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一章 执 念

  楚骁艰难地站起身来,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同时对阵六大高手,他多处受伤,虽然并不致命,却让他的体力几乎流失怠尽。

脚步声起,有一队人提着灯笼跑了过来,照亮了脚下之路和整个院子。看那装束,竟都是宫廷侍卫。还不待楚骁想得清楚,一个锦衣的青年男子执着手云裳的手走了过来。楚骁看明白了,那男子便是云裳称作均佑的心上人,是南霁国的王。

“王,你来了。”沈万翔见了来者,却并未下跪,只是淡淡地看着。

王眉头一挑,眼中射出冷戾之气,却并未将他理睬。有宫人急急地抬来了座椅,王安然地坐了下去。

“楚骁,你还好吗?”云裳看见了他,急急地问,想要上前,却被王一把拉住。她只能乖乖得留在他的身旁,眼中却满含焦虑,将楚骁看定。

“我很好。”他淡淡地说道,也长长地松了口气,她是安全的。王心中有她,不会为难她。

“沈万翔,你可知罪!”王沉声喝问,不怒而威。

“臣罪犯滔天,绝无可恕之理。臣请王赐臣一死!”沈万翔安然地说道。

王好生惊异,看向沈万翔,仔细端详了半晌,才沉吟道:“沈万翔,你说说看,你究竟犯了何罪,以至要请死?”

“别的不说,臣勾结图狼族,意图谋反。仅此一条,臣就罪该万死!”沈万翔仍说得不紧不慢,仿佛在说着别人的事,却将王与一干臣子处心积虑想要为他罗织的罪名,轻易便点破了。

王沉默着,心道,他这样一说,自己竟还不好真的定他死罪了。他想了想,咬牙向左右吩咐道:“将沈万翔押入大牢,待审理清楚了,再定其罪!”

云裳看着一干侍卫押走了沈万翔,心中不忍,想要说什么,却终究没能出口。

“云裳,我很高兴,你真的不是他的女儿!”王执着她的手,眼中漾起了快乐和温暖之情,“沈夫人临终前托人带了道奏疏入宫,我才知道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才知道关于你的身世,才会如此及时地将你解救。”

“是娘……”她顿了顿,“是沈夫人告诉了你一切?”她的心百感交集,她一定是怕自己被沈万翔加害,才出卖了他,出卖了自己的丈夫。这么些年,她一直都在为他背负罪孽;这么些年,是她用病弱之躯撑起了自己生存的空间呢。她的泪潸然而落。她真的当得起她唤她一声“娘”呢。

“怎么哭了?”王站起身来,为她擦泪,“好了,云裳,随我回宫吧。你再也不用担心会被伤害了。”

“回宫?”她蓦地收起泪,看着他,“王,可你说过,我不适合呆在宫中。”

“今时不同往日。沈万翔这棵大树已经倒了,母后也不会再反对我们在一起了。”

她却是摇头叹息:“王,你也说了,今时不同往日。云裳如今已不想入宫。”

“不想入宫?”王的眉头皱了起来。

“是。”她却并未在意他的情绪,仍旧说道,“后宫佳丽三千,都为王一人而美丽。云裳不想做其中不起眼的一个。云裳只想一生与一人彼此守候,成就一对凡夫凡妇的姻缘。”

“一生与一人彼此守候?那人是谁?是他吗?”他的眼睛恶狠狠地看向了仍站在院子中的楚骁。

“不是。王,你误会了!云裳只是在说自己的愿望,与他无关!”她急道。

“云裳,你甚至都不叫我均佑了,而是叫我为王呢。”王说得似很突兀。

“可你是王啊。”她很是茫然。

“误会?云裳,你当我是傻瓜吗?”王冷冷一哼,“他为了救你,差点送命呢。或者,我应该来得稍微迟一点。”

“王……”

却不等她再说什么,王对楚骁高声说道:“你是昔日云族族长楚云舒的儿子,是吗?”

“是!”楚骁握剑而立,傲然回视着他审视的目光。

“见了人王为何不跪不拜?”

“我乃异族之人,你并非我的王。”

王眉头一扬,嘴角浮起冷蔑的微笑:“你应当恨我,是南霁国为了自己国家的利益牺牲了云族。”

“楚骁能力有限,无法仇恨一个国家,八年来,楚骁的仇恨都在沈万翔身上。”

“楚骁,因为云裳苦苦哀求,刚才我也算救你一命。既然你的仇恨都在沈万翔身上,那么,你是谁的儿子,与南霁国有着怎样的恩怨,我也不打算追究。我要你,立即离开!离开这里,离开王城,离开南霁国!”

