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八章 参 商

  月珑哈哈大笑,放开了她的手,直笑得天地变色,云仇雨恨。

“回雪!你是回雪!你对月珑哥做了什么?”她惨然变色,惊声呼道,又急急地走到仍坐于地上的回雪身前。她俯身,拉起他的衣衫。他的身子仍旧是冰冷的石头。他闭目而坐,对身外之事竟无一丝感应。

“是的!我是回雪!”他收起笑声,走上前来,一把拉过她,定定地说,“初月,回雪又回来了!你不开心吗?”

“龙灵答应了的呀!只要我能说服龙华往生,他便会放了你!他是在骗我吗?他为何要骗我?”她哀哀地问。

“与龙灵无关。”他淡淡地说道,“初月,我们走吧!”

“走?去哪里?”她警惕地看着他,好生诧异。

“天大地大,你想去哪里,我便陪你去哪里。我们将做一对众神艳羡的神仙眷侣!”

“我哪里都不会去!”她说得肯定,“既然与龙灵无关,那便是你!告诉我,你将月珑哥怎么了?你为何会在他的身子里?”她说着,挣脱了他的手,抖落手腕上的银丝灵链。刹那之间,石室里华光四射,银丝灵链飞扬而起,击向附着在月珑身上的回雪,将他逼得步步后退。

他面色凄凉,看着逼至眼前的灵链,幽幽一叹道:“初月,你可知这银丝灵链究竟是何物?五百年前,你执着它,坐在层云之颠,放牧群星;而我,便陪伴在你的手畔身侧。我们曾那样快乐、幸福!今时今日,你却要用它来与我对抗吗?初月,你情何以堪啊!”

她泪如雨下,哀哀地说:“我不是初月!我只是凡人云歌!回雪,为何你不明白,我们回不去了!无论五百年前发生过什么,我们都回不去了!回雪,将身子还给月珑,让他带你返回天界,好不好?你知道,这是我们惟一的救赎啊!”

“那是你们的!而非我的!”他狂暴地说道,箭步上前,却又被灵链逼回。“初月,你以为,它能挡得了我?它甚至挡不住月珑的灵力呢!”他说着,御起了灵力,要与灵链对抗。

“云儿,三生石,从回雪身上拿回三生石!”

月珑的声音悄然在她心中响起。她不假思索,放眼看去,坐于地上的回雪胸前,灵光闪动,正是三生石。

“去!”她娇喝一声,用体内仅存的灵力,催动灵链,向附着在月珑身上的回雪打去。自己则急忙从回雪身上取下了三生石。

灵石如火,灼痛了她的手。她吃痛地喊了一声,却坚持不肯放手。灵石在手,手中的灵链仿佛活了起来,不待她御使灵力,径自舞动起来,不仅将附着在月珑身上的回雪逼得节节后退,最后,竟从她手中飞出,将月珑紧紧缚住。

月珑痛苦地呼喊起来。她心中不忍,正欲上前,想要为他取下灵链,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却在耳边殷殷叮咛:“要救月珑,便不要为他解下灵链!”

她迟疑着,眼睁睁看着华光四射的灵链越收越紧,月珑跪倒于地,痛苦地嘶吼着。她不顾一切,奔上前去,抓住灵链,想要将它解开,却被痛苦不堪的月珑一把抓住。“不!云儿!别解!”那是月珑的声音,是他的意志。她茫然地停手,茫然地看着他苦苦挣扎。她紧紧将他搂于怀中,试图以此减轻他的痛苦。一炷香的工夫,月珑终于安静下来,冷汗湿透了衣衫。灵链也径自松开,飞回了她的手中。

她依旧紧紧地搂着他。他在她的怀中艰难喘息。她急急地唤:“哥!你还好吗?”

他抬眼看她,强忍住身体剧烈的疼痛,微微地笑道:“还好!云儿,谢谢你!”

他是她的月珑哥,他又是她的月珑哥了!她喜极而泣。

身后,回雪幽幽一叹,张开了双眼。

“哥,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为何不随龙灵走?”她小心地扶他坐下,温柔地为他拭去了脸上额头豆大的汗珠。

他看着她,苦笑:“我不想你知道,是不想你再痛苦,再受折磨。可你,终究还是需要知道!”

