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那些遥远的记忆吹散在风里(三)

  电话那端没有了声音,苏筱婉猜测着他定有几分的失落,她极力地笑着,用最轻快的声音,“哥,是整个安城最大的花店,我以后天天为你准备鲜花给未来的嫂子,你说好不好?”

“好,”她听到苏瑞安在电话那端带着干涩的回答。

“哥,谢谢你,”苏筱婉在电话将要挂断的时候轻声地对着话筒,她不确定他听不听得到,但她一定要讲出来,在那一段最难熬的岁月里,如果不是苏瑞安,苏筱婉想,她恐怕撑不过来,也撑不到今天。

她收起手机,抬手擦拭去眼角的泪滴。

她记得那一个大年夜的烟花格外的绚烂,而她面对满满一大桌子的菜,却隐隐地反胃,她几次忍住要呕吐的冲动,却终在父亲夹给她一块鱼时转身冲进了洗手间里。

鱼的腥味混合着辣椒的香气,父亲说,一年到头了,年年有余。

而她趴在马桶边上干呕着,什么也吐不出来,胃里却依旧翻山倒海。

“筱婉,下午吃了什么?吃坏了肚子?”门外父亲关切的声音传来,她一直是父亲捧在掌心的宝,她知道唯一的原因,就是她长得极像母亲,极像,她记得每年她的生日,父亲都会失神地看着她,隐隐地长长的叹息。

而她却说不出话来,只是不停地呕吐着,刚喝下去的云雾茶吐尽,甚至到最后,什么也没有。

父亲命令苏瑞安在大年夜将自己的私人医生请了来,那是一个干瘦的老头,留着花白的山羊胡子,瘦骨嶙峋的手,却有着一双精锐有神的眼睛。

他伸出两指搭上筱婉的手腕,略微闭目后,便欠身退到厅外。

苏瑞安不解地看着他离去,俯身搭上了筱婉的额头,“筱婉,他是整个安城资格最老的老中医。”

筱婉起身打开了窗,夜的薄凉,裹着烟火的硝烟气息在瞬间挤进窗户,她顿觉得清醒,隐隐地,有着不良的预感。她看着窗外,烟花在半空中呼啸着怒放,瞬间染亮半片的夜空,而父亲的声音在一朵最美最绚烂的紫色烟花盛开的时候从他的书房传来:“这个不肖的子孙!”

苏瑞安奉命送了老中医回去,再回来时,便在推开门的瞬间听到父亲的咆哮声,和皮带落在人身体上的“啪啪”声响。

“我苏家没你这个不仁不孝不守妇道的女儿,败坏门风,污蔑了苏家的先祖,还没出阁,先带了个野种回来,你今天不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我就活活地打掉这个孩子………”

苏筱婉蜷缩在地上,紧紧地将头夹在两腿之间,护着自己的腹部,她听得到皮带落在背脊上皮开肉绽的声音,那是军队里最结实的腰带啊,她记得父亲最后打累了,皮带也生生地打断了。

她听到孙姨在一旁劝阻的声音,也听到有人上前抢夺皮带的声音,而她的意识却在渐渐地模糊不清,她只记得一个温软的身体遮住了自己,皮带再一次伦起,划破空气的脆响,落下来,却不觉得疼。

她后来才知道,那最后一鞭,重重地落在了苏瑞安的身上。





第五章 那些遥远的记忆吹散在风里(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