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爱 恋

  往后的一段日子,云歌真如楚骁所期望的那样,消停下来,日日只留在自己的房中养伤。那些日子,她常常会听到笛声。它让她想起往昔岁月,想起那个满脸阳光、温和热心的青青少年郎。她是那样喜欢那支多情而美丽的曲子。今时今日,它是否真的如他所说,已经取名为《云歌》了?有时,她会尝试用自己的竹笛去模仿,却总也学不会。陆千羽也是日日来看她,陪她下棋、读书,为她抚琴,听她吹笛。

那日午后,云歌正坐于窗前看书,耐心地将陆千羽等待,却等到了几名小丫鬟,每人手中捧着件东西,欢喜地向她走来。

“你们做什么?”她看着她们,甚是诧异。

“这是陆家小爷专门为云姑娘送来的礼物呢,是要庆贺云姑娘身子康复了。”一名小丫鬟说着,抖开了手中的一件青绿色的裙袄,“姑娘,你看这衣料,这颜色,可不是寻常人家能买得到的!据说,这身衣服是小爷遣人专门到醉城寻的布料,请醉城最好的师傅裁剪缝制的。”

她茫然地看着,是有些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还有这个!”那名小丫鬟打开了另一人手中的木匣,里面珠钗、玉镯、玉佩、胭脂、水粉……一样样,女人喜好之物应有尽有。“这些首饰都是王城聚宝斋最上乘的货色呢,胭脂水粉是珠玉阁的。云姑娘,你喜欢吗?”

小丫鬟说得眉飞色舞,一样样地翻检着,爱不释手。

“你喜欢吗?”云歌淡淡地反问。

“当然喜欢!是女人,哪有不喜欢的呢!”

“那你拿走吧!”

小丫鬟听过,瞬间收起了笑容,呆住了。

“你们走吧,把东西都拿走。”云歌在窗前坐下,安然地说道,“千羽呢?他今日为何不来?”

几名小丫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是好。半晌,一名小丫鬟才走上前来,小心翼翼地对她说道:“云姑娘,陆家小爷在七宝玲珑塔下等你。他特意吩咐了,一定要姑娘穿上这身衣裳,戴上这些首饰,他在等你游湖呢。”

“他在等我?”她回头看她。

“云儿,你是栖月湖中的水妖吗?若是,我便投身入湖,与你一同做那水中之妖!”

她想起了那日在栖月湖上,他对她说过的话;想起了他的眼中,满溢的尘世温暖和恋慕之情。她的脸不禁一热。

那小丫鬟见有了转机,急忙说道:“姑娘,让我为你梳妆打扮吧。别让小爷久等,别辜负了他的一番心意。”小丫鬟说着,将那袭绿色的裙袄取了过来。

“他喜欢绿色吗?”她问道。

“小爷说,这颜色最称姑娘。姑娘换上,一定美如天仙。”小丫头伶牙俐齿。

她终于展颜微微地笑了。

任由小丫鬟将自己折腾了半晌,再看铜镜,镜中的自己绿衣翠袄、珠花满头,她不禁要问:“这是我吗?”

“姑娘好漂亮!”小丫鬟欢喜地说道,“姑娘若是把面纱摘了,便是真的美若天仙了。”她说着,便是伸手要为她除去面纱。

她心惊,急忙躲过,冷冷地问:“这也是千羽的意思?”

“姑娘误会了!”小丫鬟急忙说道,“我只是见姑娘的面纱不称这身衣服,所以才冒犯了姑娘!”

她沉默了,半晌才道:“你们不用忙碌了,我还是去吧。”

“是啊!姑娘赶紧去吧,别让小爷等得太久了。”

临出门,小丫鬟又送上一柄翠色的骨伞:“姑娘,外面飘着雨丝呢,把这个带上!这也是小爷叫人专门送来的呢!”

湿滑的街道,行人寥寥,她独自来到了七宝玲珑塔下。皓腕玉颜,若非那层薄纱,她是真的可以倾国倾城了吧。她却并不在意这些,她只是撑着骨伞,安静地将他等待。抬头看去,七宝玲珑塔上,他曾让她的俗世尘梦那样璀璨华丽。她不禁微微地笑了,平静澄澈的眼中漾起世情的圈圈涟漪。

“云儿!”

