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那些遥远的记忆吹散在风里(四)

  她在大年初一被拉进了父亲的吉普车里,一路狂奔着,直到一处隐匿在山林间的疗养院,有着清新的空气,干涸的小溪,成片枯萎的茅草地。

她看到苏瑞安跟在车后筋疲力尽地跑着,跑着跑着,却消失在一路冰雪溅起的碎屑里,再也看不到那个渐行渐远的身影。

她被带进了一间有着小飘窗的二层屋子里,父亲铁青着脸,额角的一道伤疤在屋内温暖的空气里有着暗红的光泽。

“你老实给我呆在这里,孩子生下来,我自会查到他是谁,到时候,由不得你。”

她在门被重重地关上后感觉到窒息,满屋子的暖意,却有着稀薄的空气,仿佛门一关,连空气也被阻搁了。

而她的任何拥有都被阻挡在了门外,何况是空气。

有护士进来收拾了地面,那是她的手机,父亲在秋天她生日的时候送给她的礼物,紫色的外壳,国内没有的款式,而现在,那部手机就被摔成了碎片,液晶的显示屏甚至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她被“囚禁”了。

“囚禁”在这儿的目的,却是要生下腹中这个来历不明的孩子。

她苏家丢不起这个脸。

她明白。

她的背上的伤口火燎般地疼。

她开始在无人的夜里疯狂地光着脚在地上跳着,甚至于用手捶打着腹部,她不要它了,尽管父亲的皮带像鞭子一样抽打着自己的时候会下意识地保护着它,可现在,她不想要它了,它是她的耻辱,她甚至与他***爱之后,却不知道他是谁。

他的声音飘在耳边,带着暖暖的热气,她记得那个语调带着惊喜,带着怜惜。

他的怀抱像哥哥,有着男人特有的温暖和宽厚,还有着好闻的淡淡像杜仲子的香气。

而她清楚的记得他的身体,他的嘴唇,他的手臂结实而有力,他的腹背弧度优美。

可她却不记得他长的模样。

苏瑞安在一天夜里偷偷地顺着墙角爬了上来,她记得那一晚很冷,寒凉的冰柱子从楼顶垂下,细细长长的冰棱,在清冷的月色下闪着幽蓝的光。

“对不起,他们都不让我进来,”苏瑞安趴在窗台上的脸笼罩着灰蒙的雾气,她听得出他的舌头冻得打着结,“筱婉,爱惜自己,我问过医生了,现在这样中止妊娠,是瓜熟蒂落时对身体伤害的数倍。”

她隔着窗玻璃看着他顺着那根冰冷的下水管道滑了下去,她听到他落地时狠狠摔到地上的一声闷哼,她模糊着眼睛看着他一瘸一拐地翻过院墙而去。

她的哥哥,不远千里而来,只为告诉她,爱惜自己。

那个在父亲的皮带抽打下依旧像荒草一样顽强生长着的孩子,却在那一个晚上开始微微地在腹腔中动着,仅仅是微微地一颤。

那一刹那,仿佛一记闪电在脑海闪过,仿佛一阵暖流瞬间传遍全身,她在迟疑数秒后小心地爬上了床,将自己冰凉的光脚紧紧地裹在被子里。

那个小小的感觉,又在腹部深处挪动了一下。

她开始揪心般地疼,揪心般地悔。

那是她的孩子,她和那个像哥哥一样温暖的男人的孩子。

她放弃了一切的努力,她开始配合护士的检查,大口地吃光护士送进来的饮食,开始在护士的陪伴下沿着刚刚冒出嫩绿的茅草湿地缓缓地散步。

她在那一个日落黄昏的时候再次见到了苏瑞安,一身的橄榄绿映衬在夕阳里,依旧那么柔柔地看着自己。

苏瑞安带着自责,温热的手掌在耳畔留下一缕的余温,“筱婉,过得可好?”

她咧唇笑笑,“这里空气很好,适合养胎呢。”

“筱婉,孩子的爸爸……父亲说等你生下来就要去做DNA检测,然后要把孩子送走,”苏瑞安紧盯着筱婉的眼,他要她知道她面临的一切,或残忍,或选择的错与对。

“我不会让他带走它的,我要好好地保护它,一辈子!”苏瑞安看着苏筱婉紧咬着唇。



第五章 那些遥远的记忆吹散在风里(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