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二章 舍 身

  且说月珑拉着楚骁腾身而起,竟直入云层。腾云驾雾,绝非凡人可为。云歌虽然对他说过,月珑乃是被天界贬黜的神人,可楚骁并未想到,他的力量竟然强大至此。连月珑都无法救出云歌,自己又何德何能?他不禁心乱如麻。还不待他平息住心中的烦乱,月珑带着他,已落到了一片幽深的林子中。

在空中向下看去,这片树林浩如烟海,竟是一眼看不到尽头。到了地上,才发现,周遭雾气氤氲,身旁便是万丈悬崖,悬崖之下,云蒸霞蔚。

“这是什么地方?”楚骁不禁要问,“云歌在哪里?”话音未落,树林中白光一闪,一条小白龙已至眼前。“云歌!”他的眼睛一热,迎了上去。

白龙却将他避过,冷冷地说:“凡人,你弄错了,我不是云歌。我只是吸走了她的仙缘,让自己化身龙体。”

楚骁呆住了,却也只能相信。眼前白龙的声音绝非云歌的,而是一个粗哑的男声。他回头看向月珑:“云歌究竟在哪里。”

“我说了,她已身陷恶鬼狱。”

不待月珑说完,白龙急忙说道:“地府之门已关,三年之内,亡灵无法进入地府;而地府中的亡灵也无法往生。这是地君在集整个地府之力,要与我抗衡。我凭借强大的法力脱身而出,但云歌不行,因为,她只是凡胎肉身。我已去过天界,找过龙君。可龙君并不愿网开一面,他只说,云歌仍是鲜活的生命,地府没有容留她的权力,她可以凭借凡人之力,自己走出地府,但必须有人为她引路,而且是俗世凡人。”

不知云歌潜入地府的前因,楚骁对白龙的话似懂非懂,只是焦急地说:“你只要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怎样才能救出云歌!”

白龙从身上拔下了两枚鳞片,交与月珑。月珑用灵力将它们点燃,又拉过楚骁的手,咬破自己的手指,用鲜血在他的手心画符。楚骁只觉手心一热,那道符亮光一闪,骤然于手心消失,似已嵌入了血脉之中。

月珑指着燃烧的鳞片道:“我为你点了两盏佛莲灯,一盏指引你潜入地府,找到云儿;另一盏则留在这里,我们可以通过它看到地府中,你与云儿的状况。若是灯火燃尽,你们还不能返回。那么,你们便只能在恶鬼狱中做一对孤魂野鬼了。我还用神血在你身上做下记号。这样,你便能于地府之中看清那些来意不善的魂魄鬼怪,并且,驾御云歌的银丝灵链,将他们击退。云儿已经不是龙体,只是柔弱的女流。所以,楚骁,一切都靠你了!”

楚骁认真地听过,也不说话,回身便要跟龙的鳞片化成的佛莲灯走,却被月珑一把拉住。他仍是放心不下。

“此去千难万险,我与龙灵虽然身负无边之力,却无法突破这已封闭的地府入口。地府乃是肉身凡胎之人的灵魂栖息之所,所以,只有凡人能进去。原本,云歌有银丝灵链护体,你也接受了神血,魑魅魍魉都不敢接近你们,怕只怕……”月珑没有说下去,只是切切地叮咛,“楚骁,你一定要将云歌带出来!你的笛声可以让她前来寻你,这样,会为你们节省一些时间。切记,佛莲灯一旦转暗,便须设法及时返回!”他说罢,松开手来。

楚骁只是郑重地点头,毫不犹豫地随佛莲灯向迷雾深处走去。

越往前走,迷雾越深,以至看不清咫尺之地。佛莲灯在前,也行得慢了起来,似在努力辨别着方向。周遭,魑魅魍魉不怀好意地在将他窥视。楚骁心知,自己已在地府的入口处徘徊,纵然心急,也是无用。于是,取出竹笛,一边随着佛莲灯慢慢前行,一边吹了起来。

鸳扣锁心,丝萝有梦,忍问酒醒何处。娥眉长敛吹不展,离人千里斜阳暮。盟山旧约,月月年年,只恐归期又误。梅边吹笛相思砌,云寄冷香书尺素。

云歌,你听到了吗?楚骁来寻你了,你可听到了我的笛声?听到了我的心声声在唤?