“可以!我可以走!但我必须带走云裳!”

王的神情变得阴鸷起来:“带走她?为何?”

“因为她并不愿留在你的身边,不愿留在宫中。”

“是吗?”王嗤之以鼻,“你若有本事,就来带她走吧!”他说着,拉起云裳的手,便向院子外走去。

楚骁看在眼里,怒火中烧,不及多想,腾身而起,追了过去。几名黑衣人也横刀杀出,拦住了他的去路。待他举剑还击,却被一干身着黑衣的大内高手团团围住。

“王,你要怎样?”云裳惊慌地说道,想要挣脱他的束缚,却是徒劳,只得随他向前走去。

“云裳,你认为我会怎样?你应当记得,我说过,你是我的女人,是南霁国王的女人!人王的意志不容忽视!”

“可王,我不适合留在宫廷,这你很清楚。更何况,我是先王御医的女儿,沈万翔是为了你和太后才灭了我肖家满门啊!若论及爱恨情仇,我与你之间,爱与恨,孰多孰少,谁能算得清?就算你我皆不在意,太后呢?太后容得下我吗?容得下御医肖重远的女儿长居宫中,甚至于留存在这个世界上吗?”

“你就这样不信任我,不认为我有足够的权势可以给自己的女人一片安宁的天地吗?我告诉你,太后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真实身份!”王站了下来,恼恨地将她看定,手指指向身后,“你便是只相信他吗?相信那个什么都没有的男人?我知道,这些日子以来,你和他走得很近呢!”

她哀哀地看着他,知道他的意志不会改变。身后,刀剑互斫之声响成一片。楚骁会怎样,她不敢想。经历了刚才那一场恶战,还要同时应对十余名大内高手,他连逃走的可能都没有呢。终于,她苦苦地说道:“好的,王,云裳留下,永远留在你的身边。放了楚骁,好吗?在云裳心中,他是姐姐的爱人,只是云裳的姐夫而已啊!”

王冷冷一哼:“太迟了!我给过你,也给过他机会!云裳,他可不仅是你的姐夫,他还是昔日云族族长的儿子,于南霁国而言,是个十分危险的人呢!”

“你骗我!”她激愤地喊道,“就算我一开始就答应留下,就算他没有想过要带我走,你都不会放过他,不是吗?你那样问,那样做,不过是为了试探!你好卑鄙!”

“云裳,你不可以这样对王说话!”他有力的双手狠狠地捏住她的双肩,“你这样口无遮拦,在宫廷里是真的活不下去呢!”

“那就别让我活!我情愿和楚骁死在一起!他至少懂得爱,懂得尊重!”她伸出手来,狂乱地捶打着他的胸膛,想要挣脱他的束缚。她泪水恣肆,她曾经那样地爱过他啊。可他怎么可以毫不在意她的心思和意愿?

“云裳!你要怎样!”他恼怒地低吼着。

“你爱我吗?你不爱!你要的,只是占有!”她哭喊着。

“胡言乱语!”王挥掌朝她的脖间用力打下。她晕倒在他的怀中。他抱起她,带着她坐进了早已等候在前的软轿。她的脸上都是悲哀的泪水,他轻轻为她擦去。或许,她真的不适合活在宫廷之中;可他,真的舍不得就这样放她走。就如她刚才所说,他要得到她,因为,他真的很爱她。

“楚骁,何必再负隅顽抗?你认为自己还有生还的可能吗?自裁吧,王会替云族报仇,诛杀沈万翔及其党羽,并留你一具全尸,还会送你返回云族,将你和你的家人安葬于一处。而且,只有你死了,云裳小姐留在宫中才会安全。”

一名大内高手殷殷地对他说道。他已经耗尽了全部的力量,浑身是伤,是连还手之力都没有了。听了这话,他不禁惨然一笑,收剑而立。天地苍茫,楚骁原来百无一用,无力为父母族人复仇,也无力保护一个柔弱的女子,甚至无力去爱!这样的楚骁,还有何面目行走于天地之间?他挽了个剑花,将长剑横于颈前,闭上了眼睛……

第六十一章 执 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