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怀恋是人世间最奢侈的举止(二)

  苏筱婉记得整整三年没来看望母亲了,她远远地看着那一大片的玫瑰,火红的颜色,竟然在阳光下刺得眼睛疼。

她看着父亲穿着便装靠着碑坐在地上,满头浅浅的花白的发,那一瞬间她的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那个狠心将皮带抽打在自己身上,狠狠地扇得自己牙齿出血,绝情地说着“我们苏家从此没有你这个女儿”的人,此刻孤单得像冬夜里最后一片挑在枝头的枯叶。

她掩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哭不出声来,她早已不怨他了,她甚至想明白了他将她冷冷清清地关进疗养院里,只是避免她的出逃或者任性的自我伤害,她也明白了他并不想逼迫她走上绝路,否则她在西岛,以他的权限,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可她不敢拨开挡着她的那几枝松柏的枝,她怕他依旧不要她,她怕他当着她母亲的面,冷冷地再说一次:“我苏家从此没有你这个女儿!”

她蹲了下来,松柏的叶扎着她的背,她看到瑞安上前扶起了父亲,搀扶着离去,记忆里和哥哥一样魁梧高大的父亲,此刻落在眼里,却分明地有着瘦弱与憔悴。

他老了,三年多不见,格外的沧桑。

苏筱婉觉得背上隐隐针扎地疼。

她钻出了那片松柏林,她在阳光下已经看不到他们的身影,满目高高矮矮的墓碑,却在落眼处,满目的红,刺目的红。

父亲说,只有她配得上这种花。

她理解他的话,墓碑后面长眠的母亲,是他心中唯一的玫瑰花。

她用手指滑过那一列阴凹的字痕,她由着眼泪再一次模糊着自己的视线,由着玫瑰的花刺刺进她手上的肉里,她想告诉她,她也做母亲了,她也有了一个女儿,她想好好地培育她长大,看着她一天天地成长,看着她一天天开心快乐地成长。

可她自己的成长,又有谁看在眼里?

一双手落在肩膀上,温热、有力。

“哥,怎么折回来了,”她哽咽着问着,她知道那是苏瑞安的手,只有哥哥的手,永远这么温暖。

“我看到你跟了来,我也猜到了你会来,筱婉,起来吧,花上都是刺,”苏瑞安扶起了她,看着她手上隐隐划破的伤痕。

“我送你回去,爸已经走了,”苏瑞安顿了顿,“其实订这么多的花是他的意思,他之前可从来没有这样铺张过。”

小小的方寸之地,两百枝足矣,可这一次,足足的1000枝,整个陵园,只余下这东首一角的鲜红。

1000枝,杜鹃啼血般开了整整一片。

触目惊心。

蒋一凡拉着一个女孩出现在金晨珞的面前,女孩的头上还顶着一片花枝的枯叶,“头儿,她叫小蕊,在一家花店做过两年了。”

苏瑞安送苏筱婉回到花店的时候,蒋一凡已在门口候着,看到她撇了撇嘴,便朝里间招招手,一个矮矮个头的女孩便迎了出来,“苏小姐,这是小蕊,珞总说你一个人忙不过来,让她过来帮你的忙。”

苏筱婉歪着头打量着小蕊,清爽利落,一看便知道手脚麻利,只是,她是不是金晨珞明目张胆安插下的报告机?



第八章 怀恋是人世间最奢侈的举止(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