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四章 锁 情

  “哥,满天神佛都无法报偿,这是何意思?”

“你说呢,云儿?经历了这一场尘欢俗爱,你是真的不能明白吗?你的心,还眷爱着那个叫楚骁的人,不是吗?为了爱他,你愿意付出什么,愿意做怎样的等待?”

“哥,不要提他!”

月珑凝视着她,是那样揪心的眼神。

马蹄声起,渐渐得近了,有人向这边行来。

“哥,是他!我不能让他看到我!”她急忙拉着月珑向密林深处走去。

楚骁牵马走进了小树林,一袭粉色衣衫的沈云裳盈盈地走于他的身侧。

“这么说,你们第一次见面,是她落水,而你救了她。可她竟然将救命恩人当作陆千羽,以至于与他日久生情?”沈云裳笑道,“这可不划算。楚骁,你为何不告诉她,救她的人是你?”

“怎么跟她说呢?”他幽幽一叹,行至千年树妖身前,默默地注视着参天古木,“她似乎挺喜欢来这里,我不知道是何原因。我在这里找到她的时候,她在伤心地哭泣。我还陪她来过这里许多次,每一次,她都会躲开我,在这里自言自语。”往事历历在目,让人心痛不已。他怎么也想不到,竟会是自己,亲手毁掉了自己一直苦苦追寻的安宁和幸福。

“楚骁,她真的没有家吗?那么,这些年,她岂不是过得很苦?”她竟带着些许的忧伤。

“她有个哥哥,相依为命。他对她很好吧。”楚骁没见过月珑,却能从云歌的只言片语中感觉到她对月珑的依赖。这竟也能让他的心生出淡淡的妒意来,他不禁要对自己苦笑。

“楚骁,你也真狠心。我是你仇家的女儿,你对我尚且能如此宽容,为何对她,竟那样残忍。”

“我想,我是太害怕失去她了。”他答得很痛苦,很狼狈,“她说过,我是个面相凶恶,眉目阴沉之人。我想,自己真是那样的人,无法给予她想要的幸福。”

“你们在一起那么久,你竟从未要求她取下面纱吗?或者,是她不肯?”

“她是修仙之人。我想,她不肯取下面纱,自有因由。我不想强迫她做任何事,可最后,我……”他说不下去了,是有剜心之痛。那日他无情地伤害了她,可他对自己的伤害,却是更甚。这些日子以来,云裳常常来找他,与他所说之事,几乎都与云歌有关。每一次,他都会心痛不已。可他竟然愿意,愿意在这样的痛苦折磨中延续对她那份无法舍弃的爱。

云裳听过,微微一笑,取出一块丝绢,展开,轻笼于脸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温柔地看向楚骁:“楚骁,我是云歌,是你的云歌!我回来了!再也不离开你了!”

他默默地看着,眼中似有湿湿的泪意闪过,半晌才轻笑道:“别玩了!云裳,你不是云歌。你可知,你们最大的不同,便是这双眼睛。云歌的眼睛里,可没有你那么多的古灵精怪。”

“是吗?”她放下了丝绢,一脸的沮丧,“楚骁,你为何要那么爱云歌?真让人嫉妒呢!”

“云裳,你也有自己的心上人。他对你的爱,不比任何人少。”

“是啊!他爱我,爱到不能娶我呢!”她自嘲起来,吸了吸鼻子,却突然绽放美丽的笑颜,“楚骁,你说云歌去了哪里?她不是喜欢这片小树林吗?她会在这里吗?”不待他有所反应,她冲着密林深处,大声唤道,“云歌!云歌!你回来,回来呀!楚骁在等你!他在等你呢!他要等你一生一世!”

密林深处,云歌将两人的话,一字一句,听得清楚明白。阳光透过密密匝匝的树荫,星星点点地落在她的脸上。那日之后,她便没再戴过面纱。她的面颊上,狰狞的龙形在阳光里栩栩如生,仿佛就要飞跃而出。她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手中,紧握着楚骁所赠的玉笛。

“云儿,你在折磨自己,也在折磨他。回到人世之中吧,你属于烟火人间,属于那个叫做楚骁的人呢。”月珑轻轻地说。

“我这副模样,在凡人眼中,便是异类,又怎能安然地行走于天地苍茫之中?”她认真地说,“就算真要回去,也应当先帮你将龙灵和回雪带回天界,然后,除去这脸上的印记。”

“我时常在想,是我错了。不应该世世与你相寻相觅,将你带入这无法救赎的劫难之中。”

“那是我们的命运,即使你不来寻我,我们终究会相遇。这都是满天神佛的安排。”

“初月!”他忽然唤起了她五百年前的名字,于她而言,却是那样陌生的感觉,“如果龙灵愿意跟我走。初月,你也能返回天界。还记得你十八年来的梦想吗?你还愿意做那在层云之颠放牧群星的天女吗?”

“这么说,我的宿命仍然是天女?”她苦笑。

“不好吗?你忘了,你一直都期待着回到天界我们的家。”

她默默地看着树林里楚骁高大挺拔的身影,幽幽地叹:“那该是多么遥远的事了。等龙灵愿意跟我们走时,再说不迟。”

“你舍不得将他舍弃?”

“哥,我说了,不要提他!”

初月啊初月,他竟能让你那么伤心,让你那么无法舍弃?今生今世,只怕,你只能做凡人云歌了。

见月珑眼中都是心痛,云歌认真地说道:“哥,无论以后会怎样,云歌已经决定,在将龙灵和回雪带回天界之前,再不问红尘俗世。云歌会让自己……”她心疼地看向密林之外,终于说道,“云歌会让自己忘了他!”

忘情?谈何容易!

月珑并不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她。她的手中分明紧紧地握着一支玉笛。他知道,那正是楚骁送与她的。

“既然如此,初月……”

“哥,还是叫我云儿吧。我早已不是天女初月!”

“云儿。”他淡淡一笑,却是正色道,“我有个主意,我们入湖救出回雪,我将他带回天界。这样,你也能安心留在人世。”

“龙灵呢?”

“我们无法带走他,又何必强求。”

“他不走,你怎么回得去?”

“你忘了,还有流风,他曾经收复过龙灵。他会帮我的。”他说出了善意的谎言。

“真的?”她不太相信。

“真的!”他却答得笃定,因为相信,谎言有时是为了救赎,“单凭五百年前,与初月的渊源,他也不会袖手旁观。”

是啊,这许是惟一的办法,既然他们无法收复龙灵。她的选择一定是烟火人间;而他,他的救赎便是她的幸福。若她能得到应得的那份爱,那么,自己当安心地守着自己的宿命。天上人间,哪里于自己而言,还不一样。

入夜,天人斗法,栖月湖上灵光飞舞,一道白影缠绕着龙灵于湖面激烈地跃动翻飞,终于越去越远,消失于湖岸的群山之中。云歌急忙御起灵力,不顾一切地向湖底陵寝闯去。

高大的石质陵墓就在眼前,墓门竟然敞开着。她没有迟疑,急急地走了进去。墓中无水,白衣的男子盘膝端坐在正中。

她看见了他,不禁脱口而出:“回雪!”

第五十四章 锁 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