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没有开始的结束(七)

  “苏筱婉,我现在一无所有了,只剩下你,和我们的花店,”左恒站在阶下的石榴树下,手里握着着那些被无情的风雨打落,已咧嘴笑的石榴果。

他隔着木门的窗格看着苏筱婉,他知道她在门的那一边,三年了,他熟悉她的每一个冷眉竖眼,熟悉她的每一个脚步的频率。

他一无所有了,左少荣名下的产业都被查封了,包括左恒的贸易公司与房地产公司。

左恒将自己也赔了进去,赔得干净彻底!

可他一点也不悔,浑浑噩噩了20多年,他想,他也该清醒了,他要清醒地和她在一起!

她拉开了门,木门伴着“吱呀”的声响,她看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回廊的拐角,晨风送来他长长的叹息。

“苏小姐,七少说要去花店看看,不知道一夜的风雨有没有掀坏房顶,”青姨从廊下穿了过来,看了眼左恒远去的身影。

苏筱婉跟了出去,她看到左恒骑着自行车远去的背影,晨风里,弥漫着淡淡的晨雾。

他骑自行车的身影摇摇晃晃的。

雾却没能散去,雾仿佛越来越浓,越来越湿润,苏筱婉静静地站在花店的面前,她听到了随风飘来的铜铃声,她看到了门口那辆自行车。

花店的地板上积着水,不曾关闭好的玻璃窗被风折磨得体无完肤,玻璃碎了,铝合金窗格裂开了,残败地飘在雾里,仿佛有着说不出的委屈。

苏筱婉后来想,如果她不推门进去,如果她不惊动他,他是不是就不会在回头看她的时候踩到那一只空弃的油漆桶,他是不是就不会从旋梯上滑了下来,他是不是就不会情急之下碰倒了那个钢筋的脚手架,他是不是就不会被重重地压在下面。

可是一切都发生了。

这世上,没有如果。

她看到他笑着合上了眼睛,血液从他的头上像清泉般冒了出来。

她伸手却堵,却怎么也堵不住。

她张着满是鲜血的手,惊恐地尖叫着。

她后来想她怎么会用手去堵他的伤口,而没有直接载倒在地。

她在两眼发黑的时候再一次听到了铜铃促急地阵响,她回头看到了赫连墨,看着她的温和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她在依依的哭声中醒来,醒来,头像被小锤子一下一下敲击般的疼。

赫连墨坐在窗下,默默地看着她,“筱婉,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你倒在了旋梯上,头撞在了脚手架上,”赫连墨顿了顿,“他进了手术室,还没出来。”

那盏表明“手术进行中”的灯一直亮着。

她想着他笑着合上眼,她怎么就一直没告诉他,他的笑,有着颠覆众生的魅力。

青姨远远地坐在守候的长椅上,长椅的另一端,坐着林溶,仿佛一夜之间白了头,仿佛一夜之间岁月无情地刻上数十年的烙印。

林溶冷冷地看着苏筱婉,一如第一次般,盛气凌人。

“苏筱婉,如果左恒有什么意外,我绝不会让你独活,”她看着她的唇翕动着,一字一字地吐着这完整的一句话,一字一字,像尖刀一样地刻进她的心里。

左恒,原来她也是担心他的,原来这三年的岁月里,她在抵抗着他的纠缠,抵抗着他的毁灭的同时,将彼此融进了对方的生命里。

只是发现的时候,却是如此的晚。



第三章 没有开始的结束(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