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九章 浴 火

  且说那日,龙灵与云歌约定的三日之期已到。

“你真的不随我走?”龙灵问得认真,“你带着我回到天界,神王和龙君都将无话可说。至于回雪,就让他在这里接受他应受的惩罚吧!反正,没人会知道他的存在。”

“你知道我不能走。他留在这里,一定会惊扰初月,我不允许他这么做。我要留下来,守护初月。”月珑没有丝毫犹豫。

“既然如此……”龙灵也不再劝,独自离开了湖底陵寝,去赴与云歌之约。

“他走了。”回雪冷笑道,“仿佛五百年前,做错了事的人只是我,而没有他的份!”

“或许真的没有他的份。你窃得了他,想利用他强大的法力,向初月证明你的价值。可你没想到,仅凭你微薄的法力,如何能控制强大的龙灵。他的法力激活了你心中的恶。那晚,你离开龙君的宫廷时,却不幸地撞见了当值守卫天界的流风。他觉察到了你的异样,想要将你拿下。你却趁他不备,借助龙灵强大的法力杀死了他。”

“若不是因为龙灵,我怎会下手杀死流风?我又怎么杀得了流风?”

“你问问自己的心,难道对流风没有丝毫恨意?龙灵只是放大了你心中的恶。所谓,天界神龙一族,法力越是强大,心中的恶念越重。”

“是的,我恨流风!可没有龙灵,我根本不可能杀他!”回雪仍在坚持自己的无辜。

“那你为何要偷走他送给初月的三生石,还将他的精元锁进三生石中,然后,带到人界,让他无法凭借修炼的仙缘和龙君强大的法力复生?”

“这都是龙灵在教唆!”

“够了!诸多借口!时至今日,你还不忏悔!”

回雪惨然一笑,掀起衣衫,露出石化的肢体:“忏悔?我也想忏悔,可我怎么忏悔?流风虽被我锁进了三生石,可他也禁锢了我!你看到了,这五百年,我过的都是怎样的日子啊!等你还我自由身时,再让我忏悔吧!”

月珑微微一叹,在他身旁盘膝坐下:“算了,我们这样争论不休,没有任何意义。强大如龙灵都无法还你自由身,更何况我?我们的命运已被诅咒,安心地守在这里吧。我绝不允许你惊扰初月。”

“兄妹之爱、手足之情?真够感人!”回雪冷笑着,沉默许久,声音却突然变得柔和,“或许,我们能合作。”

“合作?”月珑眉头轻扬。

“是的。”回雪点头,“你帮我,重获自由。我随你,回到天界。”

“你愿意回到天界?”

“回到天界,无论接受什么样的惩罚,也当比被囚禁在这里强吧!”

月珑想了许久,才道:“我该怎么帮你?”

“是流风禁锢了我。你若能将自己的灵力借我一用,合你我之力,也许能克制流风当年施加在我身上的法力,让我重获自由。”

月珑想了许久,这也许是惟一的救赎之道。他终于点头应承下来。他御起了灵力,竭尽全力,将自己的灵力输与回雪。

回雪得到了月珑的灵力,却并未合自己之力,突破流风禁锢自己的法力,而是逼出自己的精元,侵入了月珑的身体。

“回雪,你在做什么?”月珑惊呼。

“月珑,你怎会如此愚蠢?连龙灵都无法突破流风临终之际所施的法力,更何况你我!借你的身体一用,我才能将初月找寻啊!”

月珑懊恼不已,却又无奈,想要收回灵力已然太迟,只得利用体内残留的灵力,与回雪抗衡。“五百年前那个单纯明朗的小白龙去了哪里?回雪,你真是天界诸神的耻辱!”月珑痛心疾首,他从未想到,回雪竟能卑鄙至此。

“月珑,你若像我这般,被活生生地禁锢五百年,只怕,会比我更卑鄙呢!”

月珑用尽了浑身之力,却是无济于事,只能任由回雪侵占了自己的身体。

“回雪,我不会允许你借我的身体,走出陵寝,惊扰初月的生活!绝不!”