“你有事瞒着我?”她小心地问。

“问问你手中的三生石吧,他会告诉你,一切的因由,那些我和回雪一直在将你隐瞒的罪恶的事实!”

“月珑,你不觉得这样太残忍吗?这五百年,我已经受尽了折磨,还不够吗?”坐于地上的回雪愤愤地喊道。

“残忍?回雪,你有何资格让人给予你怜悯?”月珑的眼中又燃起了少见的怒火,“云儿既是初月的转世后身,便应当知道真相。当初为了你而瞒她,是我的错!”月珑喘息着,冷汗直冒。

“你们别争了!”云歌将他们打断,“哥,你别再多想,好好歇息片刻。”她看向了回雪,“你既然将我当作天女初月,那么,那些关于初月的事,我便应当知晓。”

她不顾他眼中的痛苦和畏惧之情,看向手中的三生石。他已不再灼热似火,却如一只温情脉脉的眼睛,在将她看定。

层云之颠,天女初月手执长鞭,满眼的忧伤。

“回雪,你知道,你是除了月珑之外,初月最亲最爱之人,可是……”

可是什么呢?那是那日,她没有听完的初月对回雪所说的话。而此时,初月却并未停下,继续幽幽地说道:“回雪,那只是兄妹之爱,手足之情,一如初月与月珑啊!回雪,你能像月珑那样,做初月的哥哥吗?”

回雪呆住了,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呢。许久,他才苦笑道:“答应你?为何不能答应?不答应又如何?回雪低微的法力,莫非还能从流风手中将你抢了过来?”他说罢,惘然回身,不顾初月千呼万唤,愣愣怔怔地驾云而去。

那日,回雪骗了她呢。她的心里都是苦涩,原来,她只是将回雪当作了亲哥哥一般,而非男女之情。可回雪却无法释怀,仍要执着。所以,故事远远未完,那日,注定会有可怕之事发生,让所有的人都万劫不复!

许久,她终于放下了三生石,颓然坐到了地上,泪水潸然而下。“流风!流风!原来五百年前一切的因由竟是这样,竟是这样!是初月害了你!是初月害了你啊!”她不由自主,看向沉默不语的回雪,泪眼一逼,俨然天女初月,“回雪,你还不回头么?你惩罚了所有的人啊!你惩罚了自己,惩罚了初月和月珑,你更对不起流风啊!你们同宗同族,你如何下得了手!”

“初月!你知道,我也是为了你!为了你,我是真的失去了控制,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当我清醒过来时,一切都已太迟!我也曾悔恨不已啊!”他满脸泪水,“是龙灵,都是龙灵在作祟!是龙灵让我做下错事,让我悔恨终生!”

“悔恨?回雪,你真的悔恨了吗?你还在执迷啊!”她却并不肯将他原谅,“若是你在悔恨,肯真心忏悔,为何还要加害月珑?须知,他流落至此,都是为了我和你啊!”

“你要我如何忏悔?”他激愤地掀起衣衫,露出石化冰冷的肢体,“我是做了错事,却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那么,我凭什么还要忏悔?初月,我知你在想什么,你不过是希望我能心甘情愿与月珑返回天界,接受应有的惩罚,而不再打搅你的生活,不是吗?那么,初月,你让流风放过我呀!”

回雪的疯狂在她的意料之外。她虽已弄清了一切事由的渊源,但回雪说得不错,要解救月珑,要让回雪回头,须得平息住流风五百年丝毫不曾宣泄的怨怒之气。

她幽幽地看向了手中的三生石。

“云儿,你什么都做不了!那是天人之争,你忘了,自己只是凡人云歌!”月珑切切地说着,试图将她阻止。

“可我总该做点什么!就算为了流风!”她眼中含泪。

那就让一切的渊源都说清道明吧,不再对你有丝毫的隐藏。

月珑凝视着她,满眼忧伤。

第八十八章 参 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