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 破阵(四)

  总算是想起来了。可是,不是说只有十六种吗?为什么她看到的却多达上百种?

南乾阵。

那女子果然停了下来。她背对着水寒月,在她面前站着一个男子。

当水寒月看到那男子时,着实被吓的不轻。

“义父。”他怔楞中,冷不防唤了出来,可那两人却似毫无所觉般。水寒月皱眉,转念一想,是了,他在阵中,这一切怕只是幻象罢了,他们又怎么能看到他呢?

只是。

这真的是幻象吗?

为何他觉得是那样真实。

他要相信吗?

或许,这些真的是他的过去,而那两个人会不会就是他的父母呢?

水寒月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瞬间推翻自己的推想,绝没有可能,义父怎么可能是他的生父呢?

那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义父会认识她母亲?

他不禁想知道一切,忍不住想要听他们会说些什么。

“梅儿。你真的就如此狠心?连自己的亲生孩子都不要了吗?”他紧紧握住她的肩膀,力道之猛,足以证明他的愤怒。

她应该很痛吧。水寒月竟会担心她。

她却只是轻轻抬起眼眸,淡淡道:“我没有孩子。”

我没有孩子。

多轻巧的一句话,生生将水寒月的期许打压下去。是啊,她根本就不爱他。

他又期许些什么呢?

义父也被这句话惊住了,半天都没回过神。她毫不留情的将他的双手拂开,朝门外走去。当她打开大门时,他道。

“梅儿。让我再看你一眼,好吗?”

这个人真的是他的义父吗?

在他的记忆中,义父从来都是冷冰冰的,任何事都不能触动他。为何,此刻他却是那么无助,像个丢了心爱玩具的小孩子,倔强的站在原地,期盼着有人能帮他一把。

他想看看,究竟这个女子是何模样,竟有如此大的魔力,他是不是长的像她呢?

女子停下脚步,在门口站了许久。

终于。

她深吸一口气,缓缓转过身子。

北坤阵。

萨孤嫣然已经做好了殊死一博的准备,这一击她是如何也抵挡不住的,只是,她还是必须挡。若是她这一环败了,就会连累多有人,即使拼了命,她也必须接住这一击。

双手不停翻动,她已动了杀机!

一团黄色的光芒从她的嘴里射出来,一颗黄色的珠子落在她手中。

内丹。

她已准备好让自己灰飞烟灭了吗?

将内丹抛向空中,她暴吼一声,猩红的双眼已没有丝毫感情。

可她的理智却还在。

暗杀师与杀手的区别是什么?

杀手只需要执行主人的命令,只需要做一个合格的杀人机器,其他的什么都不用想。他们靠武力杀人。

而暗杀师却是靠智慧。他们或许没有高强的武功,但他们够聪明。他们懂得用最有效的方法在最短的时间里将敌人一招击毙。

萨孤嫣然就是一名暗杀师。

顶尖的暗杀师。

没有人能抵挡她的致命一击。

可,

此刻,她面对的不是人。

她没有着急出手,她在等。

等一个逃生的机会。

第七十章 破阵(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