回雪终于如愿以偿,侵入了月珑的身体。可当他准备离开湖底陵寝时,却发现,月珑的身体并不听自己的精元使唤。月珑是倾尽全力,守护住了自己仅存的意志。回雪并不气恼,只要略略施展自己作为龙的法力,便能让初月感应到自己的存在,便能让初月自行前来将自己找寻呢。却是没有觉察,两人斗法之际,强大的力量唤醒了三生石内沉睡着的流风的精魂。由此,云歌来到陵寝后,流风利用银丝灵链,帮助月珑驱逐了体内回雪的精元。

“初月,一切的因由你已看得清楚明白,你应当离开,回雪不值得你再为他做任何事。”月珑切切地说着。

云歌听他用这个名字将她呼唤,却并不觉得陌生。她是天女初月的转世后身,或者,她便是天女初月啊。她眼望着回雪,满脸的悲悯。

“回雪,你怎可以一错再错!”

“初月,什么都不用再做了,我会返回天界,带流风返回天界。这样……”

“哥,你的意思我明白。可你做得到吗?将回雪一人留在这深寒的湖底,承受生生世世,没有尽头的惩罚,你真的能安心吗?”她摇头,“哥,你还想骗我?你想让我回到人世,与楚骁做一对凡夫凡妇,享一世安宁幸福。而你,便在这里陪着回雪赎罪,也将生生世世的初月守护,是不是?你是不是这样想的?”

月珑枉然一叹:“初月,你知我为何一直不将流风的死说与你听?便是怕你会陷入痛苦和愧疚之中,永生永世不得解脱。五百年前,你甘心自堕红尘,为的,不仅是为回雪赎罪,更是为了要找回流风的精魂,让他复生!”

“可我已然知晓。”她神色凄惶,“若是不得解脱,那么,我们四人,你、我、流风、回雪,谁都不能幸免!哥,我宁愿留在这里将你陪伴,为回雪赎罪!”她在月珑的身旁坐下,将头轻倚在他的肩上。

“可你此生,只是凡人云歌!”月珑的心微微作痛,他一直不敢告诉她流风的事,便是害怕她会作出这样的选择。天界神人又如何,身负无边法力又怎样,他却无力让自己最疼爱的人得到一世的安宁与幸福。

他御起灵力,化出一方幻境,“云儿,滚滚红尘、三千繁华,你真的不眷恋了吗?”幻境之中,楚骁疯魔了一般,用尽各中办法,试图打开石壁,却是没有丝毫进展。云裳也出现在了地宫之中,她那样焦急不安地看着,满脸泪水。陆千羽和陆天麒也在设法,却终究只是徒劳。

月珑抬手,指向石壁:“云儿,那外面有你至亲至爱之人,你真的不再眷恋?你可还记得,我说过,你的幸福便是我的救赎。云儿,你走吧!”

她泪水滚落,只是摇头。“哥,你也是云儿至亲至爱之人啊!看你受苦,云儿如何能安心?”她哀哀地说。

世间安得两全法?

如今,可有人能解得这困局,让所有的人都能得到救赎?

月珑枉然长叹,看向回雪,苦笑:“回雪,你终于满意了,你将在这里与初月相守。眼睁睁看她红颜渐老,看她的心灵得不到丝毫的慰藉,在痛苦和孤寂中慢慢走向死亡!”

回雪脸色惨白,默不作声,半晌才道:“纵是我愿意与你回到天界,我们走得了吗?”

“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再为你取灵泉之水!”月珑似看到了一丝希望,急急地说。

“月珑,你为何还如此天真?灵泉之水虽是灵物,但灵力比之龙灵的法力,孰轻孰重?它根本救不了我!”

真是到了山穷水尽了?

“流风呢?”云歌捧着三生石,眼中满含希望。

“他纵然肯放下对回雪的仇恨,可他只是精元而已,哪来的力量破解自己当初施下的强大法力?”月珑微微一叹,闭上了疲惫不堪的眼睛。

是真的已经到了山穷水尽之地了,他们注定,得不到救赎。

“哥,帮我做件事。”她收起了绝望的泪水,轻轻地说,“让楚骁以为,我会回去。不然,不知道他还会做怎样的傻事。”

“让我去将他带了来吧,让他明白一切的原委。”月珑切切地说。

她摇头:“这样,只会让他更加痛苦。只要让他以为我总会回去便好。时间久了,他许会将我淡忘。”

第八十九章 浴 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