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温 情

  那日之后,楚骁没再回沈家,又住进了艳月楼,终日守在云歌的房中蒙头大睡。他是太累了,心中的苦无处可说。

这日午后,凤舞正和几位姑娘坐在花园子里喝茶,有护院匆匆来报,说是有位公子闯了进来,要找楚爷。她好生奇怪,艳月楼大白天可是不会营业的,这是欢场熟客都知道的规矩,怎么还会有人闯来,而且指名点姓要找楚骁。不及多想,她急忙去到了门厅处,跃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却陌生的面孔。她一眼便识得,那是沈云裳。可她穿了身男妆,不熟识的人乍眼一看,还以为真是位俊俏的公子哥。

“沈公子怎会到我的艳月楼来?这地方可不是你这样的公子爷该来的。”凤舞不知她找楚骁究竟有何事,便是不动声色地说着。

“我还记得你,你就是这里的妈妈凤姐。”沈云裳冷冷地说道,“我已经说过了,我要见楚骁,把他给我叫出来!”

“公子弄错了吧。艳月楼还没到开门迎客的时辰呢,楚爷此时可不在我艳月楼。”

“不在?”沈云裳冷冷一笑,凑到凤舞耳边,轻声说道,“那我就去官府,告诉官府你们都对我做过什么。到时候,看官府的大爷们能不能请动楚爷的大驾!”

凤舞眉头一扬,心道,楚骁说得不错,这丫头虽然天真率直,有时显得不通世事,却是个聪明伶俐、心思灵透的丫头呢。想到这里,她斥退了屋子里的护院和丫鬟,认真地问道:“沈姑娘,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找楚骁究竟有何事?”

“与你有关吗?”她看着她,满眼的傲慢和不屑,“我只要见楚骁!”

“姑娘可是弄清楚了,这里没人见到沈家大小姐出现过呢。”

沈云裳听出了凤舞话中的威胁之意,却并不退缩,而是冷笑道:“还想再绑架我一回吗?你应当是楚骁的手下吧,你去问问你家主子,看他会不会答应!”

凤舞一愣,心道,这丫头虽然没弄清楚自己与楚骁的关系,却把楚骁的心思看得很透彻呢。他是不会再伤害她了,别说她极可能就是云歌的妹妹,就算她只是沈云裳,就因着这般容貌,他也是决计不会伤害她的。“我不会让你见他,不会让你伤害他!”她很坚决地说道,她不知道沈云裳有何图谋,也不想此时再让楚骁看到一个与云歌一模一样的人,让他触景伤怀。

“我非见他不可!”沈云裳也不妥协,“否则我就去见官!”

凤舞细看了她一番,微微一叹道:“好吧,我带你去,可他不见得会见你。他终日将自己锁在云歌房中,除了让我为他送些吃的喝的,他什么人都不想见呢。”

“云歌?”她记起了那位与自己长得一般模样,只是脸上有道可怕印记的女子,“她怎么了?她还在生他的气?”

“她已经走了,是不会再回来了。”凤舞怅然道。

沈云裳若有所思,跟着凤舞来到了后院一处安静的房门外。凤舞敲了敲门,轻轻地唤着他的名字,可里面没有丝毫响动,仿佛无人一般。见凤舞也是束手无策,云裳想了想,突然娇声对房中轻唤道:“楚骁,开门,云歌回来了!我是云歌!”

果然不出她所料,房门“吱呀”一声开了,楚骁皱眉站在门前,冷冷地凝视着她。

她有些狼狈地笑道:“我也不想骗你,只是,你总不开门……”

“你以为你骗得了我?”他冷冷地说,转身走了进去,却并未关门。

她回头对凤舞说道:“我有事要和他单独谈谈。”眼见凤舞走了,她才走进房中,关上了房门。她打量着这间卧房,是很清新淡雅的感觉,没有华丽贵重的瓷器古董,只是很别致地摆了几盆花。主人虽不在了,花却开得很好,一定是有心人在精心照料。“这是云歌的房间?那么,她也是艳月楼的艺妓?”她好奇地问。

“不是。”他沉声作答,却是心不在焉。

“那她为何住在这里?”见他默然不答,她又问,“就为了那天的事,她便不再原谅你了吗?”