他的呼唤在身后响起,她心中一漾,转身看去。静湖画舫之上,他一袭白衣,如此风神俊朗。他正将她凝视,眉眼间,深情款款。她美目顾盼,微微漾起欢喜的神气。

画舫靠岸,他迎了上来,“云儿!你果然是她!果然是我要找的人!”他嗓音低沉,带着很深的情意。

“她?谁?”她迷惘地问。

他却微微一笑,拉起她,走上了自己的画舫。画舫里,炉香氤氲。

“云儿,我要送你样东西。”他的眼中都是脉脉深情。

“你已经送了够多东西了!”她淡淡地笑道。

“这些俗物都不算。”他拉她坐下,取出一轴画,展开。

绿衣翠伞,就连妆容也与自己今日一般无二。只是,画中的女子并无薄纱蒙面,是那样精致清丽的容颜。她是烟火人间里一株美丽的春茶,在等待盛放的日子。

“你怎么……”云歌吃惊地指着画轴,惊声相问,却没有问出要问的话。

“云儿!我知道是你!我就知道是你!”他收起画轴,盈盈而笑。

“可是,千羽,我不明白……”她不明白什么呢?却又无法出口。

“什么都不用说。”他温言安慰道,他想,她不愿以真面目示人,当有自己的隐痛,他自然不能点破了,“你放心,你不愿说,我便什么都不问。这幅画送了你。你只要答应我,日后,还我一个画中人,可好?”

她明白他话中之意,却是心乱如麻。是怎么都想不明白,他怎会画出这样一幅画像,他究竟是在何时何地见过自己。可那分明就是不可能发生之事。这世上,除了月珑,没有第二个人见过自己的面容。她在心中幽幽地叹。

见她黯然神伤,他急忙软语安慰,说起了旁的事。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画舫内光线已经非常暗淡。

“云儿,我们把灯点起来吧。”

他取出一支蜡烛,用火石点燃,拉起她的手,走到了画舫边,画舫上挂满了灯笼。

他回头看她,眼中漾起温暖迷人的笑容,“云儿,是要我来点,还是你来?”他温和的声音里满是魅惑之情。

“有什么不同吗?”她茫然地问。

他眼中的笑意更浓,心道,她还真是个心思纯明,完全不懂风花雪月的女子。他将蜡烛放到她的手中,执着她的手,点亮了一盏灯笼。“那就让我们一起来点吧。”他温软的鼻息落在了她的耳边,让她的脸不禁一热。

他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她的情绪,将另一只手抽了出来,轻轻挽住了她的纤腰。她的身子敏感地一僵,却并没有反对之意,只是垂下头去。他微微地笑了,揽着她,走到了另一盏灯下,执着她的手,点燃了第二盏灯。

“云儿,你知道那些古远的传说吗?那些流传于人间,却是来自天界的故事。”他温柔地问道。

她怎会不知?那些关于天界的传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月珑一直在向她讲述着。

“你是说,山神熙源在东山神源的九曲回廊,为风神蓠姬点燃的宫灯,是吗?”她淡然地问。

“你都知道?”他轻笑,“云儿知道得可真不少!只是,我记得,那时,点燃宫灯的,是人间的王子风琪煜,他只是山神熙源的转世后身。”

“可风琪煜百年之后,回到了天界,又做回了山神熙源。”

她明眸璀璨,让他的心砰然一动。

“这我可没听说,书上也没记载。云儿,你是从哪里听来的?”他无心地问。

她却有些无措,怔了半晌才道:“你没听说,没看过,便不能是这样的了吗?”

“是呀!”他笑得灿烂,“我忘了,女人都喜欢完满的爱情故事。”

“可他们的爱情并不完满。不能相知相许地携手天上人间,又怎么算得上完满?”她记得,月珑是这样告诉自己的。

“云儿,你能告诉我,你心中完满的爱情是怎样的呢?仅仅是相知相许地携手天上人间吗?”他突然问道。

她猛然抬头看他,想起了龙灵的话,想起了自己与龙灵的约定,一时间,心乱如麻。

他没想到她竟会是这样的反应,急忙岔开了话题:“好了,云儿,你还是坐一会儿,让我来为你点灯吧。”看她满腹心事地在桌边坐下,他才一盏盏,将所有的灯笼都点亮了。他坐回到她身边,执起了她的手,兴致勃勃地说道:“云儿,快看看我为你点的灯,漂亮吗?”

她收敛心情,抬眼看去,满眼璀璨华丽的灯火,令人眩目。

“真的很美!”她眼睛一亮,欢喜地说道。

“这还是我第一次带你在夜间游湖吧?”他温柔地说着,“若是你喜欢,我便日日带你来。”

“这么大冷的天,湖面早晚是会结冰的。”她不禁笑道。

“我就让人在前头为我们破冰开道。”他凝视着她,满目深情,“云儿,你可知,只要你开心就好。”

她微微地笑了,满心的温暖和欢喜。

他执着她的手,是那样温暖柔软的感觉。他在她的身边,她的生活突然变得清风朗月起来。尘梦如此美丽繁华,让人欲罢不能。

他为她抚琴,她斜倚着秀栏,默默倾听。他的琴声撩拨心弦,似在殷殷扣问,扣问着她已经不再安宁的心……

那日之后,陆千羽开始带着伤已痊愈的云歌四处游山玩水。他暖如春风的爱恋攻城掠地,一点点,温暖融化了她曾经那样孤单冷寂的心肠。

这,也许就是天意,为了要成全龙灵,也成全月珑。

第十八章 爱 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