他笑着问她们最近有没有遗失过一只,因这他捡到了一只。

他知道这个品牌的饰品,价值不菲。

他耐着性子听着电话那端的回复,有人很客气地说“谢谢,这耳坠送人了,”有人很明确地回复,“不曾遗失过一只,”有人曾干脆骂他“神经病”!

他整整打了一天电话,他觉得耳朵很疼,觉得嘴巴很干,打到最后,他一点一点地绝望。

就像窗外的落日必须在这个时候一分一分地落下一般,绝望。

他一连高烧了数日,萦绕在他脑海里的,都是那个挥之不去的身影,挥之不去。

他在新年过后收到罗德岛设计学院寄来的通知书,那是他一心向往的地方,可他将他生生地撕碎了,他看着那张印着圆圆的LOGO的信纸一片一片地消散在茫茫的雪地里。

他在无人的雪地里疯了般地咆哮着,痛苦地怒吼着,震落了干枯树枝上的雪,簌簌地落在他的身上,簌簌地清冷。

他此刻有着心烦意乱,乱透了,可办公室的门就狠狠地被人踹开了,金晨珞的脸铁青着出现在门口,梅玖焦急的声音随后在门外响起,“珞总珞总,您让我敲门说一声。”

他看到了金晨珞手上那一束拆散掉的花。

眼前红光一闪,那束花直直地落在他的桌前,花瓣像春末的樱花,簌簌地洒落一地,“暮珈,记得我告诉过你,若要什么花,打个招呼,着人送来就是,可今天什么意思?”

他的脑海里依旧想着苏筱婉,想着她闪过长廊的身影,想着她跃上公交车的背影,想着她遗落在他枕头上的耳环,他觉得全身的血液在沸腾。

他瞥了眼金晨珞,用手挑起桌上那一束残花,站起来狠狠地扔到他的脚下,“你把苏筱婉怎么样了,你把她藏了多长时间!”

苏筱婉?

金晨珞只觉得这个名字重重地压抑在心里,那个女人,又早早地送来花,又早早地逃离了他的视线,可金暮珈什么意思?什么他藏起她?

“我没把她怎么样,你要想知道,何苦质问我,将她抓了来,好好审问不就行了,以你的手段,想知道什么还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金晨珞转怒为笑,他喜欢看着这个弟弟发怒,记忆里,他是一个冷静的人,冷静得仿佛没有多余的表情和情绪,如此咬牙切齿的直面于他,还真是头一遭。

“好,你说的,苏筱婉,我要定了!”金暮珈转身回到自己的椅子上,对着微敞的门叫着:“来人,送客!”





第九章 时间如何治愈曾经的心伤(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