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如果我是生在你心间的殇(四)

  好直接的人,还是和在西岛一样,伶牙俐齿。

“你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在西岛不好吗?开着整个小城里唯一的一家花店,还有地头蛇罩着,应该不错啊,我走的时候看到他的人在翻修你的花店呢!”金晨珞接过服务生递上来的黑咖,取了小银匙慢慢地搅动着,他看到苏筱婉不说话了。

“这家的芝士蛋糕味道不错,要不要来一点尝尝?”他猜测着他的话伤害了她。

“你不是说可以帮我在安城开一家最大的花店的吗?我想要。”苏筱婉想起左恒那张淌血的脸,那抹转身时停驻在脸上的笑颜。

金晨珞点了点头,“我是说过,我的原因让他毁了你的花店,可你为什么一定要离开他,从男人的角度去看,他很喜欢你。”

他在心里顿了顿,他没想到她会把他的话当真,他只是顺口一提,在那样的场景,也算是安慰吧?

可她就来真格的了。

“他说在他和你发生不愉快的时候,我站在了你的一边;他说在西岛从没有人敢请我一起面对面坐着吃饭;他还说他不能容忍我的手放在了你的手上,所以,他砸了我的店。”苏筱婉搅动着杯中的咖啡,将那一箭穿心的美妙画面搅得面目全非。

谁也不知道,她紧攥着的手心,指甲深深地嵌进掌心里。

他依旧看着她轻描淡写地望着自己笑着,就如那一日,她就如此淡然平静地看着眼前的残花败叶,面上波澜不惊。

“你怎么就认为我有这个能力帮你?”金晨珞轻品了一口咖啡。

“如果看得不错的话,你那天穿的那双马靴是意大利一家店铺的手工作品,据说那家作坊一个月只接三双鞋的订单,所以,你非富即贵。”

“苏小姐好眼力,那你应该能猜到我是谁吧。”金晨珞眯起了眼,他突然觉得眼前的苏筱婉和那个花店里傲慢固执的女店主,有着些许的不一样,一个人能在瞬间准确在判断一个人的身家背景,还真是需要敏锐的洞察力。

他开始对她好奇,他突然想知道她猜测的自己是谁。

“前两天报纸上登着安城地产新贵许若年的报道,不会就是你吧?”苏筱婉淡淡地笑着,她猜不到他是谁,她只知道,依依叫他“珞叔叔”。

珞,美玉的一种,很好听的名字,读音的时候舌头在口腔里打着卷儿,是她喜欢的字眼。

她看着他眯着眼睛看着自己,他浅浅地笑着,摸着自己的腮边,“许若年?我有那么老么?”

“错了?”她扬眉轻笑。

“我手头正好有一个位置极佳的店面,就在这条大道与金府路交汇的东北角,一边是医院,一边是高校,开家花店生意应该不错。”

“好,就那里,”苏筱婉抢了话,仿佛一锤定音般。

“那我有什么好处?”他喝着咖啡,差点呛到。

“你得负责前期的装修和供应商的联络,首批花款你替我付,”苏筱婉盯着金晨珞的眼睛,“我现在分文全无,你得帮我。”

“还有吗?”金晨珞问道,低低地咳嗽了一声。

“没有了,你所有的投入,我当你入股好了,三七分成,或者四六也行。”

“那我得说说我的条件,”金晨珞放下了咖啡杯,谈判,他可是高手,要不然,哈佛商学院岂不是白念了。

他冲着他淡然地笑着,“每天一束花送到我的办公室,你亲自送,包什么花,你自由发挥,这花计在你的帐上。”

“好,风雨无阻!”

“爽快!我要送给别人的花,要你亲自包扎,亲自送到!”

他看着她点了点头,邪魅地笑笑,“还有最后一条,你要满足我任何的要求,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什么事情,随叫随到!”



第四章 如果我是生在你心间的殇(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