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怀恋是人世间最奢侈的举止(六)

  苏筱婉将手中的一大束洁白的百合交给了前台的接待小姐便转身离去,她不想碰到他,她昨天在下楼后仔细寻找了那一束从38层坠落的康乃馨,模糊成一片彩色的花泥,惨不忍睹。

她不记得当初是怎么答应这一无理的条款的,当初她只想尽快地签下这一间花店,她怕他反悔而失去接近他的机会,可现在看来,这一条款简直就是对精神的折磨。

她逃一样的出了门禁,她甚至开始想着怎样如何能让那些保安帮她收了花,而不需要她亲自送到总服务台去,再一一的登记。

可偏偏有人挡住了自己的路。

苏筱婉不用看也知道是金晨珞,他的身上带着淡淡药膏特有的味道,她抬起脸来,堆上一脸的笑,“珞总伤好点没?”

他不说话,他拎着她的胳膊,像拎着一只小鸡一样地穿过门禁,将她扔在总服务台的前面,“你们记住了,以后这个人来送花,让她直接送到我的办公室去!”

三名制服小姐异口同声地鞠躬回答:“知道了,珞总!”

而她却无力挣脱,他的手,像一把钳子,紧紧地钳制着她。

他再次将她拎进董事会办公室的专用电梯里,终松开了她,“想躲我?我就猜着你会这一招,怎么,还有什么新招没?”

“不是躲你,我为什么要躲你,我又不欠你的债,我只是不想见到你,看见你让我倒胃口,”她口不择言地说了出来,三年的时间里,她该对左恒说了多少类似于此的绝情的话。

他和左恒是一样的人。

她看到他被激怒了,心里偷笑着,“珞总,受伤了不宜动怒,您又刚好伤在了脸上,一动怒伤口就要裂开了,一裂开就不那么容易好了,万一迟迟不好,你怎么去那些小公寓里活色生香呢?”

她余下的话被堵在了咽喉,他一把掐住了她,快得她都没看得到是什么时候出的手,她被死死地摁在电梯壁上,她觉得窒息,空气在小小的电梯间里渐渐地单薄。

电梯在38层停下了,蒋一凡张大着嘴巴看着电梯里的一幕,半晌,才上前死命地拉开金晨珞的手,“珞总,咱大人不记小人过,咱好男不跟女斗,咱先消消气!”

她拼命地咳嗽着,咳得眼泪都流了下来,然后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她记得多年前如此相似的一幕,只是这一次,她的手边没有什么瓷瓶,不然她会和上一次一样,狠狠地照着他的脑袋砸去。

“还不快走,你快走啊,”蒋一凡对她拼命地使着眼色。

她合上了电梯门,好在没到上班的时间,好在这部电梯使用的人有限,她趴要冰冷的电梯钢壁上一路咳嗽着,呼吸着依旧残存着他身体药膏混合着木香味道的空气。

她一路逃了出去,在远远地离开金氏大厦的街道边的花坛上坐了下来,阳光正透过稀落在树叶洒落在地面上,就那样肆无忌惮地在她脚边狂舞着。

她吸了吸鼻子,她紧紧地握着拳,她在夜里打电话给了青姨,青姨说,左家完全没有任何的消息了,可是却听镇上的人说,左恒被送去了英国,左恒在英国也没能醒来。

她用被子捂着嘴哭了一晚上,哭得累了,也就天亮了,她挣扎着去了花店,她选了最纯白的花,她记得左恒向她订的第一束花便是百合,配了简单的满天星,纯白的没有任何的杂质。

她记得那个时候左恒看她的眼神,带着霸气、带着纨绔,也带着赞许和对她的爱慕。

可那个人却长眠了,不再醒来。

她疯了般地拨打着金晨珞的电话,“金晨珞,你掐死我算了,反正我也不想活了,不想活了!”

她在大声说完后便挂了电话,在十字街头,在人来人往的十字街头,像个孩子一样的蹲在地上号啕大哭起来。



第八章 怀恋是人世间最奢侈的举止(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