“是我做了太多伤害她的事,是我们之间有太多的阻隔。”

“要我说,都是因为你没有努力罢了。你惹恼了她、伤害了她,不去向她陪罪,不去哄着她,倒跑到我家中去寻找什么真相。换了哪位姑娘都是不能原谅的。”

“她和你不一样,她知道生活的真相是什么,她不需要人捧着、呵护着。”

“楚骁,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哪个女人不需要人捧着、呵护着?除非她不是女人!你爱她,不把她当作章台柳,就应当捧着她,呵护着她,让她很安心地依靠着你。你连这都不能给她,凭什么说自己爱她?”沈云裳倒不客气,将自己对爱情的理解一股脑地说了出来,却是有些黯然,“就好像我吧,时至今日,我都不能确定他是不是真心爱我。否则,他怎么会那么残忍,对我说,他不能娶我,因为我是我爹的女儿!”

看着她沮丧的神气,想着她刚才还振振有辞的模样,他不禁好笑,心软地问道:“你来找我,可是有事?”

她这才想起自己来的因由,急忙说道:“我娘病了,病得很厉害,你却走了。楚骁,你可是去找过我娘,对她说过什么?”

他看着她,默然不语,是不知道该怎样告诉她,他从沈夫人的只言片语中揣测到的事实:既然沈夫人当年没有生过双胞胎,既然云歌不是姓沈,那么,她是不是也不应当姓沈?而且,她们姐妹还可能与沈家有仇。否则,沈夫人为何会那样害怕沈万翔知道云歌还活着?

“楚骁,你说话啊!你可是已经打探清楚了,云歌身世的真相了?”她的眼圈红了,闪烁出一丝恐惧。

他轻轻一叹,执起她的手,温和地说道:“云裳,你娘没说呢,我什么都没探听到。”

“真的?”她眉头一皱,“那你为何就走了?”

他默默地看着她,默默地斟酌了一番才道:“你是沈云裳,是沈万翔的女儿。这就是我探听到的真相。”他在撒谎,因为,他想让她安心。她应当是云歌的妹妹,他不能眼睁睁看她痛苦。

“真的?”她眼睛闪亮,带着如释重负的喜悦,却又皱眉,“可我为何与云歌长得一模一样?”

“谁知道呢?也许是天意,老天要用这样的方法让我和你相识,用这样的办法将我和云歌分开。”他苦苦一笑。

“你真的很爱她?”她凝视着他。

“我很希望她能做我的妻子。可我,终究是没有这样的福分。”

她看着他,沉默着,却突然大笑起来,完全不像个大家闺秀。

“笑什么?”他皱眉道。

“楚骁啊楚骁,你当初掳我来时,那样狠心冷酷地对待她,可不是这般模样呢。那时,你就是个疯子、魔鬼,谁承想,你竟然会有如此软弱的一面。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他听过,走到门前,打开门,冷冷地对她说道:“沈大小姐,你该回家了!”

“你生气了?”她走到他身前,仰头看他,微微地叹了口气,“楚骁,你可知,我真的很希望,有她那样一个姐姐,有你这样一个姐夫。”她说得认真。

楚骁怔住了,看着她,若有所思。在她的纯真和直率掩藏下的,是一颗敏感的心。她许是已经猜到了真相。

沈云裳走了,凤舞却走了进来。她看着正望着窗外发呆的楚骁,看着他脸上的落寞和忧伤,不禁微微叹息。他不是过去那个楚骁了。过去的楚骁终日浸淫在仇恨之中,却是铜墙铁壁,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如今的楚骁,心中有了太多柔软的感情,于是变得敏感脆弱起来,他会被自己的感情伤得体无完肤,他已经被伤得体无完肤了。

“你告诉她她极可能不是沈家的女儿了吗?你可以利用她,为自己复仇,为云族复仇。”

“没有。让她仍旧将自己当作是沈万翔的女儿吧,那样,她才会继续过着单纯幸福的生活。”

“楚骁,她不是云歌,你根本不用如此为她着想。”她是要将他提醒。

“我知道,但我把她当作云歌的妹妹。”

“那又如何,云歌已经与你没有关系了。”

“我知道,但她仍在我心中。”

“楚骁,你还要复仇吗?”

“当然要,可不是现在。现在,我只想好好休息一番,我的心太累了!”

第五十章 温 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