突然,前方的佛莲灯骤然停了下来,似在警惕地向四周看去。楚骁停下笛声,浓雾之中,鬼影幢幢,凶恶贪婪的眼睛偷偷打量着他,且一步步,在向他逼近。

“佛莲灯,你只管向前走,我自会跟上。”楚骁说罢,冷冷地看着逐渐靠近的鬼怪,却又镇定安然地吹起了笛子。

地府之中,云歌循着笛声跌跌撞撞地前行,早已是筋疲力尽,一干亡灵鬼怪紧跟于身后,是在等待她最终无力坚持,自己倒下。

突然,前方似有灵光闪动。她的心不禁一热,出口便是那里了吗?她向前急走了几步,看清了前方幽幽闪动的光点。那竟是一盏佛莲灯。她不禁喜极而泣,龙灵和月珑到底不会扔下自己不管,一定是他们来拯救自己了。她略略停了停,蓄积力量。

她终于又站起身来,加快速度向前方的佛莲灯走去。突然,前方妖雾弥漫,佛莲灯平空消失在浓雾之中。她的世界又变成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她不禁慌乱不已。“哥!月珑哥!”她焦急地喊了起来。然而,四野空旷,除了令人窒息的寂静,没有任何人给予她一星的回应。她的泪不自觉又落了下来,心中满是难耐的恐惧。

“只要这笛声不息,循着笛声前行,绝不放弃,即便是累倒,也一定要匍匐,那么,你便能自己走出地府!”

彼岸花的话又在耳边响起。她的心逐渐安静下来,是呀,还有笛声可以指引自己呢。她努力平息心境,细心去听。笛声悠悠,果然在前方不远之处。她又迈开步子,循着笛声向前走去。地府的邪雾恶瘴可以遮掩佛莲灯的光华,却挡不住楚骁笛声的指引。想见他的心,突然那样强烈,强烈到几乎要跃出胸膛,径自前去寻他。

云歌循着笛声又走了一程,终于,拨开迷雾,佛莲灯再次出现在眼前。佛莲灯后,似有人影若隐若现。

“哥!是你吗?”她冲着那模糊的人影切切地唤着,是再也无力迈开双腿向前走去。她软软地倒于地上,只能抬头,苦苦地看着那星希望,在前方燃烧。

必须让佛莲灯后的人看到自己。想到这里,她努力坐了起来,盘膝,咬破手指,将鲜血涂于银丝灵链之上。她御起了血脉中仅存的力量,用鲜血催动灵链,让它向佛莲灯的方向飞去。

灵链离身,一直尾随于后的亡灵恶鬼们顿时蠢蠢欲动。有恶鬼扑了过来,她奋力将它甩开。恶鬼众多,防不胜防。有恶鬼咬住了她的肩头。她吃痛地叫了起来。又有恶鬼逼近。正当她疲于应对、无比绝望之际,眼前灵光闪动,灵链竟飞了回来,将群鬼打了个落花流水。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紧跟于灵链之后,飞身而近,一把将她抱在怀里,抱得那样紧,仿佛要将她融入自己的骨骸一般。

“云歌!”

她听见了那样熟悉的声音,泪水潸然而下。“楚骁,是你吗?怎么会是你?你怎么会来?”她苦苦地追问着。

“我来救你。你的月珑哥说了,地府之门已关,他和龙灵都进不来,只有凡人方可进入。”

“这里太危险!”

“那又如何?”他深深地看着她,“你可知,我终于将过往遭逢,将你重新找回来了。我已经记起了一切!如今,我们终于在一起了。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再将我们分开。就算出不去,我愿意与你生生世世在此厮守。这样,即使是做孤魂野鬼,我们也当是一对令天上人间,人神艳羡的孤魂野鬼!”

她听过,开心地笑了起来。

“不过,我还是很贪恋人世的繁华。现在,我们尽全力,先出去,好不好?”他一边细心地为她流血的肩头包扎着,一边认真地说道。

她用力地点头。

他拉着她,收回银丝灵链,傲然站起身来。

群鬼已将他们紧紧围于中央。

“你们不过是些亡灵恶鬼,若为灵链所伤,必将魂飞魄散。还不速速散开!”云歌冲着群鬼大声喝道。

“你以为我们想么?”有恶鬼冷冷地说道,“这是地君的意思,要尽一切可能将你们留在地府,为了他的脸面,也为了整个地府的脸面!”

第八十二章 舍 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